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10月31日:前乌国防军副总参谋长:北约援助非所需

评:北约没有给乌克兰政府和人民足够的帮助和支援,首要责任就是奥巴马这样领头人太软弱,奥巴马的行为,就像个叛徒,很可耻。普京在乌克兰内战方面走得很远,不用说北约要给予对等支援,连基本的常规武器都没提供。让追求进步的倒霉的乌克兰人苦苦地孤身奋战是可耻的。 并向宁死不屈、并给予俄罗斯侵略军以重创的英勇的乌克兰军民(可信的资料显示,俄罗斯已经运回4000多具“货物200”即被击毙的俄罗斯士兵尸体了,还没算上被击毙的乌克兰本地叛军),表示敬意!

2014年10月31日10:12 第35期

作者信息 孟秋

新浪特约撰稿人

伊戈尔-罗曼年科中将、乌克兰国防军原副总参谋长、乌克兰总参军事学院教授10月中旬对新浪网介绍了乌克兰政府军应对当前国内危机的形势。他说,“在俄罗斯人看来,北约所做作为,它给我们提供的就像一个笑话,根本没法影响到俄罗斯目前的战略计划。”独家访谈实录见下:

军事力量因军费开支不够遭削弱

问:目前乌克兰军队针对东乌克兰的局势采取了什么战术?

罗曼年科:这不光是什么战术的问题,而是战略的问题。我们可以从三个层次上来讲述这样的战略,从军队到战役本身说起。在顿涅茨克,现在发生的是一场“混合战争”,即混合了各种特点的战争,具备各种维度。

现有的资料可以证明,我们的确预测到了这种“混合战争”的各种可能性。但是我们完全没有做好应对这样战争的准备。我们对各种各样的战争做了充分的研究和论证,预测到了有这样的战争模式。但是,我看到的主要问题发生在我们军队内部——也许不光是军队,也出现在警察队伍以及一些高级官员身上。他们跟我们现存的敌人俄罗斯有着良好的关系。我们的前国防部长就是在俄罗斯受的教育,我们的前内务部长、特种部队指挥官、安全部队指挥官和俄罗斯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这些人的存在,由于政权由这些人掌握,乌克兰的军事力量一年年受到削弱。我们的军费开支一直不够。

是的,军费上升了,但这是因为通货膨胀的原因才升高的。但是警察队伍却得到了加强。亚努科维奇政权时期,整个乌克兰就像个警察国家。军队只得到了应有军费的一小部分,结果带来军队战斗力的下降。苏联解体的时候,乌克兰大约有100万人的军队。现在军队的人数降到了16万人,还有4万名文职人员。而警察的人数则增加到了30万人以上。警察越来越多。我们还增设了内务部队,用于边防。这导致军队无法执行对外作战任务。

但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我要说,毁掉了乌克兰军队的人包括历届乌克兰的领导人,从克拉夫丘克到库奇马,再到历任总统。错误的第一步是在布达佩斯备忘录签署之后,我们放弃了所有的核武器,包括战略和战术核武器,以及所有的中程导弹。我反对这种做法。那时候我还是基辅军区的防空旅旅长。

乌军无法战胜俄军

问:我想知道的是“叛军”是否非常熟悉各种战术,如侧翼包围、隐藏以及各种游击战术?作为军事专家您有什么看法?

罗曼年科:你必须知道这场战争的某些起因,我才能继续跟你说战术。我们在布达佩斯备忘录当中承诺放弃射程在300公里以上的中程导弹。所有的相关武器都拆除了,或者卖掉了。从布达佩斯备忘录开始,普京不断地制造新武器,更新部队的装备,武装更多的军队。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遭遇了这场“混合战争”。我们面对的敌人不是乌克兰分离主义者,而是用小队编成的、用现代化武器武装起来的、在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指挥之下的军人。这些军人不仅受到俄军总参谋部的指挥,而且最近在卢甘斯克、顿涅茨克以及伊洛瓦伊斯克的战斗结果证明,他们来自俄军。另外一部分人是来自俄罗斯的雇佣军。

问:您可以提供一些参战俄军部队的番号吗?

罗曼年科:主要参战的俄军部队是伞兵,第76普斯科夫空降师。还有一个坦克旅。他们把自己的军队标志和番号都去掉了,伪装成“志愿军”,或者说是雇佣军进入乌克兰领土作战。我知道这一切,这是因为我是在苏联时期的莫斯科军区开始服役的,而且刚一开始服役的地方在(紧靠东乌克兰的)罗斯托夫。我出身于军人家庭。从12岁到16岁接受的是军人教育。我在四个地方接受过军事院校的高等教育。一个地方是在白俄罗斯的明斯克,另外一处是在如今(俄罗斯)特维尔的加里宁军事学院,然后是在乌克兰的总参军事学院接受教育。之后才在乌克兰的大学当中接受了民事学科教育。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坦克旅是怎么进入乌克兰领土了。他们说要在罗斯托夫举行一个军事演习。军人们接到通知要进入演习阵地。他们无法不执行这个命令。任何拒绝执行命令的军人都要被送上军事法庭,判处7到9年徒刑。军人们出发前需要在两份文件上签名。第一份文件宣布断绝与俄军的一切联系;第二份文件是他们将“志愿”加入所谓的“新俄罗斯军”——就是在东乌克兰作战的武装分子的名称。军人们不能拒绝这样的做法。签署文件之后,他们就作为“志愿军”全副武装开入乌克兰。

只有在乌克兰的土地上发生交火之后,这些军人才知道,他们真的加入了作战。这不是和什么遥远的外国作战,而是和乌克兰人作战。大家彼此了解。对手听得懂俄语,说得也很不错,手里还拿着同样的武器。这些军人们非常了解这里所发生的战争,知道对手是乌克兰人。没错,他们应该支持普京的政策,但是他们本人并不想死在乌克兰,并不想作战。他们当中有些人的亲属就在乌克兰。当战死和负伤的人被送回俄罗斯之后——我们用在阿富汗使用的军事术语称之为“货物200”或者“货物300”,前者是指阵亡的人,后者是指负伤的人——这种心态就更加明显了。它带来了俄罗斯人在心理上的波动,并导致了对战争的厌恶情绪。

在9月,俄军在东乌克兰使用了除大规模空袭和导弹袭击以外的所有常规战争方式。他们使用了重炮等地面武器进行作战。偶尔他们会使用空军,也出动过一两次固定翼战斗机。直升机的使用比较频繁,用于攻击乌克兰地面部队。

问:使用了什么样的飞机?

罗曼年科:使用了米格-29战斗机,米-8,米-24和米-28直升机。他们还使用240毫米口径自行迫击炮,叫做“郁金香”。这个是可以发射核炮弹的武器。你好好看看这些武器,再想想乌克兰军队所拥有的武器,你就知道在前线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描述了这些武器,接下来会说说这场“混合战争”当中所使用的各种战术。敌军使用了“叛军战术”来对付乌克兰军队,加上各种各样的常规兵器的使用,使这场战争呈现出各种作战元素混杂的场面。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在东部遭遇了这种战争状态,但是很快就适应并学会如何对其进行反击。我们解放了由恐怖分子控制的2/3的土地。敌人控制的土地只及春季时他们控制土地面积的1/3。但是他们仍旧掌握着大城市,特别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乌克兰军队本来可以赢得这场战争。是的,乌克兰军队参加了战争,并且本该赢得战争。但是乌军无法和俄军作战。在过去半年里,乌军在世界军队作战能力当中的排名由22位升至21位,但是仍旧无法和俄军较量。俄军的作战能力排名是世界第二。就军队人数而言,中国的人数是世界第二,俄罗斯是第三。我们没法和这样的军队作战。排名第21位的军队没法战胜排名第二的军队。

普京无法预测

问:在战斗中使用了什么样的“叛军战术”?比如说,在郊区作战,采取了保卫城市的作战方式?

罗曼年科:没有什么比战争本身让我们进步更快了。我们对这些战术并非不了解,比如使用无线电监听这些技术,我们都知道。但是在技术上我们不如俄军。比如说坦克。我们使用的T-64坦克不是俄军T-72坦克的对手。我们在某处作战的时候,俄军可以迅速调动最精锐的部队投入战斗,我们就做不到,不是说我们不知道相应的技战术知识。从战争当中我们首先了解到的就是需要重建我们的军队。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将我们的军事技术装备从军械库里取出来,整理好装配好,然后送到前线。这些装备是我们的,但是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其次是我们需要从境外紧急购买一批亟需的装备。

问:现在乌军最亟需购买的装备是什么装备?

罗曼年科:要购买的装备说起来比较复杂,但是大体上包括两类关键装备,第一类是侦察类设备,可以发现敌踪,然后向敌人发起打击,例如无人机。第二类是数据传输设备,可以通过雷达装置或者无人机远程传输信息的设备。

问:就像数据链这样的东西?

罗曼年科:对的。数据链是其中之一。当然不仅仅是空中数据传输,也包括地面数据传输。所有这一切数据传输设备,能够精确定位目标位置,提供给……例如炮兵最新的目标参数。确保一次攻击就能击毁目标。现在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往往要发起十次打击才能达到目的。所以我们也需要精确打击系统。

问:例如联合攻击弹药之类的吗?

罗曼年科:事情就是这样:这一头是指挥部,那一头是进攻位置。只需要指挥部掌握准确的信息,发出指令,进攻位置上立刻发动一次打击,达到作战目的。也许应该叫精确制导武器吧。我们有一点这样的武器。

问:那么乌克兰军队缺乏常规弹药,如子弹和炮弹吗?

罗曼年科:我们现在的兵工厂在开足马力生产常规弹药。有限兵工厂在苏联解体之后关闭了,现在重开,日夜开工。不但生产各种弹药,也进行武器的维护和更新。

问:几个星期前,据说北约向中东欧国家,如保加利亚、匈牙利等国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将库存的苏式武器提供给乌克兰军队。您是否能对此进行确认?

罗曼年科:我们在各个军火市场搜寻所需要的现代化武器。但是我们不缺乏苏联时期留下来的老式武器,我们不需要来自境外的苏式武器。

问:那么现在满天飞的雇佣军传闻又是怎么回事呢?俄罗斯使用了雇佣军,乌克兰就没有使用雇佣军吗?

罗曼年科:在我看来,雇佣军出现在战场上确实是一个问题。使用雇佣军当然是不对的。但是军队的指挥官们也无权干预这件事情,连政府也没法改变这趋势。它展现出乌克兰社会的爱国热情。它是“麦丹”运动的延续。我们无法阻止人们走上战场。在中国好像也有过类似的事情,除了普通人参军打仗之外,老百姓也自发组织起来参加战斗,打击入侵本国的侵略者。乌克兰也是这么做的。

问:那就是说,如果谁想去战斗,就去战斗吧。政府不会阻拦你。

罗曼年科:对的。考虑到战争双方的潜力,我们作为乌克兰的军人,指挥的只是一支精干强悍但是规模较小的军队。但是当战争升级之后,我们可能会遇到一支比我们强大得多的军队,例如俄军,那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战争将可能不是军队与军队之间的战争,而是我国人民与一支强大的军队之间的战争。这时候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把老百姓武装起来。

问:这么说乌克兰军队也可能考虑到了俄军向第聂伯河以东地区进军的可能性了?

罗曼年科:我们没法预测普京到底想要走到哪一步。他是不可预测的。所以我们会考虑到他可能会走到这一步(向第聂伯河以东进军)。现在我们在顿涅茨克实现了停火。真正交火的地方只有三处:顿涅茨克机场,迪巴伊茨维尔,一处非常重要的铁路会让站,位于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之间);第三处是马里乌波尔。我们现在正在坚守顿涅茨克机场,这是因为我们已经丢失了卢甘斯克机场。如果再丢失顿涅茨克机场,那么将会导致战略局面非常被动。俄罗斯就会用飞机直接把军队投放到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机场。

马里乌波尔在地理位置上也非常重要,它可以打通从诺沃佐夫斯克(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乌克兰亚速海城市)到克里米亚的道路。到了冬季,普京将在克里米亚面临困难的局势,尤其是在补给和供应问题上是如此。

北约援助“就像一个笑话”

问:乌克兰军方有无考虑增加与北约的军事合作,这样能够迅速地、大幅度地增加本国武装力量的作战能力?

罗曼年科:有个说法,说我们没法依靠上帝,得依靠自己过下去。最近一次的北约峰会上面,我们投入了极大的外交精力,请求北约尽力向作为“和平伙伴关系”国家的乌克兰提供所需要的帮助。北约没有对此作出回应。波罗申科总统到美国去,提出了相关的请求,奥巴马总统没有回应。你看,一个军事集团,一个强大国家都不理会我们的请求。我不知道我们能够从他们那儿获得什么。在峰会上,他们说不能提供杀伤性的武器,只能提供一些非武器类的装备,睡袋枕头和一些食品什么的。但是你光靠枕头怎么能够挡住俄罗斯人?

问:这么说不会有乌克兰与北约之间的军事演习,情报共享和人员培训之类的项目了?

罗曼年科:我们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他们给的东西很少,而且不是我们所需。我作为信息的源头,不能给你更多详细的东西。但是在俄罗斯人看来,北约所做作为,它给我们提供的就像一个笑话,根本没法影响到俄罗斯目前的战略计划。

问:乌克兰会不会考虑动员预备役力量,向东乌克兰前线增兵?

罗曼年科:我们已经三次征召预备役士兵入伍了。但是目前的情况并没有达到全面动员的地步。如果要进行全面动员,我们需要宣战。这一点因为政治原因是不可能做到的。我们征召预备役人员,仅仅是向部队增派一些有相关技能的专业人士而已。

问:最后一个问题。在六七月间,乌克兰军队进展很顺利。但是在8月份,一些所谓的“小绿人”出现了,导致乌克兰军队被阻挡在顿涅茨克郊外。您能确认这个信息吗?

罗曼年科:我们不是被阻挡住了,而是决定停下来。8月份的时候俄军部队进入了乌克兰。所以我们的进攻停下来了。如果俄军不进入乌克兰领土,我们在两到三周之内就可以获得全面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