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在2008年必需进行四万亿投资

看到最近在讨论QE的很多帖子,还有有些人还在攻击二宝,于是又想起来那个四万亿,转个帖子给大家解解惑。《转帖》

对于中国政府在2008年进行的四万亿的投资行为,近来社会上各种争论颇多。

为什么要进行四万亿政府投资?四万亿人民币的政府投资资金额度,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作为在媒体上首倡四万亿投资的我,觉得现在有必要说明一下,以免有人以此问题造谣惑众,防止以讹传讹,被居心不良的人利用。

在2008年,中国的国内外同时发生了两件非常严重的突发事件。一是中国发生了四川省汶川地区大地震。二是2008年9月美国发生了严重冲击整个世界经济的华尔街金融大海啸,把全球经济推入经济大衰退和金融大危机的危急状态中。

2008年5月12日,中国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八级汶川大地震。截至2009年5月25日10时的权威公布的统计(此后至今未再分布汶川大地震的权威统计),汶川大地震共遇难69227人,受伤374643人,失踪17923人。其中四川省68712名同胞遇难,17921名同胞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达8451亿元。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建国以来影响最大的一次地震。

地震救灾和灾后重建,需要大量的资金,究竟需要投入多少资金?根据当时公布的统计数据,2008年6月份公布的地震损失是五千亿人民币左右,根据通货膨胀率的计算,我估算,灾后重建需要一万亿人民币以上的投资费用。(见2008年6月21日我的博客文章《地震给我们带来灾难也送来契机》一文)。后来,汶川地震余震不断,经济损失也在扩大,据2008年10月底媒体公布的数据,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一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对于灾区的经济建设和灾民生活安置的重建费用,当然不能停留在原来低水平的住宅水平之上,必须建设与现代抗震建筑要求相匹配的住宅建筑,加上通货膨胀率的因素,我认为,灾后重建需要二万亿人民币以上的投资费用。(见2008年11月2日我的博客文章《中国如何正确积极应对世界经济衰退?》一文。在此文中,我还首次正式提出了四万亿投资的观点。

在全中国人民同心协力救援汶川大地震的受灾同胞和进行灾区重建的工作的同时,也正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严重恶化,由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为标志性事件的华尔街金融大海啸,也开始袭击全世界的时候。美国引发的世界性金融危机,导致所有的西方发达国家陷入整体性的经济大衰退。由此造成当时以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为主导的中国,突然涌现了四千万的农民工失业大潮。四千万的农民工失业大军,与国有企业中的下岗工人大军,汇成一股巨大的洪流,对当时的中国社会和中央政府造成巨大的社会压力。如果不能及时纾解这股失业和下岗的洪流,必然会对中国经济政治局势,产生后果难以预料的巨大冲击,甚至会给整个中国社会造成严重的震荡。

中国怎么在短期内纾解突然出现的巨大的农民工失业大潮和国有企业下岗大潮的洪流,以避免国家和社会出现严重动荡?在当时私有企业大量歇业倒闭,民营企业纷纷主动撤资停建工程回避风险的艰难时刻,中国政府要么听任华尔街金融海啸的肆虐,任凭中国的金融与经济也卷入美国金融海啸的漩涡中,导致中国金融和经济的危机严重发生,要么采取救市措施,以积极的态度迎战华尔街金融海啸的挑战,避免中国陷入美国和整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衰退之中。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提出了在汶川大地震的救灾和重建的二万亿投资的同时,中国政府应该投资二万亿的资金,快速投入到铁路公路的基本建设上去的建议。其理由是:

一,中国的铁路公路基本建设的设施水平,远远落后于中国经济建设水平的需要。尤其是中国的中西部地区的铁路公路基本建设的设施,更是严重落后,并且是造成中国东部和沿海地区经济发展与中西部地区严重差距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要努力缩小东部地区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经济文化的严重差距,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要加快中西部地区的铁路、公路、机场和相应的各种基本设施的建设。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各国经济发展被反复证明的一个真理。尽管对中西部的铁路、公路、机场的基本设施建设,不一定能马上见到经济效益,但是,这对中西部地区和整个中国的未来发展,将会产生巨大的战略效应和长远的巨大回报。

美国四通八达的现代化高速公路网,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打下的基础上形成的,当时的美国高速公路建设,也没有立即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而是在以后的国民经济建设中发挥出了越来越巨大的实际效益的作用。何况中国的中西部地区的铁路、公路、机场的基本建设的设施,由于历史的长期“欠账”,导致极其落后。现在中国经济稍有宽裕,不加快对中西部地区的投入建设,将会给中国造成历史性的遗憾。

二,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大海啸导致世界经济大衰退,国际商品价格大幅下降,为中国经济建设成本下降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国际石油价格从147美元一桶急跌到30多美元一桶的低位;国际铜的价格暴跌使国际铜价从83000美元/吨,跌破24000美元/吨的低位;铁矿石等中国经济建设必需的国际商品的价格,从原来每年翻倍涨价到跌去一半多的价格,并向中国主动大幅降价推销……等等,这些有利中国经济建设成本大幅降低的外部经济因素,使中国加快国民经济建设步伐,可以大大减少资金成本,这是一个极其难得的历史机遇。我们可以用相当于2008年前一半不到的资金,办成原来想办成的很多的事情。何乐不为?如果错过了2008年底2009年初极好的低成本的投资机会,就可能会成为严重的投资战略失误。事实证明,当初如果不进行四万亿人民币的投资,现在就必需花相当于当时几倍的投资资金,完成后来中国经济发展还得要进行的建设工作任务。

三,由于中国政府迅速投入的四万亿资金的基本建设投资,可以很快解决突然出现的四千万农民工的失业大潮和国有企业职工面临大量下岗洪流的问题。由于世界经济大衰退,造成国际商品价格大跌,中国快速出手,积极快速投资建设,出现了铁路、公路、机场及其基本建设的热潮,既节约了大笔的投资资金,又使得四千万失业农民工有事可做,大大缓解了失业下岗洪流,为中国社会稳定和经济稳定起到了根本性的积极作用。

四,因为中国政府推行的四万亿资金的基本建设投资,以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完全将华尔街金融大海啸更大的冲击力抵御于国门之外,又使中国成功地避免了卷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金融大危机和经济大衰退之中。在全世界金融大危机经济大衰退的全球大灾难之中,中国经济屹然挺立,一枝独秀,持续保持着8%以上经济高速发展的强劲势头。为世界经济稳定,起到了不可磨灭的巨大作用。被世界赞为“经济奇迹”,为中国赢得更高的世界地位。

五,四万亿投资有力地改变了中国近三十年的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近三十年中,基本上实行的是依赖出口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华尔街金融大海啸袭击全球经济的2008年底,整个世界经济陷入急剧衰退之中,欧洲美国等主要世界经济体的整体经济都陷入了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大幅度负增长的泥潭,中国大量的出口企业和外贸型公司因此面临着没有订单,或者突然订单退订,以及亏损歇业甚至倒闭的局面,中国东部沿海城市的经济出现严重萎缩。怎么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在这种要么被动等死,要么积极求变的紧急情况下,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主动开辟内需市场,把中国出口主导型发展模式主动转变为内需主导型发展模式,四万亿投资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正因为中国政府的四万亿投资的积极措施,使得中国金融和经济避免了陷入美欧危机的金融海啸,使得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大衰退的环境中,依然持续三十年高速发展的“奇迹”发生。为什么中国能够做到这一点?

首先是因为中国有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国有大中型企业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保证。在2008年,中国政府一方面强行规定,在发生世界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衰退的危难之际,暂时不允许国有企业推行职工下岗和失业办法。国有企业开工不足,实行一周三天工作四天休息制,或者一周四天工作三天休息制度,共度难关。一方面中国政府毅然决定投资四万亿资金,加快对铁路、公路、机场的基本建设投资,纾解四千万农民工失业大军的洪流,才能在不长的时间内,迅速缓解了巨大的农民工失业潮和国有企业的下岗潮对社会的冲击。

其次,现代社会的下情上达信息通讯渠道的网络畅通机制,使民间的宝贵意见和建议,能够迅捷到达高层决策层,使民间的智慧能够迅速成为中央政府的决策参考,保证中华民族的智慧得到最大的发挥和利用。同时,这也与一个能够对社会状况及时反应和对民间智慧有效利用的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离不开的。如果当时的中央政府反应失当,行动迟缓,不仅错失投资的良机,还会造成中国被华尔街金融海啸拖入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中去的严重后果,并且可能会因此造成严重的社会危机。

如果搞清楚四万亿的政府投资的资金投向,是用在汶川地震的救灾和灾后重建,以及铁路公路的基本建设投资的实体经济之中,搞清楚四万亿政府投资的形势环境,就不会毫无意义地争论四万亿政府投资应该不应该的问题了。

现在,有人议论说,就是因为四万亿政府投资导致近年中国通货膨胀率高升,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中国政府在2008年开始进行的四万亿资金的投资对象,主要是:(1)汶川大地震的灾后重建工作。(2)对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对于四万亿政府资金的投资,从后来的大量的透明的审计结果可以看到,四万亿投资,基本都是直接投向实体经济的,没有流向虚拟资本市场。这是没有异议的。

中国政府采取四万亿投资的经济刺激,从2008年5月的抗震救灾,到2008年11月开始加大推行对铁路公路的资金投资的规模,使得农民工失业大潮和国企工人下岗潮会流的危险大大降低,中国经济完全避免了陷入美国金融海啸的危险。

与此同时,避险的外资热钱看到中国经济积极稳定的局势,大量涌入中国,在境内外资金大肆炒作中国房地产和外来性通货膨胀压力双重大增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一方面对实体经济投入四万亿资金的投资,一方面为了抑制通货膨胀率的攀升,中国人民银行2010年1月12日宣布,从当月18日开始,将银行准备金率提高0.5%,直到2011年6月14日,连续12次提高银行准备金率,将银行准备金率由15.50%上调到22%。每一次上调银行准备金率0.5%,就冻结银行流动资金4000多亿—5000亿,连续12次上调准备金率,总共冻结了6万亿左右的流动资金。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在定向性地向实体经济投入了四万亿资金的同时,又在金融货币市场收缩了6万亿的流动资金。由此遏制金融市场的过多流动性资金,抑制各个商品市场的疯狂炒作行为。金融市场的资金流动性减少,直接导致中国大陆股市从2010年1月18日前后的3180点上下,下跌到2012年12月的最低1949点,使虚拟资本市场的股市市值压缩了十多万亿左右。准备金率提高措施,为虚拟资本市场虚火降温,起到了直接的调节作用。

现在,某些心怀叵测的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们,信口雌黄指责政府在金融危机中的积极救市行为,大肆攻击四万亿投资的行为,完全是一种脱离当时实际情况的胡言乱语的无稽之谈。

请问这些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们:如果没有四万亿的投资,放任自由市场经济自我调节,中国能够解决突然涌现的四千万农民工失业大军的问题吗?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四万亿直接投资,中国能够避免经济大衰退,避免中国陷入华尔街金融大海啸吗?没有四万亿投资,汶川大地震的灾后重建工作,会像现在这样用二年短短的时间,就能快速完成吗?

一些极端崇拜美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们,与一些“美国鹦鹉”们勾结在一起,脱离中国国情,脱离当时的实际情况,信口开河地极力否定中国四万亿投资的积极作用和重要性,他们的目的在于,全面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全面否定政府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积极作用,全面否定国有企业在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发展中的中流砥柱的作用,以推广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中被认定已经死亡的新自由主义理论。

在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还刚刚形成的初始阶段,就是因为美国一大帮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们极力反对和阻止美国政府干预市场,反对美国政府救市,错失了救市的最佳时机,终于酿成席卷全球的华尔街金融大海啸,把所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拖进了金融大危机,造成了危害全球经济的世界经济大衰退。美国和所有信奉新自由主义为神灵的国家,最终还是被迫主动抛弃了他们曾经向全世界推销的新自由主义旗帜,积极参与共同救市,以挽救面临崩溃危险的美国金融市场,挽救面临崩溃危险的美国经济体。美国政府进而不得不号召世界各大国,一起与美国共同救市。在G20伦敦峰会上,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惨痛宣布,在华尔街金融大海啸中,新自由主义已经终结。

可是,现在一些愚顽的新自由主义的中国信徒们,勾结西方国家的某些顽固反华势力,却想在中国强力推行新自由主义的主张,要在中国实现彻底私有化完全市场化,妄图复活已经死亡的新自由主义,但一定只能是梦想!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在中国中央政府推出四万亿投资的同时,很多地方政府也紧跟着顺势推出地方政府的各种经济刺激计划,出现了盲目大发地方债的问题,这是很值得在将来的工作中引以为教训的。对于地方债的发放规模和审批程序,一定要有制度约束。这次四万亿投资为将来的经济工作,积累了必要的宝贵经验。

摘自汤闯新新著《现代大国竞争的智慧》一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