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三部曲之一:明灯霍查和他的50万个碉堡

明灯霍查和他的50万个碉堡

原创: 抛玉引砖

在遥远的60年代,某个人民穷的揭不开锅的国度,为了防止苏修和帝国主义的进攻,在外国专家的帮助下,共计修建了50万个从未使用过的碉堡。这个国度是哪里呢?你是否会奸邪的一笑,难道是说……兄弟,你错了,这回我说的是一个叫做阿尔巴尼亚的国家。

伟大的阿尔巴尼亚人民曾经拥有一盏伟大的明灯,不怎么省油,叫做霍查。霍查的学生时代在法国镀金,以共运领袖的身份回到祖国后,于1943年成为领袖,号称阿尔巴尼亚的明灯。我们大海航行靠舵手,人家是靠明灯。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火药桶巴尔干半岛的一个小国,当时的人口约250万,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直到80年代,牛车仍然是这个国家主要的交通工具。就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国家,却在60年代倾举国之力修建了50万个高标准的,能抵御重磅炸弹攻击的钢筋混凝土碉堡,全国平均5个人一个!

诸位看官一定会问,霍查同学这么疯狂的干,难道是五道杠在手,抑或在西红市的精神病院唱过红歌?

我们经历过的备战备荒解放宝岛的父辈一定有类似的疑问。其实不难理解。不妨818霍查同学的铁腕史。

1944年底,阿共(劳动党)政权建立后不久,霍查就开始个人膨胀,独断专横。党中央的第二号人物佐治密谋逼宫,霍查毫不留情,把佐治党羽16人全部逮捕,并以以企图暴力夺权等罪名处死。清除掉反对的声音后,霍查同学的地位得到了巩固,但仍有杂音。尤其是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石破天惊的秘密报告出台,让东方、西方指望接斯大林衣钵的几个领袖很是惶恐,霍查算是其中之一。党内暗流涌动,有人提出了要给被处决的佐治等平反,并指责霍查搞个人崇拜,以及国内搞特权阶层的享受,而一般人们连衣饱问题都还没有解决等。霍查同志的解决办法是,在会议的出口,由最得力的亲信谢胡指挥内务警察埋伏在暗处,将一个个的反霍查的党内人士直接送进监狱加以蒸发。

这么干尤有不快。在1956年,霍查在北京拜谒给予了阿尔巴尼亚举国援助的领袖,领袖问霍查,你们是否发表了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的讲话,霍查反应神速:“没有,将来永远也不会这样做”。这个回答,立即获得了领袖的赞赏:“你们做得完全正确,我们也是这样做的。”得到了鼓励的霍查同志回国后,不再犹疑,立马下令处决了连苏联都保举的政治犯达利、盖加夫妇(达利是1944年首都地拉那的解放者,盖加则是有名的女游击战士)。在枪决盖加的时候,她已经怀孕六个月,她抱着肚子喊道:“不要杀死我的孩子,它已有生命了”。回应她的却是霍查冰冷的子弹。

杀人并不完全是暴力活,也是技术活。没有一定的恐怖氛围,没有哪怕是莫须有的理由,对于霍查们来说,是杀不痛快的。在太平盛世中,你要编造那么多的“资产阶级代言人”“党内叛徒”“里通外国”之类的借口,那是很难让人相信的。霍查同学从中国学到了搞战备搞运动来制造氛围的高招,立马回国落实。没有敌人,我们就制造敌人出来!

于是,霍查同学开足马力,扬言苏修、美帝忘我之心不死,要立足于早打、大打,全国人民开建碉堡!钱从哪里来呢?东方领袖大笔一挥,正值数千万人饿死时节的东方大国,价值100多亿人民币的援助、6000名工程专家陆续到位。于是乎,霍查同学以250万人的小国之力,建起了5人1碉堡的国防奇观。群众修碉堡,党内抓敌人,上下齐心,一片和谐。1974年,在党的五中全会上,霍查以“军队的破坏者、阴谋家、叛徒、敌人”之名,清洗了老资格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巴卢库。1975年,在党的七中全会上,霍查又以“经济反党集团”之名,清洗了主管国家经济的政治局委员阿布杜等人……经过几十年如一日的清洗,建国的功臣元老终于死伤殆尽,只剩下霍查和他的亲密战友谢胡。

终于,连硕果仅存的谢胡也要“叛国”了。1981年,霍查宣布政府总理谢胡是南、苏、美 “多国间谍”。随后,谢胡自杀。

直到霍查1985年挂掉,他的50万个大碉堡没有迎来一个真正的敌人,它们年复一年的躺在这个国家的怀抱中,为各种动物提供高级居所。但这50万个碉堡却成了打击敌人的冰冷借口,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叛徒”的离去。它成了他们天然的墓碑。

1991年,阿尔巴尼亚和平演变。1992年5月5日 “烈士节”前夕,愤怒的群众冲进 “祖国烈士陵园”,将最显赫处的霍查墓穴挖开,遗骸挫骨扬灰。明灯终于彻底熄灭。霍查同学没有葬在伟大的碉堡中,不知道会不会遗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当年中国的三线建设是为了防备苏联的突袭,结果苏联人没打过来,是不是就说当年的三线建设是劳民伤财的愚蠢政策????

当年中国勒紧裤带研制成功两弹一星,到现在除了卫星有用,原子弹、氢弹从来都没实战过,是不是也是劳民伤财的愚蠢政策??

事后诸葛亮谁都会,但拿出来舔摆就是傻逼!!!

霍查的碉堡,鑫家的核弹,都一样,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编造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谎言!制造一个子虚乌有的危险!欺骗了人民。让人民贫穷着、饥饿着。自己却脑满肠肥着,让自己的脚过度负重。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