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战争期间在外打仗,土地被人瓜分的后续报告

此前帖子

http://bbs.tiexue.net/post_8314937_1.html

终于收到回复了,但。。。。。。

关于战争期间在外打仗,土地被人瓜分的后续报告

但我无法直接评论回复,所以在这里重申一下:

尊敬的领导,您好!很高兴得到您的回复。您的来信也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始终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好我家所遭受的问题的。也非常感谢政府的关怀,转业退伍安置以及公益性岗位都让我内心感受到了温暖,同时也感谢许多在背后默默付出的人们,像民政部门等,相信有你们的存在人民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幸福的。

对于回复意见中,有一些内容我想再重申一下:

1. 领取每月退休金2000多元,我转业回来后在粮站上班,到后来2013年10月退休,感谢上杭粮食局,感谢退休金,让我老有所依。

2. 2012年我家房顶瓦片被风吹掉许多,导致木梁结构腐蚀严重,感谢包村干部为我申请的700多元补助。而后拆旧建新房也给予了5000元的建房补助。同时也被政府列入受灾户造福工程的其中一员,领到危房改造补助18000元。这里我还有两个问题想请教一下领导:一是旧房拆建时我听说我们那里有每平方30元 的补助,但我是没有领取到的。二是听说在当时建房墙面、屋顶及窗户按外观标准建的话也是有补助的,但我几次申请却申请不到。是否可以帮我核实一下是否确有其事。

3. 我还享受到抚恤金,因为我在越战中受伤,为残疾军人。其他的特别优抚,我不想多说什么,而且我老了,且脑袋受过重伤,颅骨开裂,患有健忘症,未必能每件事都能准确回忆。这些政府应该都有记录,可以找找看,有找到的,恳请公布。

4. 八甲村溪背(地名村尾屋哩)前面100多米地方的1亩多地(退伍回来后变为灯光球场),这里我要说明的是,那片地并非责任田,也不是自留地,而是我父亲开荒出来的地。不用说三十多年前,就是现在,在古田,也没有菜地有土地证的吧。不是责任田,也就没有是第六村民小组还是第四村民小组的地这一说法。具体情况,我可以配合与领导一起去现场观察取证,但不能妄下结论,说并非廖生汉所有。

5. 关于自家墙角及围墙被拆。我想说明的是,当初与人换的地呈阶梯状分布,我换来的地较高,当初量的时候是把田埂一起量在内了。那时候,补了500元给廖允 辉,然后就用石头砌起墙角。二十多年前砌墙角的时候,他们第三村民小组的人并未提出异议。为何等到二十多年后用强拆、挖墙角的方式提出异议。他们说要留一条路给他们走,这没有问题,但用强挖我墙角的方式而不是找我商量的方式来要我留,我不愿意。试想,十多个人拿着铁棍去你家挖墙角,挖完了还要威胁你留一条路给他们走,你愿意吗,而且他们在挖完墙角后接着发生的事他们更加变本加厉,他们得先给我个说法。

6. 他们提出了田埂一说,你们定性为土地私下买卖,我不敢有异议。但要说田埂就说田埂吧,还得由他们指定宽度,垦请领导下来视察,看周边哪一条田埂有45公分 宽了。你说想要留一条路吧,也可以找我说,但用粗暴的挖墙角的方式来威胁我,我觉得很委屈,哪怕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应对,我也不会屈服。

7. 门口田主廖允辉的地二十年来也被走成了路,我留的那条小道近几年都没人走的。为什么他可以把路挖了不让他们自已第三村民小组的人走,却第三村民小组合计一起来要我让一条路出来呢。哪怕他们愿意拿出一点还原回路,我当然也愿意多拿点出来,路修大一些他们第三村民小组走起来也比较方便,但一碗水要端平,别太失偏颇。

8. 回复的事件中遗忘了一些东西,我也做下说明,他们用挖墙角挖下来的石头堵了我家的出水沟。后面的地也是他们第三村民小组的,地里的水倒是一直是流经我家的出水沟出去的,不能总把水堵在我家里吧。

9. 在没有纠纷、平和的日子里第三村民小组村民无故往我家砸石头,当时虽然没有砸到我,但我感觉到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更重要的是,往我家砸完石头不被处理,这是不是可以说,只要那个田埂的纠纷还在,他们就可以随时往我家砸石头,并且是不需要被处理的,我的生命安全谁可以保障。

10. 经过一段相对平和的日子后,我家应派出所领导的要求铺坪。铺坪时,并没有去碰有争议的田埂,第三村民小组一伙村民却蓄意前来闹事,用砖砸我刚铺的坪,我姐(近70高龄了)在现场多次拉劝仍不顾老人安全执意要砸。是不是也可以说,只要那个田埂纠纷还在,他们砸我坪也是合法的。如果不合法,我希望看到处理结果。

11. 他们多次施暴,言语威胁,如要请挖机挖了我家墙角等云云,导致我心绞痛住院半个多月,我每天在家担惊受怕,生命安全是否有保障。

12. 关于建议廖生汉妥善搞好邻里关系,我每天在家担惊受怕,在受辱后也都是通过报警等渠道处理。我很希望与他们搞好邻里关系,但问题是,他们愿意吗?他们的行为给搞好邻里关系留下空间了吗?

13.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在有纠纷的围墙前面两三米开外,就有更方便第三村民小组也更方便其他人行走的田埂。

14. 热切盼望此事能有一个圆满的解决,第三组村民想要路就有路,想要宽些就宽些,我家被欺负的事也能有一个圆满的解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