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7年,高考失利,没有再想复读,家里商量决定让我当兵。10月报名,第一次体检。

体检过程不再敷述,只捡有意思的说。期间有一个大房间,三个大火炉,不觉得冷。进去后,有人招呼脱光衣服,我扫视一圈,没有女的,那就脱呗。二十几个大小伙子脱得赤条条的站三排。体检医生先让我们举高双手,我估计是看看有没有纹身、伤疤、狐臭。然后挨个摸摸下身。没有问题,好,下一项。双手抱头蹲下跳。我感觉好像听到了“啪啪”声,当然,也可能没有。然后起身弯腰,用手扒开屁股,估计是看有没有痔疮。期间,几个军人武警干部拿个本子写写画画,不明白干什么。

过两天又通知我早上不吃饭去体检。到了后,一人一个试管拿着接尿。这就有意思了,厕所里满是借尿的,听说过借钱借车的,还有借尿的,你就是还,人家也得要啊。有一个伙计,不知是起来没有上厕所啊,还是试管质量不行,一下把试管底冲掉了,一厕所的人笑的前仰后合。

排队交尿时,人人手里举着试管,半罐子微黄液体,也挺壮观的。突然我发现站在前面的伙计尿液底部是浑浊白色的,我懂一点,这是蛋白尿,铁定通不过体检,替他遗憾。这小子还不自知,在哪山吹胡侃。一会他发现了,看看别人的,看看自己的,再看看前面的,一脸的疑惑。我在心里说“自求多福吧”。

后来政审开始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通过的,也去我家了。我行为自律,自然没有问题。期间还有小插曲。中间好像在武装部集合过,当时有几辆北京牌照的汽车拉了几个人直接走了。后来听说是招首长保镖的,要求高考成绩达标,5年不能和家里联系,当地注销一切个人记录。我听着这么玄乎,不知是真是假。

1997年的11月19日,第二次征兵体检。如果再次通过,当兵已成定局,这就是从这一天起,可以算兵龄了。不出意外,我通过了。武装部通知12月2号去领军装,在这其间做好参军准备,言外之意“老实点,别找事”。好吧等着吧

11月26日,同学走兵,几个要好同学去他家送行。我给他露了一手,标准的打背包。老爸当过兵,经过培训了。第二天送他上车,至此,还没有任何参军觉悟。朋友们都说,好好干,时间不长,也就三年。可能是怕我想家,可我怎么感觉三年时间不长啊。后来才知道,三年不算长,三个月才真正难熬。

12月2号,武装部领了一大堆东西,被子、衣服等,当然还有后来才知道的,老兵经常拿来嘲讽新兵的八一杠大裤衩。武装部特别交代,回家洗澡、理发,明早5点集合。我同班同学海也当兵,和我分到一个地方。因为他家在乡下,父母相互认识,方便第二天集合,晚上就住在我家。

晚上家人做了一桌子好菜,父亲不善言谈,母亲也没有多说什么。现在也想不起来当时喝没喝酒。晚饭过后,我和海去澡堂洗澡,第一次穿上了八一杠。新兵连过后就再也没有穿过,一是有时一着急,系绳容易打结,后果很严重,二是因为一跑步,裤脚会卷上去,磨裆。当时在澡堂洗完后,在别人饶有兴趣的目光中穿上一身军装,那种洋洋得意的感觉,现在想想挺二的。

回家后,父母同事来家看看,我的一帮子同学也来看我们。我们在屋里各种兴奋,全然没有察觉夜已经深了。等送走同学,在厨房看到了准备包饺子的父母。北方习俗,起脚饺子落脚面。我和海兴奋的睡不着,躺在我的双人大床上,抱着家里的一个老式的大收音机,瞎听。还收到了一个敌台“台湾之音”,内容不记得了,好像是祝贺“李大总统”竞选、还是当上了台湾“总统”。管他呢,也就图一乐。后半夜起来上厕所,发现客厅还亮着灯。探头一看,父母还在包饺子,看着父母因为怕吵到我们,而对着头小声的说着话,鼻子立刻就酸了。我没有打搅他们,带上门回房了。

没怎么睡,被父母叫了起来吃饺子。看着他们红红的眼睛,我不知该说什么。因为我觉着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羞于再对父母撒娇。没滋没味的吃完饭,坐上父亲找来的车,来到了武装部。集合、讲话、准备上车。本来还没有事,上车过程中,抬头一看,同学朋友分列两边,人人都伸出手。我鼻子一下酸了,特别是看到父母眼睛红了,我忍不住了,伴随着其他准战友的抽泣声,我也哭了。

到火车站,上火车。年轻人的天性出来了,很快聊成一片。说的和听到的最多就是“到部队照顾照顾啊”,谁知道,这句话后来是最没用的。才80人,撒开,一个连都不一定有2个。又不是野战部队成团成师的在一个大院,海防部队连和连都距离不近,以后再见都是问题。可当时,就觉得这句话是找组织的暗语。

在省会车站转车,要等好几个小时。我的一个同班同学早一年当兵,如今已是武警纠察。来找我出去吃饭,带队干部不让,两人吵起来了,最后还是让我出去了。当时不懂,还问同学:“你武警士兵,他陆军干部,你怎么管的了他?”,同学笑笑“我三军纠察,不服,我随时找理由扣下他”,后来知道了,纠察也分本兵种纠察和三军纠察。按我同学说的,只要是穿制服的,三军纠察都可以管。有这么牛逼吗?我表示怀疑。

我们是一个师,虽然老部队不在一块,但新兵连还是在一起。火车到站了,出站。哇,好繁华的城市,沿海有名的,不错。谁知出站就上军车,拉着又跑了半天,完了,这么荒凉的山沟沟啊。下车,分兵。我在新兵一连,海在三连,班长带回,我的军营生活正式开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