扫码订阅

在天明四年 ( 1784 ) 的一天,名叫秀治和喜平的二位佃农,在耕作挖沟时偶然发现一颗金印,金印印面正方形,边长2.3厘米,印台高约0.9厘米,台上附蛇形钮,通体高约2.2厘米,上面刻有“汉委奴国王”字样。金印出土以后辗转百年,直至1979年一个家族的后人把它捐献给了福冈市博物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汉委奴国王金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和《后汉书·东夷传》中记有汉光武帝“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以印缓。”这一枚金印作为中日两国最早交往的证明,成了日本国宝。但是,一直以来日本的中国史专家对此存有疑惑。

他们首先怀疑的是这枚金印的真伪,在金印发现的那个时代,已经有伪造这一枚小小金印的技术,因此,金印到底是不是中国之物让人怀疑,或者这印章本就是时人为了某种目的而故意伪造。

然而,在1956年,云南一座滇王墓中出土的一枚金印“滇王之印”让“汉委奴国王”有了一名“兄弟”,仿佛佐证了这枚金印的真实。汉武帝刘彻于公元前109年赐给滇王尝羌的金印亦为纯金铸成,印体方形,长宽各2.3厘米,高2.2厘米,蛇纽,阴刻篆体字。除上刻“滇王之印”四字与日本出上的“汉委奴国王”不同外,其它无论从外观、尺寸、字体形状等以及质地均同于日本的那一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滇王之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滇王之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滇王之印

此后,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江苏扬州市的汉墓附近又出土了一颗金印,这就是“广陵王玺”。“广陵王玺”与“汉委奴国王”金印形制相似,字体以及文字的雕主法与光武帝赐与日本委奴国工的金印几乎同出一辙,稍微有点不同的是“汉委奴国王”是蛇纽,而广陵王玺是龟纽,不过,两印的高度、边长和重量都差不多。因为玄武神就是一条蛇缠绕着龟,人们推测这两颗金印有亲戚关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陵王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陵王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陵王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枚金印的出土大大的增加了“汉委奴国王”印的真实度。因为经专家考证,汉制赐给太子及诸侯王的金印,一般是龟纽,赐给臣服国国王的印纽则多用蛇、芋、骆驼等造型,中日两国出士的这三枚金印均符合汉制,而且中国发现的两个金印均被考证为真。

持怀疑态度的学者认为这并不够,理由是金印上所刻的是“委”而不是“倭”字。在《后汉书》关于委奴国,除光武帝赐委奴国王印缓,及“永初元年(公元107年)侵王帅升等献生口百六十人,愿请见”的记载而外,再没有其他记载。学者认为“委”字作委任解,即将印上文字解释为汉朝委任的奴国国王。

反驳这一说法的学者表示,从汉代及之后相当长时期内中国王朝对外派送的印信中从未有作委任解的“委”字先例。多数学者认为“委”和“倭”相通,“委奴国”即“倭奴国”。但是,“倭奴国”究竟是一个国家的名称,还是“倭”之“奴国”的意思呢,这又存在较大分歧。

据《三国志·魏志·倭人传》载,魏明帝时曾封邪马台国王卑弥呼“亲魏委王,假金印紫缓”。然而,中国王朝对外赐予封号一般都采用二断的称呼,如“汉·匈奴·左贤王”,由此,“倭奴国”便成为一个不能完全等同于《魏志·倭人传》中“奴国”的名字。

无论如何,由这枚金印引起的争论仍在继续,关于这枚金印的传说也变得神乎其神。据说有一次广陵王玺被借到日本福冈参展,名古屋的摄影专家前往拍照。当把两颗印摆得很近的时候,两印之间出现了在北极和南极常见的那种极光,此后极光慢慢消失。由人说这是研究家的热情给了出土文物以新的生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许南越王金印发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晋归义胡王金印 洛阳博物馆收藏的晋归义胡王金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晋归义氐王金印 -玺印-典藏精选-上海博物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晋蛮夷归义王金印 - 古代玺印鉴藏交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颗越南王金印,纽作蟠龙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