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摸猪,嘿嘿!

在连队和排长吵架,被贬到炊事班,不料炊事班长和排长是老乡,报复我让去喂猪;咱城市兵,哪儿干过这样的营生,吃完早饭拉上泔水去猪圈,大冬天的,先得架火把水烧开,加入糠麸,再添上泔水一并烧开等温度降下后再装到桶里挑去给猪吃。指导员怕我想不通,来猪圈给我做思想工作,说:让你们城市兵喂猪确实是委屈了,但这也是组织上对你的考验,啊,360行,行行出状元嘛,咹?是不是?啊?嗯!啊?是不是?比如咱军的养猪状元就是城市兵@#¥%&*!@#¥。。。。。。说的劳资直翻白眼,不过没敢让他瞧见。最后他说,别的饲养员一天喂三趟,你喂个两趟一趟的就行了,瘦点没关系,别喂病了喂死了就成。

一天早上喂完猪,把家伙一扔就跑去找老乡玩去了,一见面就是绝爹骂娘道不尽的委屈,那货还没听我骂完突然插了一句:你喂的猪是啥品种?我说干啥,你想找对象啊?他说不是,有个地方老百姓知道咱部队猪的品种好,让我想办法给弄一个来,给三十块钱呢;我天,三十块钱是我三个月的津贴费啊,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于是拍着胸脯说:他啥时候要我就啥时候去摸,决不反悔!晚上熄灯后,悄悄的摸到猪圈,伸手不见五指,约定暗号干咳两声,“喵喵”两声猫叫从猪圈那边传了过来,听到几声蛐蛐叫后老乡幽灵似的蹑手蹑脚溜过来,背着一条麻袋,里面还装了把大菜刀,我问,拿菜刀干啥,宰猪吃生肉啊?他说你懂个屁,瞧我的!只见他掏出一个萝卜来,不几下把萝卜削尖,跳进猪圈,踩住一个双眼皮大眼睛的小猪,小猪睡觉正香呢,被猛踩下咧开嘴便嚎起来,夜里显得声儿特别的大,嘘嘘,小点声儿,奶奶的,若是把哨兵招来可就全完蛋了,说时迟那时快,这小子用萝卜尖一下塞进猪嘴里,哦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刚才突突直跳的心总算回到嗓子眼下面去了。我俩把猪装进麻袋,一路狂奔到接头地点,那老百姓早等在哪儿了,扒开麻袋就开始挑猪的毛病,说这不好那不好的,我明白这是想压咱的价呢,于是说,最多让你两块钱,要就要,不要拉倒,大不了我把猪再送回去;最后二十五块钱成交。我俩拿着赃款一溜小跑离开案发地,敲开一小商店的门四块八毛钱买了一条“大前门”香烟,每人分了五盒烟和十块钱,零头二毛钱归我,悄悄的溜回去睡觉暂且不表。

第二天无事,第三天也无事,第四天,指导员又跑来猪圈做我的思想工作,正嘚不嘚说的起劲,他瞟了几眼猪圈后突然问道:不对啊,小猪咋少了一个呢?接生时我在,明明记得是八个的,怎么变成七个了呢?我装糊涂:我接手的时候就是七个,咋会八个呢?嘴虽这么说,心里发虚的很,旁边连队的饲养员插话了,你们让城市兵喂猪,这TM不是扯蛋么,瞧瞧你们连的猪,一听见人声就站起来扒在墙头上可劲儿嚎,个个饿的跟跨栏运动员似的,我都帮你们追回来好几个,这个减肥健将八成是给饿跑了。指导员一听脸都气绿了,说回去给我写份深刻的检查,这个猪你就不要喂了,找不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回去后检查没写,也没挨处分,炊事班长倒是挨了一顿熊,第二天我就调出炊事班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