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是70年代的事、72年的几月几日以记不起了、我们的驻地是在镇海县的赵宝山下、当时赵宝山是军事禁区(听战友讲现在是景点了)、有战备坑道和战备物资(当时国际国内环境全国都讲备战备荒)、为了防止敌特和坏分子的破坏、所以闲杂人员严禁入内、有一天(据体日期记不起)吃了晚饭后的第一班岗是我、我在部队步枪冲锋枪基本可以讲弹无虚发、手枪没掌握、我们连队站岗都是用手枪、也就在这班岗、天刚黑能见度还可看到六七十米远、就在这时突然有一男人往禁区里闯、我站岗右侧两个长条型水池(当地居民和我们部队生活用水)、两水池中间为公路直通赵宝山深处(禁区里)、这人进入两水池中间的公路入口处继续往里走、当我发现他要硬闯军事禁区时、就高声命令他站住、连呼几声他都不执行命令站住、反而小跑了起来(整个水池段直线公路有120来左右)、我感觉有点问题、拨出手枪子弹上堂瞄准那人、此时感觉这手特别的沉重、心情也同样很沉重(真实)、我就想我这么一勾板机你这百多斤就魂不附体了、只感觉手指僵硬、狠不下心来、心里想那是个活人啊、别把他打死了、打腿吧、就降低准星缺口瞄准那人大腿、但还是犹豫不决没打响那一枪、此时人以进入禁区里以是手枪的射程以外了、只有拉响警铃报警、队长派三个人带枪进去把他抓出来送镇海县公安局交地方处理去了、队长当时把我狠批一顿 、问我“为什么不开枪?”我心里想、那是个活的啊、我一开枪他不就变成死的了、没正面回答、我只是支支吾吾的说跑得太快了、掩盖了真相混过了关、我后来想这当刽子手还真得要有胆量和有勇气才行啊、真枪对真人放响第一枪这确实是一个关呀、心肠软心志弱是经不起这个考验滴、这是我的真实体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