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大谍——潜伏在日本特务机关深处的“中共谍报团”(连载)

主楼,为了读者好看本帖,希望各位只顶勿回!!!

记住从2楼往上看。[b]

一伙日本高级间谍,暗中为中国提供情报,预报日本袭击珍珠港……[/b]

一、爱情与情报——一根五人追逐的链条

一九四一年的上海,大概是全世界最奇怪的地方。

六月二十二日,德国突然向苏联发起全线进攻,恐怖的战争消息震撼世界,到这里,不过是娱乐新闻。烟花升腾,虹口的日本租界万人空巷,日本人欢呼庆祝同盟国在西线取得伟大胜利!人头攒动,公共租界的欧美人士既不欢呼庆祝也不示威抗议,而是纷纷涌入咖啡馆,讨论战事对世界格局带来的影响。沉默观察,人数最多的华人明智地保持不语,德国支持政府反共,苏联支援中国抗日,两个友好盟邦打起来了,我们能去拉偏架?

众人皆醉我独醒,冢下脱下警察制服,溜出大日本帝国驻沪领事馆。日本官员在上海的神气范围仅限于日租界,去欧洲人控管的公共租界并不灵光。两道浓眉在额头连成一线,粗壮的身材步伐沉重,执著的冢下毅然走向那不受欢迎的地盘,龙子小姐住在那边!今晚必须立即向龙子表白,否则就来不及了,德攻苏将使我离开她……

龙子匆忙脱下旗袍,换上和服。今晚的日租界乐疯了,这时候,穿中国服装进入那边会挨揍。娇小玲珑的龙子,穿上旗袍就是中国人,穿上和服就是日本人。百变美女!今晚变成日本女子,龙子也挺乐,不过乐的原因不同于日本同胞,不是为了盟国的胜利,而是因为德攻苏会给自己带来约会郑文道的机会……

郑文道穿着绿色的邮差制服,从日租界走进公共租界。交战不禁通邮,邮差可以通行上海的洋界和华界。腰板僵硬,目不斜视,举止端谨的郑文道常常被误认为日本人,只是个子偏高。今晚的郑文道有些异常,眼睛的余光搜寻着咖啡馆内的每个女子。只要看到韩霜的表情,就能推测德攻苏将给中国战局带来什么影响……

韩霜风风火火跑进日租界,胸前晃荡着德国蔡司相机。有了这时尚记者的标志,就可以不受阻碍地通行上海租界华界各种地盘。短发西装,英俊干练,男人见了当美女追,女人见了当俊男爱,韩霜能够便利地进入上海滩任何社交圈子。今晚韩霜对沿路所遇的俊男美女毫无兴趣,直奔中西功!只有那人才能透露,德攻苏将如何改变日本战略……

身着中山装,中西功端坐讲台,台下听众戎装冠带,大日本皇军中支那派遣军高级将佐。南“满洲”铁路株式会社上海调查班长,正在给军人授课,论证德攻苏将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略格局。宽阔的额头,黑框眼镜,喜怒不形于色,中西功一派学者风度。全世界的连天战火,到了此人眼中,不过是信息,分析情报的素材。今晚的授课,中西功还是透出些忧虑。就连我这个日本高级间谍,也判不准德攻苏之后,日本所向何方……

身边掠过的白人男子都比自己个头高,冢下暗自虚拟柔道动作,一个个将其撂倒!昨天他德攻苏,明天我日攻美,到时我就是老大!满街的金发美女,冢下连看都不看,天下最美的还是我日本女人,那细碎谦恭的木屐步态,让男人看了就雄起。

前面行走的和服美女步态细碎而均稳,谦恭而高贵,太美了!这样美丽的步态,只能是龙子吧?

急于寻找龙子的冢下,却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龙子的家族是贵族高官,自己是平民子弟,贸然求爱,也许会遭到拒绝?龙子的步态突然急促起来,她另有所求?特高课警官的职业特性骤然唤醒,冢下转而跟踪龙子,侦察这女子私会哪个男人!

龙子看到郑文道的身影,却不敢追上攀谈。别说当众接触,就是私下里,郑文道也回避龙子的任何亲近表示。龙子不得不摆出老师的尊严,要求学习日语的郑文道虚心听讲。可是,恭谨的师生关系,又怎能转为亲近的恋人呢?

龙子饶有兴味地跟着郑文道,这中国男人值得琢磨。虽然他常常以邮差的身份出现,却比冢下那些日本男子更文雅更贵族。尽管他总是若即若离,但每当龙子无意中提到日本的战略动向,他的眼睛就亮了,态度也和蔼了。也许,他的身上藏着什么秘密?

秘密?不管他有什么秘密,我都感兴趣,我才不管什么谁攻谁呢!

郑文道放慢了步伐,从路边的橱窗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后有人跟踪,龙子!

尽管龙子是个善良的女子,但郑文道决不同日本女人发展私人关系。今天这女人居然跟踪我,谁知背后有何图谋?

冢下跟踪龙子,龙子追随郑文道,郑文道追寻韩霜,韩霜寻找中西功,这根五人追逐链条转遍沪上,却被警惕的郑文道中断了。

韩霜抓到中西功的时候,身后没有尾巴。

留青小筑,虹口最雅静的茶舍。榻榻米席面,男人盘腿而坐,女子屈膝跪坐,日式茶道。到了如此环境,韩霜也变得温柔。低头抿茶,眼皮一抬,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中西功。这眼神,足以征服任何男人,何况你是个好色的日本男人。

中西功却是视而不见:“香港密谈,我们之间不是已经达成协议了吗?你还要问什么?”

韩霜没辙了,这大特务什么都知道,他的“满铁调查班”就是间谍机关啊。前些日子,我军统代表在香港同日军特务密谈,双方达成反共默契:一旦日本进攻苏联西伯利亚,国民党就向延安中共中央进攻!韩霜有幸参与这次谈判,上峰指示严格保密,若是被共产党揭露,国民党的脸往哪里搁?

面对高手不必兜圈子,韩霜索性单刀直入:“为了协调反共行动,重庆必须知道,日本何时向苏联发起攻击?”

“你怎么知道日本一定向苏联进攻?”

“你们同德国意大利是三国军事同盟啊,你们有义务支援盟友!”

“义务比利益重要吗?你们国民党有义务联共抗日,可你又为何来找我?”

中西功的话语把韩霜绕糊涂了,难道这日本特务反感国民党同日本秘密媾和?

尴尬间,房间有人闯入:“你们两个老同学在这里幽会?”

来者是冢下和龙子,四人本是老同学,到一起就要打趣。同学毕业后分别进入中日两国的特务机关,虽然各为其主,却保持同学之谊,互相争斗之余,不免也要搞些情报交换。

中西功亲切地为同学斟茶:“让我们以茶代酒,欢送冢下君回国高就。”

冢下会心一笑,果然是高才生,两人不必商讨就能得出共同结论。

德国进攻苏联,要求日本履行盟约予以策应。而日本的应对策略必然包括在国内严厉反共,这就要抽调中国前线的反共专家。冢下多年任职上海,侦察潜藏租界的共产国际组织,苏俄、中共、日共,各种共党组织无不熟悉,最近还亲手抓获日共头目佐野学,其人掌管东京同莫斯科的秘密联络,冢下奉命带其回国,扩大战果。

大家共同庆贺冢下高升,韩霜还是有些不解:“既然要反共,那么直接进攻共产国际的大本营莫斯科好了,你们为何只在日本国内下手?”

正在得意的冢下有些尴尬,又不得不解释:“日本内部也有争论,一派主张北进攻击苏联,一派主张南进攻击英美。”

北进还是南进?几个自命不凡的高级特务也犯踌躇,国际谍界无不追逐战略情报,德国动向是第一目标,现在已经揭底。下一个尖端情报就是日本动向,谁能拿到谁就是顶级情报大师!

座中唯有龙子轻松,你追逐情报,他追逐间谍,我只追逐爱情。不过,由于追逐爱情的缘故,龙子有时也追逐情报,这是因为,她感兴趣……

夜已深沉,租界的喧嚣渐渐平息。中西功送走三位老同学,独自返回自己的寓所。妻子回国探亲,中西功的住宅黑着灯。关上门,拉开灯,屋内静静立着一个人——郑文道。

中西功并不吃惊,这是事先约好的会面方式。

郑文道是中共上海情报科的秘密联络员,专门负责联系中西功的日本人情报小组。按照组织规定,两人每周二下午茶时在留青小筑交换情报,非联络时间有紧急情况,就由郑文道直接进入中西功住宅。

今天情况紧急,虽然不是周二,中西功还是主动到留青小筑等候郑文道,可惜被三个老同学干扰了。

细致地拉严窗帘,又再次检查门锁,倾听门外动静,中西功的动作快速而精确,显示出高级特工的应有素质。做完一切防范措施,平静的面容骤然扭曲,中西功一把摔掉头上的呢帽,咬紧牙关低声怒吼:“这些凶恶的法西斯!”忍耐终日的中西功,再也不堪忍耐。攻击苏联就是打击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庆祝侵苏更是侮辱共产党人的情感。

郑文道沉痛地说:“德军袭击的突然性极强,苏军损失惨重。”

“我们没有情报吗?”中西功失去了最后的镇定,“东京小组!你在干什么?”

两个男人泪流满面,还是年轻的郑文道先要求冷静,还有任务呢。

“我不知道东京小组是谁,我只知道上海小组有你有我,组织上要求我们,准确掌握日本的战略动向。”

“中国共产党危险啊!”中西功痛切地说,“日本北进攻击苏联,英美坐山观虎斗,国民党也会乘机北上进攻延安,那就是东方大黑暗!”

“如果日本南进就好了……”

“不能假设!”谈到情报工作,中西功立即恢复理智,“情报就是情报,它不会跟随你的主观愿望走。现在日本最高层尚未确定战略决心,目前还不能排除北进。”

这让郑文道更加忧虑:“这么难搞的情报,你能拿到吗?”

中西功的敏感被触痛:“你不信任我?就因为我是日本特务?”

郑文道也急了,重大战略情报系于一身,此时不宜情绪失控!可是,自己又无法安慰对方。此人确实值得怀疑……

二、东亚同文书院的华生与日生

一九三一年的上海,肯定是全中国最紧张的地方。

九月十八日沈阳事变,日本陆军占领中国东北;十月六日,四艘日本军舰开进吴淞口,海军陆战队登陆上海租界。同时,中国第十九路军调驻上海。两军对垒,上海的空气弥漫火药味,华人、欧洲人、日本人,八方汇聚的租界居民,第一次有了共同的感觉——要打仗了。

敏感的上海,最敏感的地方不是军营,而是一所学校。

“上海东亚同文书院”,堪称日本的间谍学校。甲午战争取胜,日本于一九○五年在中国上海的租界开办了这所特殊学校,专门培养中日双语人才,招收日本青年留学中国,又输送中国学员留学日本。这些学员是日本的“知华派”,中国的“知日派”,毕业就进入两国的外交、外贸和特务机关。

同文书院的宗旨是东亚共荣,校内的日生与华生之间关系尚好;现在日中双方眼看就要打仗,同学之间不免尴尬起来。

听课间隙,男生中西功写下“结束”两个汉字,讨好地请教同桌如何译成中文。女生韩霜白眼一翻,写下“打仗”二字。你要与我“结束”同学关系,想必是准备“打仗”了!中西功的中文虽然不够精通,却也知道这“打仗”不是好事,这华人同学显然是误解了。这时,邻桌的日籍女生龙子过来解围,写下“团结”二字。

日文汉字“结束”,翻译成中文应该是“团结”。其实这也符合汉字古意,把散丝捆结成束,正是象征团结。中西功和韩霜之间的误解,来源于两国文字的同源而异流。

不过,你可以把团结误解为结束,却不该扯到打仗啊?龙子的同桌冢下质问韩霜:“人家要同你团结,你为何要打仗?”

韩霜闭口不答,抓起钢笔,在三组汉字之间狠狠画了两道,这就形成:“打仗=结束团结。”

打仗等于决裂?三个日籍学生顿时明白,韩霜的敌意非只中西功,她是反对日本海军登陆上海啊!东亚同文书院招收华生的目的是培养亲日者,怎能容忍这女生对日本有二心?暴躁的冢下挥手要打,却被中西功拦住。外面就要打仗了,同学之间还是团结为好……

日趋紧张的校内关系惊动了院方,老谋深算的洞井院长果断采取措施:平整操场,清洁校舍,相扑代表队集中训练。

学生好动,每年大相扑比赛都是全校共庆的节日,现在学校隆重准备大赛,立即转移了日、华学生之间的对立情绪。不过大家也纳闷儿,今年的毕业日期还早,为何提前搞比赛?难道是因为战事要提前毕业?

清晨,密集的枪炮声骤然爆响,胆怯的虹口居民纷纷逃往防空洞躲避战火,这时才发现,那不过是同文书院在放鞭炮。

同文书院全体师生,列队欢迎海军陆战队到访。列队进入同文书院的海军水兵笑容可掬,抵达上海以来昼夜紧张备战,今天终于进入自家地盘,放松啊。

同文书院学生却是紧张多于兴奋,终于遭遇强劲对手!

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清。日本国内总是说上海“同文”学生文弱,不如鹿儿岛海军士官生强悍。因此学校格外重视相扑训练,校代表队打遍上海无敌手,只等对抗军人这一天。

全院共同对敌,就连华人学生也暗中互相鼓劲:这相扑等于打仗,我们要打败日本侵略军!

首战必胜,双方都派出最强阵容。

强壮的高班生西里龙夫代表“同文”出场,同更加强壮的对手顶上,谁也推不动谁。这时,场外拉拉队呼喊起来:“‘同文’加油!‘同文’加油!”

西里龙夫得到鼓励,斗志大增,而对手却步步后退。拉拉队都是“同文”女生,口号都用汉语,把日本大兵听傻了。

眼看西里龙夫就要把对手推出场外,场外却跳出个身穿袈裟的和尚,挥臂狂喊:“打沉定远!”

全场静寂,瞬间又响起持续不断的日语男声:“打沉定远!打沉定远!”这声音虽然低沉却蕴涵力量,地震般震撼全场。

“打沉定远”,那是擂响在日本海军心中的战鼓。想当年,大清国和大日本两大帝国雄踞东亚,争霸海洋。清国从欧洲订购铁甲军舰“定远号”,到日本沿海耀武扬威,吓得日本军舰不敢出港!日本天皇带头捐出皇室经费,举国励精图治,终于锻造出强大的海军舰队。甲午海战,日本海军呼喊着“打沉定远”,一战击败强大的中国北洋舰队!从此,中国沿海就成了日本的内海,日本海军想打旅顺打旅顺,想打青岛打青岛,现在又来打上海。只要呼喊这“打沉定远”,日本海军就所向无敌!

这“打沉”果然比“加油”厉害,“同文”女生的呼喊被压制,西里龙夫也脚下打晃。那水兵对手奋力进击,居然将西里龙夫甩出场外!

“同文”败了,不是败于气力,而是败于一句口号。第二场的对手进场就挥舞拳头“打沉定远”,而对阵的中西功却不知喊什么是好。

这时,场外传出高昂的女声:“打沉吉野!”全场顿时静寂,这口号犯忌。

“吉野号”是甲午海战日方的主力舰,险些被中国“定远号”撞沉。如果说“打沉定远”是日本海军的战鼓,这“打沉吉野”就是中国海军的心声。东亚同文书院是日本开办的学校,所有学生无论日籍还是华籍,理应为大日本帝国效劳,你“同文”队怎能“打沉吉野”呢?

华人女生韩霜跳到场中,不管不顾地大喊:“我们‘同文’代表上海出战,上海是中国的领土!”全场静寂,这话也不错。

洞井院长经常教导,同文书院培养的人才不是打打杀杀的小侦探,而是深藏不露的高级战略间谍。同文书院之所以设在中国土地,就是要让日本学生深通中华文化,比中国人还中国人。

中西功仰天大呼:“打沉吉野!”一头向日本水兵撞去。

“打沉吉野——”“打沉定远!”

场上比赛相扑,场外比赛口号,相扑胜负似乎取决于口号胜负。龙子和韩霜并肩呼喊,鼓舞中西功奋勇进击。

这时,海军队跳出个和尚指挥拉拉队,每当“同文”队呼喊“打沉吉野”,对方就大骂“卖国奴”!

这做法激怒了韩霜,却分化了龙子,韩霜的喊声虽然更响,却没了龙子的呼应。非只二人,所有的日籍学生都不再呼喊。

日语的“卖国奴”就是汉语的“卖国贼”,你华人学生可以喊“打沉吉野”,日籍学生却不敢再喊。

相扑如同打仗,必须激发士气。“同文”队师出无名,就连中西功也喊不响了。这第二场,“同文”又败了。

一败再败的“同文”队,必须挽回面子。西里龙夫劝说日籍同胞:高级间谍无不拥有双重身份,对方把我们当定远,那说明我们已经成功地融入中国社会,我们索性甘作定远,我们理应“打沉吉野”!

冢下出战时,“同文”的呼声又整齐了,无论华生还是日生,都共同呼喊“打沉吉野”。

双方的拉拉队都理直气壮,双方的喊声也势均力敌,于是,口号的作用就下降了。擅长相扑的冢下,开始占据上风。

海军拉拉队领喊的和尚愈加疯狂,这边的韩霜却喊哑了嗓子,只能由龙子接替。龙子的汉语不够熟练,出口变成日语:“‘同文’加油!”“同文”队就跟着喊日语:“‘同文’加油!”

“打沉定远!”“同文”队不跟了,龙子喊错了口号,帮了对方。

“同文”拉拉队呼声混乱,海军队的和尚乘势起哄:“你们也是吉野啊,我们一起打定远吧!”

韩霜怒不可遏:“我们不是吉野,我们是定远!”

龙子相帮韩霜:“我们不是定远,我们是吉野!”

两个女生相互帮助却互相拆台,对方轰然大笑:“你们是中国队还是日本队?”

“同文”队自乱阵脚,冢下大怒:“我就是吉野!我就是日本队!”

两个吉野相斗,真吉野理直气壮,假吉野心虚胆怯,冢下又败了。

三战皆负,“同文”男生都不服气,不怨战将怨拉拉队。

“你们女生还不如和尚!”

“那你去当和尚好了。”

韩霜突然想到:“和尚不是出家人吗?日本的和尚为何同海军搅到一起?”

“爱国啊!”冢下衷心钦佩,“人家没有经过专业的间谍训练,却比间谍更间谍!”

韩霜听了掉头就走,中西功要去追,却被西里龙夫拉住:“你爱国,她未必不爱国。”

中西功顿时醒悟:间谍也有祖国!韩霜虽然自愿投入日本间谍学校,却深藏自己的爱国之情。

在东亚同文书院的宗旨下,华生爱国和日生爱国并不冲突,可现在日本要打中国了!每个同文学生,无论日生还是华生,都面临选择:“打沉定远”还是“打沉吉野”?

我怎么选择?

中西功报考同文书院的时候,脑海中充满对未来的憧憬。

日本是个不大的岛国,要想持续发展,只能面向辽阔的东亚大陆。那里有个古老的中国,自古就是日本文化的源泉。那里有个繁华的上海,引领东亚的时尚之都。能够官费留学中国上海,对于神奈川农家子弟来说,简直就是梦幻之旅。

生在日本,学在中国,中西功眼界大开。上海东亚同文书院由日本东亚同文学会举办,会长近卫出身贵族世家,以长远的战略眼光,为日本培养知华外交家。早年毕业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的洞井,继任院长后更有独到举措,特意聘请华籍教授,大量开设中华文化课程。

华籍教授薛有朋是洞井的老同学,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毕业,保送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又返回同文书院任教。深受洞井信任的薛有朋,在课堂上公开介绍社会主义,还带领学生课下接触中国左翼文人。这反常的教学方针,居然得到洞井的鼓励。日本军方天然倾向右翼,在中国只能结交军阀政客,而外务省还要了解中国的进步势力,进而掌握共产党的动向。

学贯中日的薛有朋,赢得日籍学生的高度尊敬,西里龙夫带头组织了一个读书会,围绕薛有朋研究社会科学。这个小组织积极联络上海文化人,《读卖新闻》记者尾崎秀实交游广泛,带大家认识中国作家鲁迅,拜访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史沫特莱还有个思维敏捷的德国记者朋友佐尔格。

在这个国际化的大圈子中,人人可以畅谈自己的思想,从无政府主义到马克思主义,百无禁忌。年轻的日籍学生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思想从东亚共荣转向国际共产主义。大家秘密串联,成立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支部。

以反共为宗旨的日本间谍学校,出现了共产主义的秘密活动,却并未引起校方的警惕。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中日双方都急需外语人才,同文书院毕业生异常吃香,还没毕业就被双方的特务机关借调使用。

白天在日本军政特务机关执行侵华反共工作,晚上秘密聚会讨论反侵略活动,同文书院的日、华学生又秘密组织“日本支那斗争同盟”,主动要求见中共党组织领导。

此刻,同文书院的洞井院长正忙于配合上海战斗,要求全体同文书院学生为海军陆战队作战地侦探!

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几个日本和尚挑起事端,日本海军陆战队随即发起进攻,中国第十九路军奋起抵抗,上海爆发战事!

寸土寸金的上海,划出敌对的战线,自由来往的租界,筑起严密的封锁线。此刻,能够往来两军之间的侦探,只有同文书院学生了,这里既有日生也有华生。洞井院长将日华学生混编成组,统统派出做侦探,战地实践,就是最好的毕业考试。

一对情侣互相扶助,从日界逃往华界。走出日军封锁线的时候,中西功用日语报告;进入华界封锁线时,韩霜用汉语解释。两次都顺利通过,两人亲切地挽着手,互相欣赏。

接近十九路军驻地的时候,韩霜犹豫了。这次执行洞井的侦探任务,韩霜相当积极,其实背后另有任务,把十九路军的策反传单带入日本租界。同行有个日本人也好,可以掩护自己,可不宜将其带入十九路军驻地,他是日本特务啊!

中西功也在犹豫,此行负有日支斗争同盟的秘密任务,把反战传单带回日租界。可同行有人,不好隐瞒。这韩霜也许是个抗日分子,不如向其说明?

“韩霜,我好像记得,是你带头呼喊‘打沉吉野’?”

“我那是为你鼓劲,可你不肯‘打沉吉野’。”

“不是不肯,是不能。”

“到底是日本人啊!”

话不投机,两人分道扬镳,各自去取自己的传单……

冢下和龙子编为一组,在日本海军陆战队做翻译服务,秘密任务是反间谍,抓捕潜入日军破坏的中国间谍。每个小组都是日华混编,唯有冢下这组不同,这家伙不讨华人女生喜欢。冢下也乐得同龙子合作,出身贫寒的冢下,能够接近贵族小姐,不当间谍有这个机会吗?部队士兵大多是冢下这样的贫家子弟,但冢下不愿答理这些头脑简单的大兵,冢下的任务是防止他们受敌策反!

那龙子却毫无贵族小姐的架子,高高兴兴走下战壕,为士兵端水送饭。如果士兵邀请,还会献上一支歌。龙子很有语言天赋,到了大阪士兵中就唱大阪歌,到了北海道士兵中就唱北海道歌,还能介绍几首中国歌曲,简直成了战壕歌手。

冢下顾不得欣赏龙子的歌声,战壕里面有案件!

认真检查后勤送到战壕里的每一份干粮,每一壶水,防止中国奸细下毒,这一查,没有发现毒物,却发现了传单。这些日文印刷品夹在军需用品中,不注意还以为是说明书呢。

冢下赶紧收缴了所有的非法传单,又不动声色地展开侦察,终于发现,这些夹有传单的军需品是韩霜送来的!当场抓捕,人赃俱获。冢下的首次反间谍行动无懈可击,就连嫌疑人韩霜也无言以对。冢下早就怀疑同文书院的华生不忠诚,这韩霜曾经带头呼喊“打沉吉野”。

这时,中西功却说:这些东西是我交给韩霜的,我又是从海军仓库领来的,我和韩霜都是经手,并非有意夹带。

冢下只得放过韩霜。你不相信华生,却不能不相信日本学生,日本人个个矢忠天皇,绝不会当卖国奴。

韩霜十分感激,却依然不敢相信中西功。一个日本人,怎能支持中国人抗日呢?他出面掩护我,一定是出于男生对女生的同情,日本男人也是男人啊。

放开不等于放过,冢下继续监视韩霜,而且是半公开的监视。在这种严密的监视下,任何间谍都无法继续活动,如果这时传单停止出现,依然证明传播人还是韩霜!

可是,传单继续出现在战壕里,而且越来越多。冢下不知,这是中西功所为。同文书院的课程水平很高,不但有间谍,也有反间谍,甚至还有反反间谍。中西功接替韩霜继续密发传单,就击破了冢下的反间谍伎俩。

中国的策反宣传,居然能够潜入日军的战壕!这前所未有的成绩,应该归功于内线。中共秘密情报组织中央特科,高度肯定“日支斗争同盟”的工作。实践证明,日本人也不是铁板一块。特科领导指令薛有朋:相机行事,在日本人中发展隐蔽力量。

文质彬彬的薛有朋,在上海日租界鼎鼎大名,留日归来的经济学家。人们不知,这大学教授又是中共秘密情报干部!熟悉日本国情的薛有朋,在组织内部负责对日工作。薛有朋认为,日本的工农群众受到资产阶级的压迫,日本的知识界也有许多进步分子,我们完全可能在驻华日本人中发展自己的力量,从内部破坏敌人的堡垒。但更多的中国同志却说,你的工作对象是日本间谍学校的学生,他们个个善于伪装,你要防止拉回特洛伊木马!于是,薛有朋只能修改工作方针,把发展改为利用。先利用这些日本人开展工作,以观后效。现在后效已经证实,薛有朋打算,立即发展中西功等加入秘密组织。

正在这时,中西功那边却停止发放传单了。这又使薛有朋犹豫起来,以往的行动虽然表明了政治态度,却并非生死考验,这些日本青年可靠吗?

战壕里的中西功,正在观察传单的效用。

“天下无产阶级是一家,武装保卫苏联!”

“日军弟兄们,掉转枪口去打日本的资产阶级!”

这样的传单,日军士兵看一眼就丢下,根本不懂。他们接受的教育是:打下中国,日本就有无限的发展空间,日本就不会再有穷人。你的口号没有提供更加现实的利益,凭什么说服他们?

冢下也发现这些传单不起作用,索性放弃追查,乐得和大兵一起欣赏龙子的歌声,这歌声使大家想起亲爱的家乡。

中西功也在听歌,冢下听得如痴如醉,中西功却听得发聋振聩:龙子歌声的破坏作用大过传单!

听了龙子的家乡歌,士兵纷纷赶写家信,强壮从军去,家中父老怎能吃饱肚子?听了龙子的中国歌,士兵眼里添了几分温柔,开枪不打老弱妇孺。

中西功质问冢下:“你总是爱怀疑,你能怀疑韩霜是中国奸细,可你能说龙子也是中国奸细吗?”

冢下当然不敢怀疑龙子,贵族资产阶级小姐,不会盼望日军掉转枪口。要怀疑还是怀疑你中西功,你家穷!

穷家出身的中西功,知道穷家出身的士兵心里想什么。

薛有朋接到中西功改写的文稿,不得不承认,这比以前的传单更有说服力。

“日军士兵弟兄们,你的长官在骗你们。你在外国打仗丢了命,家乡父老就没了依靠。”

从事秘密工作,既要严格执行上级指令,又要善于独立行动。这中西功对策反工作如此用心,看来是个可造之才?

战壕里又来了传单,冢下连看查都懒得看,连收缴都懒得收。可是,那些没文化的大兵却来了兴趣,偷偷摸摸地互相传看。

冢下抓过来一看,这传单句句说到日本人心坎上,比龙子的歌声还厉害!

冢下凑近中西功,小声通报:“我发现大间谍了,这传单的撰稿人,肯定是个卖国奴。”

“卖国?”中西功不屑,“你先搞清楚谁在卖国吧。”

你的立场在哪边?冢下敏锐地感到,这个卖国奴也许同中西功相关。

中西功的老家在农村,自然就会同情无产阶级。中西功喜欢学习中国文化,在相扑比赛中高喊“打沉吉野”。中西功私会进步文人,关键时刻帮韩霜开脱……

深夜,一伙人突然闯进同文书院,抓走中西功。

同文书院是大日本帝国在上海的间谍堡垒,连中国政府都管不了,谁敢滋事?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特高课警察,专责监控上海日侨,同为外务省管辖的同文书院也不能例外。特高课接到同文书院学生冢下的密报:同文书院学生中西功是中共间谍!

冢下的忠诚,并未得到应有的回报,同文书院师生谁都不信。韩霜找到龙子,声明那些传单都由自己经手,与中西功无关,而后就不辞而别。龙子向洞井报告,冢下其人心胸狭隘,嫉妒成绩更好的中西功。洞井也认为,自己器重的学生不会背叛恩师。中西功喜好中国文化,中西功会见进步文人,那都是遵循洞井的教导。你不接触共产党怎么了解共产党?你不了解共产党怎么侦察共产党?

经过洞井的斡旋,领事馆特高课释放中西功,由同文书院作退学处理。

中西功提着行李,孤独地走向轮船码头。脱出囚笼,却毫无庆幸之感。初次从事秘密活动就被识破,不成功啊!返回祖国,却并无喜悦之情。这上海已是第二故乡,舍不得离去啊!

远方跑来两个人,西里龙夫和龙子。这时分还有同学敢来相送,中西功感到由衷的欣慰。

“请你们留在上海,替我完成学业吧。”

西里龙夫是同志,知道这学业就是日支斗争同盟的秘密使命,帮助中国反抗侵略。龙子是同学,认为这学业就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一辈子也学不完。

三个同学亲切告别,不知远处还有两个同学。

冢下决不相信中西功,暗中跟踪到码头,侦察谁来相送中国间谍。没想到送客的居然是两个日本人,若非其中还有龙子小姐,冢下又要怀疑那个西里龙夫了,那家伙曾经劝说大家“打沉吉野”。

韩霜应该来送中西功,关键时刻敢担当,这男人真够男人。他要不是日本人,我就嫁给他!可韩霜又不敢露面,自己已经被日本特务监视,不能连累好朋友。

中西功依依不舍地告别两个同学,走上轮船的踏板。登上轮船又回头遥望,只见西里龙夫和龙子的身后,还有两个身影,一个是韩霜,一个是冢下。

别了,别了!无论是朋友还是对手,你们都是中国战场的同事。今后,我的战场在日本。

海波荡漾,船行东方。海水越来越蓝,海水越来越暗,大洋水深啊!那大洋深处的祖国,正在镇压共产党人。我在这个时候回国,还不如留在中国呢……

“中西君!”突然听到有人招呼,回头就看到尾崎秀实。

有同志同船,这回程不会寂寞了……

主楼,为了读者好看本帖,希望各位只顶勿回!!!

记住从2楼往上看。

接着楼下还会有继续连载,请随时关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