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1990年代时,俺们村镇前面马路上的PLA军车横冲直闯、牛气冲天!有些PLA的军车司机不可一世、野得很,根本不守《交通规则》———有时连山边站口的管理员多批评几句,就会被一些PLA军车司机用“手摇柄”按住暴打一顿,个别司机还神气活现的向天鸣枪吓唬人哩……

有时候,个别PLA的军车司机开车故意不走马路,他们从俺们村镇前面马路边的菜园子开过,不少青菜被压烂,而军车司机则哈哈大笑、以此为快乐,后面的农民则破口大骂他们简直就像一伙无法无天、穿着PLA军服的“流氓兵”!

有一次,俺们村镇有人亲眼看见20几个警察扣下了一辆军车,从军车上查出了不少印有“军用物资”的大纸箱,在警察开箱检查过程中,又有6辆军车从山边站口那边像疯子一样开过来!从军车上跳下来100多号穿花衣服的兵,把警察们打翻在地,拳打脚踢一顿,然后抢过被扣军车与“军用物资”大纸箱,一溜烟扬长而去———事后有一个警察偷偷告诉俺们村镇里的自家亲戚:“大纸箱里面全他娘的是走私品,还夹带有两箱黄色光盘,他娘的根本不是什么军用物资,估计是这些军车司机又在帮哪家地方政府老板运偷税的走私货……”

1995年9月,有一大伙PLA穿花衣服的兵,在俺们村镇后面的山上搞演习,他们空余时间还帮助俺们村镇打扫马路卫生、掏阴沟的淤泥、帮俺们村镇里的一些老人砍柴背柴回家,搞“军民一家亲”联欢演唱会,俺们村镇好多学生娃都去看热闹。但是几天后,俺们村后的吕老头则在破口大骂“不得好死的流氓兵”———原来吕老头家的苹果园少了不少苹果,果园地上尽是一些胶鞋印,看守苹果园的大狼狗被一条铁丝绑口绑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吕老头说这条铁丝,就是山上搞演习的军用铁丝网上取下来的,除了流氓兵偷苹果外,还有谁有能力一次性偷几百斤苹果……大家纷纷劝他———解放军的兵队里,有好人也有坏人,那些个别的坏兵没偷掉他家的大狼狗去卖就算不错的了。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大家纷纷劝他算了。

在1990年代末期时,俺们村镇前面涨洪水,啦啦啦!啦啦啦!洪水冲毁了村后的苹果园,村前的一些房子也被冲毁了,有的人上了山,有的学生爬上了树,有的老人爬上了楼顶的天台,大家像一群跨了树杆的猴子一样各自逃命......这时,解放军派兵划了20多个橡皮舟过来,才把俺们一个一个送出洪水区......还是解放军的好人好啊!

俺们村镇与PLA兵兵的一些故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