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还记得那年送老兵——我哭的好伤心!

我们家三代都是军人,可以说是军人世家吧。从姥爷那辈儿起,到我舅舅,再到我,巧的是,我们都在同一个部队里挥洒过最宝贵的青春。

我是96年12月份走进了部队,那时候部队已经在那一拨裁军大潮中换装为武警机动师。我的新兵岁月说起来是很悲催的,第一次跑五公里累晕了,第一次给女兵当陪练给踢晕了,可能很多网友都会说,我是咋进的部队啊,就这体格,其实那时候我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当兵的料。后来为了不再成为连里的笑话,我可是天天给自己开小灶,早上5点起床,背上四个手榴弹袋,加练长跑,中午不休息,联系400米障碍、投弹。付出总归是有回报的,不到三个月,我总算脱掉后进的帽子,还参加了团里的比武拿了前五的好成绩。后来为了以后能考军校,家里通过舅舅的关系,我跨兵种调到了野战军,在学习了7个月的驾驶后,自己要求调到了军直侦察营武装侦察连。当时家里本来打算让我去舅舅的通讯团,到那儿去团司令部开车,不用训练,能腾出时间好好复习,可我就不愿意去当那老爷兵,我说,要不让我当侦察兵,那我就当逃兵。那时候我受姥爷的影响很深,总想着练好杀敌本领,将来能够报效祖国,再说自己从小就是练武术的,对于侦察兵那是十分的向往的。

记得到侦察营报到的第一天,我坐在司令部送我的小车里,一路穿街走巷进入了营区,那天正好是休息,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兵在连队的坝子边儿上一直注视着我们的车,我从车窗里看着他一脸的木然。说真的,我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决定可能面对一个什么样的挑战。

去了营里报到后,我如愿归编到武装侦察连。这是一支光荣的连队。1963年在云南鸟各军教导大队成立,连续三次参加对越作战,曾经威震南疆的黑豹突击队,就出自这个英雄的队伍。刚到连队,我被分到了二班,后来真是编制到三排十班。我记得班长叫陈东,是个贵州汉子,长的牛高马大,军事素质那是自不用说了。班里的战友都很客气,帮我铺上了床,放好了东西后,就坐下来聊天。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值班班长吹集合哨,我问,今天不是休息吗?还训练?班长说,在咱们这儿,休息半天就够了,下午400米考核。说完,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心里一咯噔,我知道,考验开始了。

我们的营区在一个城中村,地儿不大,除了捕俘场和攀登墙以及单双杠等,就没有什么制式的训练场地了,更别说障碍场了,所以我们跑障碍都要去隔壁的教导大队或者总参2总站驻地。

说真的,我刚从司训大队学了7个月驾驶,也就是说,7个月没有好好训练过了,这一来就要考核,我可不能一下就拖了班里的后退啊,我心理压力不小,手心都在冒汗。到了场地,值班班长带着我们整队,然后活动了一圈后,考核正式开始了。 这次考核选择的是2总站,一看就知道,这个障碍场很长时间没用过了,深坑里全是水,跑道上还有杂草,连二郎高板都缺了一个角。想想以前在团里,这样的训练场地也实在是简陋的不行啊。

考核从一班到十班,我们班是最后一个。看着一个个的侦察兵们虎虎生威的样子,我心里由衷的羡慕,但也感觉惴惴不安,我能融入到这个队伍里吗?此时,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终于到我们了,连长跟我们班长说,让我先来,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可能都觉得我是个关系兵,也想看看我的实力。我当时心里想着,管它娘的,事儿来不怕事儿,才是真爷们儿!值班班长叫了我名字,我利索地起身,答到,然后走到起跑线,值班班长一声哨响,我噌就窜出去了,空跑、三步桩、深坑、矮板墙、二郎高板、独木桥、高板墙、铁丝网,然后再折返,到了终点一掐表,嘿!一分五十秒,还是个良好的成绩呢!连长看着我说,还行嘛,班长站旁边嘿嘿笑,感觉是压对宝了似的。其实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是偷了鸡的,跳深坑的时候,我没落地,一来坑地下全是水,二来我也想赶时间,所以就直接扑了过去。这个障碍场两边都是树木,在起跑线上的人根本就看不明细。虽然有作弊嫌疑,但是得到了战友的一个肯定,我的心总算也是放下来了,当然我也明白,这个考核蒙混过去,不代表我就已经融入了这支英雄团队,我还需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行!这是我走进武装侦察连的第一天,从这一天开始,我正式成为了武装侦察连的一员,而这个身份,将伴随我整整五年。

接下来的日子,作为战斗班里的驾驶员,我除了要练好专业以外,军事训练也是加班加码的练,别人每天体能训练三个两百,我就三个三百,别人跑8公里,我就跑十公里,总是是跟自己较上了劲,再加上自己有武术的基础,连里边还给了我一个特别任务,带着大家练拳,慢慢地,随着我身上一块块肌肉疙瘩见见凸起,我也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侦察兵。和战友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当中还干了不少混事儿,这也是青春的一笔浓重的印记,有时间另外写帖子和各位铁友分享哈。

这样的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到了2000年,同年的战友许多就要退伍了,而我因为受伤,将继续以士官的身份留在部队。天气越来越凉,曾经有说有笑的战友们,似乎都随着这个阴冷的天气变的少言寡语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总觉得,心里边酸的慌。

十二月五日,命令终于下达了,全连在参加了军人大会后,宣布退伍的战友们都在班里自己收拾着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了,背包早就打好了,托运的也提前都办好了,只是一下子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大家都在逃避着,逃避面对即将离开的事实。

我和战友们说好,我们不哭,都是大老爷们儿了,哭个啥,说完,大家相视一笑,然后就剩下沉默。

我和几个留下来的老兵一起随着送战友的车到了菜园坝火车站,走上月台,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那会儿的气氛吧,就好像一层薄纸兜着水,大家都很小心,就怕不经意戳破了,就会大水决堤,一发不可收一样。旁边正在敲锣打鼓,那是下边师团兄弟部队的战友在送老兵了,车就快启动了,战友们上了车,但是都没坐下,而是站在每个车窗的位置,静静地和月台上的我们对视着,这个时候,带队的教导员突然大喊一声,敬礼!我们心里一震,齐刷刷地举起了右手,那张纸终于承受不住情绪的重量,顷刻决堤,我们哭的撕心裂肺,我们再也绷不住了,坐在床边的老百姓为我们打开了窗户,我们站在月台上,隔着车窗与每一个战友拥抱,我们哭的就像婴儿一般,身体每一个位置都感受着那种不舍的力量。我们一直在彼此重复,一路走好,别忘了咱,别忘了咱们老部队,回家好好干,好好干!保重啊战友!

火车终于还是开动了,我们再次举起了右手,这时我瞥见在车厢里,那些百姓们也跟着一起流着泪,还有几个人也站立在车厢过道,跟着离别的战友向我们敬礼,我知道,这一幕也是他隐埋在心中的回忆,是那一生都无法忘却的回忆!

写这篇帖子的时候,我仍然是泪眼模糊,心里还是能记得当时的情景。虽然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可我还记得你们,记得你们的音容笑貌。如今我们侦察营已经规建特种大队了,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但是这份感情,我坚信自己永生难忘。谨以此贴祝福战友们,祝你们一生平安幸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