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多维网11月2日讯:两年一次的珠海航展即将开展,网络披露的参展装备的照片显示,这场中国航空盛宴越来越像一个囊括海陆空三军装备的防务展。当在研的中国先进多用途战机(AMF),俗称歼-31战机,现身珠海后,其迅速成为航空爱好者和军事观察家的话题中心。与民众发出溢美之词且赞赏中国航企研发能力比肩美国的同时,并非“嫡出”的歼-31却遭遇了身份危机并引发随之而来的巨大争议。一时这款先进的、多用途战机似乎显得无用武之地,前途难料。

焦点军情:歼31前途未卜

10月29日,多张网络图片显示,歼-31已经在飞抵珠海。随后几天,歼-31进行到高强度试飞及地面维护的照片再次占据网络媒体的头条。虽然有其他系列名机参展,但歼31无疑已经成为焦点,各路航空爱好者也已整装出发前往珠海,一睹这款先进战机的风采。据悉,歼-10、美国C-130和C-17运输机、俄罗斯苏-35、伊尔-76等军机也将参展。

歼-31不仅得到本国民众的关注,同时也是外界观察中国军力发展的一个缩影。有报道称,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认为,中国推出的隐身机性能已接近美军F-22,这显示中国航空技术水平正在提高,未来与美军的差距将会逐步缩小。西方防务专家则表示,歼-31将赋予中国先发制人的攻击能力,能够有效应对周边国家来自空中的威胁。

一周军情:“庶出”之难(组图)

▲歼-31前途未卜。

歼-31是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公司研制的第五代双发重型隐身战斗机,采用双发、单座、固定双斜尾锤、蚌式进气道。歼-31于2012年10月31日成功首飞,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个同时试飞两种四代机的国家,此前中国首款四代机歼-20已于2011年1月11日成功首飞。

那么,歼-31缘何会受到如此高度关注呢?对普通民众而言,今昔对比差距强烈,使得民众产生“喜极而泣、有感而发”的心理。仅仅在10年前,孱弱的中国航空工业连三代机都无法提供,空军仅仅依靠少量的俄制苏式系列战机及庞大的歼-6、歼-7艰难撑起本国空防体系。保有强大空中力量的美军制造的轰炸使馆事件和南海撞机事件始终令中国民众难以释怀。而如今外形颇似F-22的歼-31与歼-20一道成为民众的“泄压阀”,使其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相较而言,歼-31备受关注的另一个缘由则是争议性大。首先编号之谜。据了解,对于该机身上的“31001”编号,存在两种说法,一种是该机正式编号是歼-31,001则代表首架验证机。目前,中外媒体均采用此种说法。另一种则是歼-31并非如歼-20那般由军方主导研制那样,只是由中航工业及沈飞工业公司自行出资研发,因此暂无“歼-xx”正式编号,由于其尾部标有“鹘鹰”字样,因而被称作“鹘鹰”战机。分析认为,对比歼-20与歼-31的研发过程,歼-31显然没有享受到歼-20的待遇,无论是资金支持还是技术支持,因而后者说法较为可信。

一周军情:“庶出”之难(组图)

▲歼-20能力强大。

其次则身份之谜。自诞生之日起,成都工业公司研制的歼-20主要任务就是化解美军F-22带来的实质性威胁及压制周边国家先进战机,因而得到中国空军的全方位重视。相较而言,自首飞之日后,并没有关于空军与歼-31有任何交集的消息传出。不过,随着中国航母战略的推进,有关新一代舰载机的话题逐渐热络起来。一如美军在倚重F-18系列舰载机的同时加大对研制F-35C隐身舰载机的投入,中国在推出歼-15舰载机的同时也对新一代舰载机进行了探索。

毫无疑问,歼-31成为了“热门人选”,毕竟歼-31与歼-15师出同门,沈飞工业公司在研制舰载机方面的经验相对丰富。随即,网络便出现大量歼-31加装尾钩在航母起降的图片和动画短片。支持上舰的专家则认为,未来数年内,中国难以建造大吨位航母,采用常规布局且尺寸较小的歼-31更能适应航母环境。

尽管已经被外界想当然地认为是海军新一代舰载机的不二选择,但歼-31还来遭遇到了“拦路虎”。其一仍是“嫡出”的歼-20。有报道指出,中国军工人员在设计歼-20已经增加了上舰可能性的考量。歼-20机体较大,其油料、武器载荷以及航程和作战半径都相对出众,这将极大地扩展航母战斗群的安全区域,强化生存能力。此外,歼-20一旦上舰,可压制美军即将装备的新一代航母舰载机F-35C。

一周军情:“庶出”之难(组图)

▲歼-31暂时还无法登上国产航母。

其二是歼-31自身。首先,由于属于沈飞自研飞机,歼-31目前设计的性能指标难以达到海军的要求。虽可以进行改进,但歼-31才在陆上试飞数十次,而美军F-35C则在一年内试飞数千次仍未上舰,所以上舰之说,仍较为遥远;其次,歼-31体型较小,且采用双发布局,载油量及航程都较为有限,这对夺取制空权的航母舰载机而言,是难以忍受的;此外,目前歼-15舰载机才刚刚上舰,训练体系仍在建设中,而此时谈论歼-31上舰则必然是影响航母成军速度。

作为一个对外展示窗口,珠海航展并非是中国军工企业的自娱自乐之展,而是开门迎客的推销展。因此现身珠海的歼-31似乎给了外界一个“明确的”答案:进军国际军贸市场。墙内开花墙外香,最明显的当属中巴联合研制的“枭龙”战机。虽然中国空军似乎没有认可该型机,但“枭龙”在国际市场上表现尚可,不仅在巴空中装备了数十架,而且还招徕了多家意向客户。对于如今亟需升级空中力量且求购无门的中小国家来说,歼-31的性价比还是有足够的吸引力的。不过,中小国家的财政能力及美国F35的挤压,歼-31外贸之路还能走多远,仍不得而知。

中国军情:一跃四万里

综合媒体报道,中国“嫦娥五号T1”试验器11月1日按计划精确在内蒙古平安着陆,首次试验了俗称“打水漂”轨道的“地月自由返回轨道”着陆技术。据报道,“嫦娥五号T1”首次再入大气层位置在南大西洋上空,距内蒙古约两万公里。

此前专家表示,由于返回器再入大气层时会有极高的速度,会产生烧蚀现象,其程度比载人飞船和返回式卫星的着陆模式要高,因此需要设计特殊着陆轨迹:返回器进入大气层后,通过飞行控制提升高度,在太空中滑行一段距离后再次进入大气层,然后在内蒙古中部地区着陆。这种降落模式的官方说法为“半弹道跳跃式飞行”。报道称,上述技术此前只有美苏等国的月球探测器曾进行过实际应用,但其航程没有中国长,其精度也无法媲美中国。

而有分析认为,“嫦娥五号T1”试验器采用的“半弹道跳跃式飞行”模式与20世纪40年代钱学森提出的“助推-滑翔”新型弹道模式类似,而这种“助推-滑翔”弹道又被称为“钱学森弹道”。据悉,该弹道特点是将弹道导弹与飞航导弹轨迹融合在一起,使之既有弹道导弹的设突防性能力,又有飞航式导弹的灵活性。有媒体报道称,2014年1月10日中国进行的首次高超音速武器试验就是采用此弹道原理。

一周军情:“庶出”之难(组图)

▲中国核导弹的威慑能力进一步增强。

此外,军方媒体强调,“嫦娥五号T1”试验器成功返回标志着中国已经全面突破和掌握航天器再入返回关键技术。而专业人士表示,这同样意味着中国已经全面突破和掌握了分导式多弹头(MIRV)再入突防关键技术,不仅能够增加导弹射程,同时也将大大增加对手的拦截难度,为新一代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制打下坚实的基础。而近期被曝出的中国进行两次试验的东风-31B新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和新一代东风-41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可能会采用这一新技术。

而就在三天前的10月29日,美国宇航局一枚无人“Antares”火箭在升空6秒后爆炸,其运载的美国轨道科学公司的“天鹅座”飞船被摧毁。而在此前的8月25日,美国陆军在试验高超音速武器试验时也遭遇爆炸,导致发射基地损毁严重。中国专家则声称这将会严重动摇美国航天大国的威信。这使得美国航天局采用苏联技术及依赖私营企业的做法遭到质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