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结局:美式民主灯塔日渐昏暗

核心提示:美国中期选举为人们再次对美国民主的命运感到心痛提供了机会。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10月31日发表题为《灯塔日渐昏暗》的文章,作为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克里斯琴·卡里尔。文章称,美国想要在全球传播民主价值观。它可以从整顿其自身在国内的行为开始。

文章写道,美国中期选举为人们再次对美国民主的命运感到心痛提供了机会。在美国,我们每两年举行一次全国性选举,而每次选举都让人对这个国家糟糕的状态感到十分惋惜。

美国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并不是只有我们感到幻灭。世界其他国家对我们的关注度往往远高于我们对他们的关注度。他们已经注意到我们社会的混乱局面。我所指的不仅是通常所说的美国“衰落论”,美国影响力下降是各国的总体印象。我想说的是一个更具体的问题:美国作为民主典范的吸引力日益减弱。

“民主官僚主义”国家

美国研究全球民主的主要学者之一拉里·戴蒙德最近在华盛顿出席会议时提出了这一问题。他指出,坦率地说,“如果我们不在国内对民主的运行机制进行改革完善,我们就无法在海外有效、可信地推广民主”。戴蒙德说,他曾经把这一点列为对想在海外推广民主的美国人的次要建议,但现在“这一点是第一位的”。他引用古希腊谚语说:“医者先自医。”

持这种观点的不止戴蒙德一人。最近这个“民主官僚主义”国家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人们普遍意识到,民主正在全球经历黑暗时期,西方模式的吸引力不断减弱。(欧洲持续的金融危机和政治迟钝更是雪上加霜)

后“9·11”时代的安全问题,包括国家安全局国内外监控被曝光一事,无疑也具有负面影响。把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说成是民主推广的练习,这对我们作为自由价值观倡导者的公信力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们在边境根据模糊不清的嫌疑拘留记者,我们把大批同胞列入恐怖主义观察名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几乎无法宣讲开放社会的优点。(希望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结束,以及担心民权受蚀的日益增长的公民阻力能够让情况平衡起来。)

无论如何,美国在全球鼓吹民主所引发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但说空话是不费力的。我们该如何解决问题呢?

首先应当整顿自身

首先,美国人需要停止抱怨,开启改革。戴蒙德在其2008年出版的《民主的精神:构建自由社会的努力》一书中提供了很多不错的建议。简单来说,他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建议,涉及处理政治制度核心的合法腐败、减少党派之争,以及改善政治参与情况等问题。解决方案包括,全面或部分公募竞选资金、禁止不公正地划分选区,以及采用排序复选制等。所谓排序复选制,指的是选民根据偏好对候选人进行优先顺序排列,而不是把票投给某一个候选人。

在我看来,以上所有建议都非常合理。正如戴蒙德指出,某些国家(甚至美国一些州)已经采取了类似的改革措施。一些地区政治家,例如加利福尼亚州长杰里·布朗的显著成就表明,只要有相应的政治决心,扭转乾坤也是可能的。(精明的布朗劝说民主党人接受大幅削减开支,同时说服共和党人增税。)纵观历史,美国拥有出色的革新天赋。

只有在带来更好结果的情况下,民主才能获胜,例如好学校、可持续经济增长、收入平等、有效便利的医疗服务等。当前美国在这些领域的表现参差不齐。

目前全球正在进行有效治理大辩论。美国需要更加积极地参与这场辩论。正如《第四次革命:再造国家的全球竞赛》一书作者约翰·米克尔思韦特和阿德里安·伍尔德里奇指出,很多国家值得我们学习。北欧国家利用技术和高明的管理手段提高政府效能,从而在减少公共开支的同时保留福利国家的关键要素。

但毫无疑问,全球民众都想要更多的民主。这是因为大多数人想要自由,参与政治,掌控自己的生活。但如果民主导致严重社会不公、腐败、繁荣程度下降以及个人安全形势恶化,那么他们为什么要选择民主呢?他们想要的是行之有效的民主。

美国曾是世界最佳民主样板,但现在不是了。也许我们是时候整顿自身行为了,这不仅仅为了我们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