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这两天很忙,我要看孩子,还要看门,还要忙别的工作,很艰辛。看到生活的艰辛,我想起做人的艰辛,又想起我现在,——喝的醉醺醺。——生活的无情,逼得你有时候不知道该如何腾出空来,讲一讲感情,陶冶一下情操。

在终于停下来之后,我打开了电脑。按照我的习惯,我写的东西,既然上到网上,我就要对它负责任,所以我打开了我最近写的文字,其中有一篇:10月将逝,最后一次再说说QE吧......其实,我真的不想再说QE了。——我恶心的想吐!

我这个人,不羡鸳鸯不羡仙。或者可以说:不信鸳鸯不信仙。我不相信超人的存在,除非我亲眼看见过超人或者我就是超人。我曾经测试过我的智商,高达90还多!(多吧!吓你一跳吧?)。哈哈!——我是一个智商在正常人范围之内的人,——我骄傲!

关于QE,我现在看见QE, 已经觉得很恶心了。说绝实话:不是亲爱的读者您,而是智商太高或者智商太低的人,让我对QE很是恶心。

我曾经从不懂,到现在依然是不太懂,跟踪观察学习了QE。然后我搞明白了:QE,你原来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可是打开铁血网,有些人:包括智商太低和智商太高的人,——总之不是一般人,他们告诉我:你理解的是错的。我一听就崩溃了:这一回,我又错了?

还好,我还是学习过一些政治经济学的知识的,只是很不幸,我学习的政治经济学的知识,是由中国很多人都认为很可笑的马克思传授给我的,于是我就在想:在中国,既然这么多人都嘲笑马克思,既然这么多人都崇拜凯恩斯,那我学的东西,搞不好还真错了。于是,我就检讨了很多,我做梦,还梦见了亚当斯密和威廉配第。但是这两个先生 看见我,但微颔之.........于是,我又不自信了........

我按照某些被人誉为大神的人的指导,看了QE,看了剪羊毛,看了广场协定。看完之后,真是你不说我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这他娘的这三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有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起了一个词儿:狗带嚼子胡勒!

为了这三个词儿,我查了很多资料,但是除了TIEXUE,除了某些大神,我很难得在一篇文章里,看到QE就是剪羊毛,更没有类似于广场协定的字眼与之共存。于是我就很感慨了:我的智商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我不会穿越!

唉,孩子,都是QE把你害了!

但是,我至今很庆幸:对于铁血的QE,我从盲从,现在变的根本不信了。我还更加庆幸:当有人告诉我了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东西叫做QE,还有一个东西叫做广场协定,还有一个东西叫做剪羊毛。当他像打毛衣式的把这三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串在一起说以后,我就很庆幸:幸亏他们把这三个词串到一起说了,否则,我还真就信了。

大神们还信誓旦旦的预言了某些事物的出现,所以我依然在等待,在等待我原本也就不相信的事物而大神们说肯定会出现的事物的出现,只是在他们出现之前,我还是很有自信:他们根本就不会出现。他们就像大神们预测日本要殖民澳大利亚一样不会发生!(你说像这样的人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成神的呢?我说:不是他们神,而是TIEXUE太神!)

我有理由纳闷:在TIEXUE,大神是怎样炼成的呢!——很幽默!对吧?

孩子,别让QE把你害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