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为何无法继续量化宽松

经过6年、4轮QE,美国一定程度地稀释了各国政府、企业、机构、个人手中持有的美元及美元资产,这相当于美联储从他人持有的美元资产中偷走了储存其中的经济量,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利润补贴自身亏空。与此同时,释放出的天量美元再推高股价、房价等国内资产价格,修正美国经济的资产负债表。美国的危机,就是这样被部分转嫁和部分掩盖的。

经此,美国经济看起来的确好多了,失业率、经济增长等数据都好于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但这并非危机彻底解除了,也不代表未来美国经济增长的引擎找到了。事实上,美国危机并未解除,未来一旦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债务黑洞随时可能被曝光。更为严重的是,美国经济至今没找到新的增长点。没有可持续增长点,美国又如何彻底解决经济问题呢?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QE可以转嫁危机,为何美联储要终结它而不是继续呢?在占豪看来,美国终结QE根本原因有四:

一、国债规模过大,政府不堪重负。

经QE,美将私营部门债务很大一部分转成了国债,如今美国债规模早已超GDP很多,政府已不堪重负,不得不缩减开支,同时还想办法开源减赤。政府缩减开支,没那么多国债可发,QE从技术上已动力不足。

二、继续QE会给美经济带来系统性风险。

美联储发行那么多货币,为何美国没出现通胀?根本原因在于,美联储采用了超额准备金工具,通过让金融机构缴纳超额准备金,来降低国内货币的流动速度,从而解决了通胀问题。美联储释放的流动性虽然因降低了货币流动速度而没引发通胀,但在金融体系中,货币流动性却是非常充裕。这些资金,最终推动了股票价格和房价的大幅上涨。如今,美国房价已到2007年高点附近,美股相比2009年低点已涨近两倍。在美国经济增长缺乏支撑的情况下,资产价格泡沫一旦破裂,就可能引发债务危机。一旦美国爆发债务危机,必会引发国际和国内对美元的抛售潮,美元货币洪流可能很快会酿成严重通胀,反噬美国经济。在这种形势压力下,美联储终结QE是很正常的逻辑。

三、美元迎信誉危机。

由于美联储不负责任的量化宽松政策,国际贸易结算正在抛弃美元,多国都采取了本币结算,甚至由国家进行以物易物。美国的不负责任已引发美元新一轮信任危机,美联储若再不采取措施,信任危机可能进一步蔓延而进入不可控状态。这是QE被迫终结的另一原因。

四、美国经济增长动力正在丧失。

过去几年,美经济增长主要靠股市、楼市资产价格上涨,其实体经济增长远没数据来得漂亮。而今,美股市、楼市都处历史高点,泡沫越吹越大,已不可持续。美国若无法解决可持续增长问题,新的危机爆发是早晚的事。停QE,加息以吸引国际资本入美投资从而刺激经济增长,成美国当前唯一选择。基于上述四个因素,美国不得不终结QE。

QE终结后美国面临的现实问题

终结QE当然不是美国终极目标,加息吸引更多国际资本入美投资,使得美国机构能在高位将资产盘给新来者才是目的。

占豪认为,美国的计划很可能是这样的。通过加息吸引国际资本,在国际资本向美国流动的同时,新兴市场经济会出现崩溃,资产价格会暴跌,这又会加速推动国际资本继向美国流动。美国投资机构可同时在高位将股票等投资品出货给新来者,兑现出盘面利润。兑现后,美联储再通过释放超额存款准备金这个超级“金融和武器”,提升金融机构创造货币的能力,金融机构通过创造巨量资本货币向新兴市场涌动以购买已经跌到地板上的优质资产。

当然,这个时候诸如世界银行、IMF这些代表着西方利益的国际组织,就充当起了“救世主”式的中介角色和相关国家进行谈判,以苛刻的条件迫使相关国家答应西方的投资要求。之后,以美国资本为首的西方资本就会像洪流一样涌入新兴市场,以极低价格购买新兴市场的资产。经此循环,美国机构的资产大增,美国国家的经济负债表大好,美国经济增长压力即刻解除,美国的债务危机也消失于无形。当然,新兴市场国家在一轮危机后一地鸡毛,损失惨重,大量行业资产被发达国家机构和企业控制,丧失部分经济主权。

当然,这是美国的理想化目标。美国终结QE,因其本身的现实状况,其自身也必然面临着一系列问题:

一、利率上升会导致国债利率上升,增加国债付息压力。若此时经济增长问题不能解决,政府可能不堪重负。

二、加息刺破资产价格泡沫会导致私营部门负债率上升、盈利能力下降。若国际资本入美投资情况不理想,加息导致资金使用成本提高和资金短缺将难弥补亏空,资产价格因此可能破灭。一旦资产价格泡沫破灭,私营部门负债率必然上升,盈利能力必然快速下降。这都是当前美国经济所不能承受之重。

现实情况是,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的情况不是很理想,美国在过去一两年一直为此发愁,美联储会议为此一直存在是否加息的巨大分歧。由此我们也可以预见,为了美元加速向美国流动,美国必然在世界范围内各热点地区制造混乱以扰乱相关国家经济,从而促使美元回流。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应该高度警惕的。

中国如何应对

QE终结对新兴市场什么影响呢?

我们知道,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结构不完善,产业结构单一,自生能力弱,往往会因外部影响而大起大落。美国之前连续进行QE,新兴市场已吃习惯了“有毒”的美元,在习惯大流动性下的经济运行后,美联储突然终结QE甚至加息,必会导致这些新兴市场的投资机会减少,资本必因此向机会更多、投资回报率更高的市场流动。鉴于美联储的加息预期,美国就是最好的去处之一。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终结QE甚至加息,就像刺破新兴市场美元泡沫经济的一根针,由此很可能将面临新的经济危机。过去有类似较为典型的例子,譬如1997年开始的东南亚金融风暴。

那么,美国终结QE和未来加息又会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呢?

影响还是显而易见的。由于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原来部分领域资金面很宽裕,但由于境况不再,现在和未来必然出现资金紧张甚至枯竭。譬如,资金来源于西方资本特别是美国资本的投资机构,从境外融资的房地产企企业等等。由于从境外获得资金的能力会被大大削弱,相关机构的资金面必然会陷入紧张。这些都会负面影响我国投资市场。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若中国不采取相关应对措施,我国实体经济也必然会因美联储终结QE和加息而缺乏流动性,从而影响投资,导致经济增速下滑。因此,中国必然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当然,在这种时候也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有很稳妥的应对措施和很强的应对能力。应对能力和应对措施,取决于相关国家的金融体系完善程度、国家掌握资源的多寡以及财政能力的强弱等。一旦应对不力,就可能像东南亚经济危机时的相关国家一样,最终投鼠忌器,陷入崩溃。

那么,中国可以该采取哪些措施应对呢?

一、货币政策应对体系。

过去,我国央行调控手段主要包括调整利率、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近两年又新增了不少手段,譬如PSL(抵押补充贷款)、SLF(常设借贷便利)、MLF(中期借贷便利)、定向降准和定向降息等。

这些手段中,近期使用比较频繁的是包括公开市场操作、PSL、SLF和MLF和定向降准。在美联储加息之前,为了避免用力过猛,这些温和的微调更加合适。在美联储结束QE并不断提高加息预期的背景下,中国央行通过这样的微调,不断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并暗示继续提供宽松流动性的预期,可对冲美国的货币政策的负面影响,维持经济平稳增长。更为重要的是,这可以在美联储真正加息到来之前,尽量节约政策资源,提升未来中国的政策可调空间。

未来,一旦美联储加息,中国即可通过降准来释放货币流动性,如此不但可通过释放流动性稳定经济,还可刺激资本的对外输出。同时,如果必要,还可通过降息来刺激投资增长。如此,美联储的加息给中国宏观经济带来的冲击,将会被中国的宏观政策抵消于无形。中国经济不但可保持高增长,还可继续保持吸引力,分流向美国流动的国际资本。

与美国相比,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预期更明确,经济增长引擎非常清晰。结合中国的综合国力、军事能力和政治能力,中国足以让国际流动资本对中国充满信心,在保证他们投资安全的情况下还可保证高收益率。

二、加速人民币国际化。

美联储加息,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这必然会导致新兴市场缺乏资本流动性。如今,人民币正加速国际化,若此时中国以人民币贷款为条件,换取相关国家的项目合作,必将是双赢局面。如此,中国不但可获得新兴市场优质资产,还能提升与相关国家的双边贸易,更可以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填补美元回流留下的国际货币市场空缺。

三、加快资本输出,加快工业输出。

美元回流,必会带来新兴市场投资减少,新兴市场经济必然面临下滑甚至崩溃的局面。此时若中国加快与相关国家展开合作,通过诸如金砖国家、上合组织、中国-东盟10+1等平台,对相关新兴市场国家进行资本和工业输出,必会受到相关国家的热烈欢迎。对中国来说,不但可解决工业和资本输出的市场问题,还能帮相关国家解决投资减少经济下滑的问题,这又是一举多得的双赢甚至多赢措施。

若将上述措施和人民币国际化结合起来,并统一到央行的货币政策当中,那不但会大大提升中国在新兴市场的影响力,还能大大提升中国央行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话语权。当然,在中国加速“南南合作”的情况下,未来必会增加中国与北方经济体合作谈判的筹码,增加中国在未来国际经济游戏规则重组中的谈判筹码。

综合考量,美联储加息对中国来说并非坏事,完全可因势利导,借力打力,加快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