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二天和第一天的情况基本一样,我们这些新手饱受冷空气带来的风浪之苦。

其实第一天上船发生的事很多,因为风浪大,第一天晚至第二天晚基本都在走航,在这里可以补充一下第一天发生的事(主要是第二天一直是浑浑噩噩的状态,除了呕吐没什么好记述的)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船首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左舷向后眺望,啥都看不清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白色的管子是用来“打柱子”的PVC管,所谓的“打柱子”就是用重力或震动爆炸等方式将管子插入海底沉积物中,再把柱子提上来,送到实验室去研究。现在船上只有重力取样器,即一根尾部加了配重的大铁管,PVC管套在里面,再加一个铁头,依靠重力将管子插入软泥中。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后甲板,因为还没有开始作业,很多设备都用防水布盖着,用绳子固定好。

第一天下午是政委、首席科学家和实验室主任给我们开会,大体内容是要注意安全,不要穿拖鞋到后甲板,示范如何穿救生衣,安排每天晚饭后例行的课题组负责人例会。

这里顺便说下船上的人员,一共一百来人,乘客约为船员两倍(一直很谨慎,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后来我才知道船上的工作人员分四大片:船长领头下的大副二副三副等,也就是开船的;水手长领头下的众水手,据我所知,他们负责起落锚、刷油漆、操作缆车等,没事的时候帮着厨子剥蒜和包包子,更多的时候是在舱里打牌或是和学生一起打DOTA;大厨领头下的二厨三厨等,还包括一名卫生员(船上就一个打扫卫生的),也就是做饭和杂役;另外还有实验室主任。其实还该算上政委,他自成一派,负责跟学生谈人生、主持够级比赛,也会半夜起来帮忙“打柱子”。另外还有一名老船医,70多了,政委说他什么科都能看(不过心理疾病还是找政委看)。首席科学家每个航次都不定,通常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一般是教授,有时候老王不想去了,让他学生去当首席也无妨(副教授)。

政委是个很有趣的人,最经典的一句话是批评我们“笑点低,打个够级哈哈大笑连带着跺甲板”(后来我跟隔壁娜姐讲笑点低时,引起她狂笑,看来这就是笑点低的典型啊,我说你别笑得这么猛,再加上晕船,胃里的东西得从鼻孔喷出来,后来她笑得跟厉害了,都快笑岔气了[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第一天下午开会有人没来,原因是晕船呕吐,这下老王怒了:我还没见过在胶州湾下锚就晕船的![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开完会,领了被单,就去接受船员教育了,也就是去学怎么操作仪器。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大家在围观宋师兄传授CTD仪控制方法,所谓CTD,就是温盐深仪,测量水体温度盐度压力的仪器,捎带着还能采水。室内控制就由女生来弄,我们男生去室外操作。这属于公共服务,虽然大家都有自己的活,不过公共服务总是要有人干的,这事基本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包办,要尽地主之谊嘛!

晚饭后晕得不行,回去睡觉。按说今晚一点有站,恰好我的班(三班倒,一班6小时,所以不一定是白天还是晚上干活),当我好不容易爬起来时(已经算第二天了),船晃得厉害,出于责任心,还是去实验室看了看,结果一个人都没有。后来才知道今晚不做站了,晃得厉害,根本没法作业。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没有一人的后甲板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这是向后甲板方向走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这是从后甲板回来。

从后甲板回来路上,吐意强烈,赶紧奔到水池狂吐。那时候水池子里已经被人吐过好几次了[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回到住舱,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实验室里宋师兄说今中午有油泼鲤鱼,可好吃了。虽然还是想吐,但作为一个忠实的油泼鲤鱼爱好者,我还是去食堂了。

油泼鲤鱼、油菜、凉拌西红柿。吃的时候还没感觉,不过吃完看着西红柿汁在盘子里晃来晃去的,差点忍不住吐到盘子上。为了不出丑,一路狂奔到有垃圾桶的地方,把今中午吃的全吐了。

[原创]2014春季航次第二天

一下午就这么躺着,看着床板上充满恶意的小画,想着自己为什么要出海,剩下20多天该怎么熬。下午4点多,有两个水手突然推门而入,说是修舷窗的,看我躺着还有点不好意思,我问他们是不是出海就这么悲剧,他们说这几天正好冷空气经过,多少会晃点,其实这还不算晃,只不过我们第一次上船,所以反应敏感些,以后还会有大风大浪的,到时候你们就适应了(对此我深表认同,相比后面几天,嘘嘘时手不抓好扶手,脸都能砸到小便池的情况,这还真算小风小浪了) 。

未完待续!

时间:2014.4.28

地点:黄海

天气:5级风兼细雨,涌浪较高

相机:Galaxy S4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