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人近日在“港人讲地”发表文章《world's finest》,力挺“占中”香港执勤警察,现摘录如下:

这些日子,特地去占领地看了几回,由街头行到街尾,沿车道步上天桥,听学生说道,看警队布防,一页页青春在眼前掠过,那是一个时代的脸孔。

忘掉制服,避开雨伞,你会发现,街上站的、坐的,都是同一代人,因这场运动,却壁垒分明地走进两个对立面。

十八岁入学堂的警察,毕业出来落场迎战,跟场上的学生,年龄相若,甚至比他们更小。受过机动部队训练的,即使多几年历练,顶多二十来岁,场内场外,原来都是同一辈年轻人,可是我们却对他们有不一样的宽容。

学生霸路、冲击,大家说,学生来啫;警察防守、护路,大家痛骂,干么用暴力?

大家说占领地的年轻人为追求民主,一腔热血,为甚么没有人说少壮警员为守护我城显碧血丹心?

你说自己坚守街头一个月,他们何尝不是,你至少可以低头打机,他们却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护你。有人甚至凉薄地说:“他们,出粮的!”好,就试试换转位置想一想,每个月给你三万元好不好,你给我天天站在街头被人辱骂、嘲笑,动不动就被兜口兜面近距离挑衅式拍照、录像、问候娘亲,不准还口还手,不得动气、不可动武,请问,你愿意不愿意?

十一年前一场沙士,香港医护人员没一个逃兵,人人紧守岗位、对病人不离不弃,结果为香港医疗队伍“省”了个靓招牌。今日,香港再爆发一场侵袭人心的瘟疫,药石无灵,城市以光速崩坏溃烂,幸亏有坚韧警队,守护我城,延缓败坏。

一个月了,没人命伤亡,无血光之灾,忍辱负重的香港警察,不但为小城警队“省”靓招牌,那种克制,那份修养,已超越亚洲最佳,相信可进世界第一之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