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标题:儿子18年前疑被冤杀母亲上访9年将重审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卷烟厂发生一起强*人案,警方认定18岁的呼格吉勒图是凶手,仅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于5天后执行。2005年,轰动一时的内蒙古系列强*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便是当年这起“4·9”杀人案。

今年10月30日,来自内蒙古政法委、公安厅和高院的消息称,“4·9”杀人案最快本月启动重审程序。

■ 对话人物尚爱云

“*案”即将重审的消息传来,62岁的呼市第一毛纺厂退休工人尚爱云喜不自禁。自呼格吉勒图死后,这位目不识丁的母亲誓要为儿子讨还清白。自2005年开始,她踏上上访路,9年来如同“上班”一样辗转于各级公检法机关,试图一点点推动案件“翻转”。

2005年,检方起诉赵志红时,只诉了9条人命,却没有“4·9”命案。

媒体报道称,2005年赵志红落网后,准确指认了当年作案的现场。在羁押期间,他向检察机关写了一封“偿命申请”称:“1996年4月发生在呼市一家属院公厕杀人案,不知何故,公诉机关在庭审时只字未提!因此案确实是我所为,本着‘自己做事、自己负责’的态度!积极配合政府彻查自己的罪行……”

该案经媒体报道后,时任最高法院院长的肖扬批示,原本押赴刑场执行死刑的赵志红被“枪下留人”。

2006年9月,内蒙古公安厅、高院、自治区检察院等组成复核专案组。但复核程序却陷入了漫长的原地踏步。其间,内蒙古政法委某主要领导曾向媒体表示:“我们的调查结论显示,当年枪决呼格吉勒图的证据不足,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杀错了”。

而当年参与“4·9”命案侦查、起诉、审判的公检法三家单位的办案人都有职务调整,有的甚至已升职或调迁。

“终于盼到这一天”

新京报:听到案件可能重审的消息后,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尚爱云:挺高兴的,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新京报:结果在你预料中吗?

尚爱云:我觉得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9年了,这个事情该审查的都审查完了,该调查的也应该调查完了。

新京报:但目前的消息是叫“重审”,“重审”跟“平反”是两个概念。

尚爱云:之前我们上访就是要求重新审理。这个案子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必须重新审理。我一直只要求两条:一是重新审理,二是异地审理。可这么多年了,一条都没实现。

新京报:什么时候提的?跟谁提的?

尚爱云:2006年我就提过了,跟(自治区)高院提过、到最高法院也提过。但没有答复,就是让我们等一等。每次都这样。

“不是你干的千万不能认”

新京报:儿子行刑时,你见过他最后一面吗?

尚爱云:从看守所出来到刑场开公审大会的时候,我和老头子去了。车在前面开,后面我俩跟着跑。后来搭了个车,追到公审大会。老头子腿软走不了,我像疯了一样追着跑。到地方后正好保安锁门,我说你让我进去,今天我儿子执行死刑,我要进去看看。

新京报:他同意了?

尚爱云:是的,当时顺着楼梯往上走时,看见4个小伙子在楼梯那儿押着,其中一个是我儿子,两手被反绑在背后,我就站那哇哇地哭。一扭头看见我站在那哭,他就把头扭过去,眼角泪哗哗的。我就走过去,跟警察说:这是我儿子,你让我说两句话。

新京报:你当时想跟他说什么呢?

尚爱云:我就想问他,到底是不是你杀了人?假如不是你干的话,你千万不能承认,即使死了也要喊冤。可是他们不让我对他说。

“真凶”落网看到希望

新京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上访?

尚爱云:从2005年11月份,儿子出事的9年后。赵志红是那年10月23日被捕的,10月30日,也就是9年前的昨天,被拉着指认作案地点,他才是(“*案”的)“真凶”。

新京报:这么多年你动摇过吗?或许儿子真就是凶手。

尚爱云:没有动摇,我儿子是被冤的。我儿子出事时我就不相信,一家人都不相信。这个孩子特老实,像女孩子那种性格。

新京报:为什么这么肯定?

尚爱云:孩子胆特别小,小时候别人杀鸡他都不敢看。邻居死了他都怕,下班要绕道走,还对我说:妈,我怕得不行。而且他18岁了,如果他杀了人,为什么不跑?

新京报:2005年赵志红被捕交代后,你当时怎么想?

尚爱云:看见希望了,我要申冤。我跟老头子说,这个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了,管他司法能不能解决,起码其他人,尤其是我们这个小区的人,都知道我儿子是被冤的。老头当时刚做了胆结石手术还没好,就抱着肚子,我们两个人跑,公安厅、检察院、法院,一家一家地找。

新京报:当时你怎么跟这些部门说?

尚爱云:我说案件“真凶”也出现了,再说了,你们这次不能两个月就把人家给杀了吧。有次有个女的跟我嚷起来了,她说允许的话,一个礼拜也能执行死刑。我说国家给你穿这身衣服,是叫你调查清楚的。把一个无辜的孩子杀害了,你还允许,谁让你允许的?

“总有一天要翻案”

新京报:你们之前和内蒙古高院怎么沟通的?

尚爱云:2005年一开始我们进不了高院,有保安拦着。我和老头子早上7点钟起就去门口站着,不管刮风下雨、冬天夏天就站在那等,拦院长的车。有时候我俩一起等,有时就我一个人。下大雨的时候,我顶着雨伞,就在门口站着等。

新京报:高院给过你们答复吗?

尚爱云:我们见了三任院长,都说正在努力,正在侦查,你等一等吧,耐心地等一等,让我们等调查。我们一直在等。

2007年,当时的院长说,不行你就这样吧,每周三安排你跟一个副院长见面。

新京报:除了见公检法机关,你还做其他的事情吗?比如生活。

尚爱云:我啥也不干,我那时候就想把这个事情给讨回公道,其他啥事情也不做。

新京报:你觉得这样争取有意义吗?儿子毕竟不在了。

尚爱云:有意义,我一定讨回公道,还儿子一个清白。儿子虽然走了,但我还有后人,也在这个院子里生存,我要让人们知道,我教育出的儿子不是杀人犯,他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新京报:你坚持是因为有希望?

尚爱云:是的,我坚信总有希望。我坚信总有一天这个案子要翻过来,总有一天有个“包青天”要出现。我跟两个儿子说:有一天要是我和你爸都走了,你俩继续给兄弟讨公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