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空荡的原野:‘苏格兰独立公投’一石九鸟

本文所谓‘新大英帝国战略’指美英势力在最高战略层面上做出的一组总和性的战略设计,而‘苏格兰独立公投’正是美英势力在这一战略路线上的第一次正式落子(从2009年11月30日苏格兰政府发布白皮书,到2012年10月15日英国首相与苏格兰首席部长签订准予公投的《爱丁堡协议》,可谓‘拈子’阶段。本次‘9.18独立公投’可谓正式‘落子’)。由于美英势力还要把‘这一大战略’与‘这盘大棋局’结合起来,生成具体的战略、战术设计。那么本文就把‘苏格兰独立公投’(事变)及由它正式摆出的‘新大英帝国战略’(设计)统合起来考量,从ABCDEFGHI九个方面-层面出发做出分解,随后我们才可看懂‘2014秋冬大棋局开阖’……(ABC为宏观线索,D为核心路线,EFGH为具体路线,I为一个特别策略)

……………………………………

<第一节> 三条宏观线索:A借尸还魂,B瓦解战略,C挪移战略

既然欧洲大陆选择统一,正在走向典型的‘地理-地缘国家’,且这个‘第四帝国’的潜力明显超出美帝国,且美帝国无法规避这盘‘褫夺棋局’(在全球力量的支持与安排下,‘让欧元褫夺美元霸权’成为‘这盘大棋局’的基础和支轴,随之就是‘欧陆帝国’全面取代美帝国),那么伦敦就反其道而行(也就更有机会反其道行之)——复辟-复活‘新大英帝国’,以伦敦(英格兰)为首构建一个非传统地理-地缘意义上的新型的‘邦联国家’或者政治上相对松散的‘超国家联盟’。如此,美英势力可望在三条宏观线索上做文章:A借尸还魂,B瓦解战略,C挪移战略

A路线:借尸还魂

如果美英未能守住‘这盘大棋局’从而全球迎来‘后美帝国’时代,美英资本仍然可以把‘新大英帝国’作为寄体——

1.争取让它继承美帝国的更多遗产乃至大部分遗产,包括军事遗产、科技遗产,或者也包括‘版图遗产’。如此,‘破局美元霸权’(意味着全球社会解除美帝国单极霸权)将难以达成预期效果。

——则全球社会的破局意愿减轻,霸权美元的防御压力减轻。

2.进一步地,英镑要争取与欧元分割货币霸权,即迫使海合会在出炉‘石油欧元’的同时也出炉‘石油英镑’。

——(a)谁能够保护海合会资本(包括权力资本)的利益,海合会就会支持谁的货币。那么白宫也可以把它在波斯湾的部分以至于全部美军武力转让给‘新大英帝国’,而不是全部交付给‘欧陆帝国’。(b)伦敦并非没有机会摆出一个‘否则就打烂海合会,或者在海合会诸国策动政变’的‘棋谱’,去要挟海合会(美英势力为避免‘莫斯科摆开称霸棋谱’、‘北京把棋局摆向多极化格局’、‘莫斯科和北京联手摆开新冷战棋局’而不得不接受欧元的‘褫夺:这是这盘‘褫夺棋局’的逻辑支点。但美英势力试图从英镑和伦敦出发,经过‘腾挪’,摆出一个‘可以打烂海合会’的棋谱,否定‘褫夺’逻辑)。

B路线:瓦解战略

以‘苏格兰独立’进程、‘英国邦联化’进程制造一个‘破坏性’的先例-模式,去冲击-瓦解传统‘地理-地缘国家’。同时,以‘英国邦联化进程’炒作一种‘超地理-地缘’限制的国家-邦联概念,推出一种非传统 ‘地理-地缘关系’意义上的新型的‘邦联国家’实践,或者政治上相对松散的‘超国家联盟’实践,作为‘构建性’的范例和模板,去拉拢传统地理-地缘国家中的‘地区组分’,从而对‘地理大国’起到分化-瓦解之效果……随之,美英势力还要促使其它传统地理-地缘‘大国’解体(着重针对‘俄罗斯联邦’和莫斯科正在打造的‘欧亚联盟’),或-和削弱地理-地缘‘大国’的全球影响力。而在分化-瓦解对手的同时,借‘日不落帝国’的殖民地版图,美英势力却要在全球地缘政治版图上展开它自己的‘盘子’……此消彼长之间,‘破局’ (全球社会从解除美元霸权出发,去解除美帝国单极霸权)将更难达成预期效果,而美英势力既可以预留一个复辟的机会,也可以减轻‘破局压力’(欧、俄两个争霸棋手看不清霸权前景,之外的全球社会看不清多极化前景,都需要重新布署‘大棋局’)。

C路线:挪移战略

为抵制西方的经济封锁,更为支撑‘这盘大棋局’走下去,俄、中有必要‘摆出’‘新冷战棋谱’(‘新冷战’对于美、欧都是‘下策’,它们都不会做这种选择。而俄、中可以把‘新战略’作为‘中策’,从而迫使美、欧放弃它们的‘勾结棋谱’……),但是俄、中‘可以’联手构建、扩展的‘经济联盟’(或者就是‘邦联’)却不可能以‘控制全球’为目标。因为——莫斯科有称霸动机和前景而北京却没有(中国缺少可供称霸的地缘条件,且能源、矿产、市场都受制于海上交通线。又,中国必须走实体经济路线而霸权主义总是从垄断上游生产资料出发),那么北京无法信任莫斯科,而莫斯科也知道北京会牵制它的霸权目标……但是美、欧却有合作(勾结)的基础,因为这个勾结版本意味着它们要‘先后攻破俄、中,从而控制全球,从而可以分配更大的蛋糕’……那么如果‘破局’功成,全球迎来‘后美帝国时代’,‘新大英帝国’与欧盟这两个‘邦联’将有动机走向联合,而以俄、中为主干的经济版的‘上合’却只能建立在防御‘西方联盟’的基础上。如此,在伦敦摆出的这个‘邦联主义路线图’上,‘西方联盟’(北约)便可以处在主动的、进攻性的位置上,而莫斯科、北京及全球社会出于对伦敦摆出的这个‘路线图+大棋局’(之攻守态势)的顾忌,就‘暂不宜’选择‘打破美帝国单极霸权’……

—1—为破解美英势力摆出的这个‘挪移战略’棋谱,为使美英势力无法据此棋谱来阻止‘破局’,俄、中及全球社会选择‘金砖银行’、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应对策略之一——在‘破局’后压缩西方联盟的金融空间和市场空间,扩展‘东方联盟’的金融空间和市场空间(这组策略也另有目的),以‘新冷战棋谱’化解-取代美英的‘挪移棋谱’(太极推手)……不过,‘让欧元褫夺美元霸权’仍然是当前这盘‘大棋局’的基础和逻辑支轴。

—2—在‘这盘大棋局’里,俄、中及全球社会始终能够迫使‘美、欧勾结’分裂,并且促成‘欧元褫夺美元霸权’,即全球社会处在主动位置,而美英势力和‘美、欧勾结棋谱’都处势被动……

—3—中国缺少可供称霸的地缘条件,且能源、矿产、市场都受制于海上交通线。又,中国必须走实体经济路线而霸权主义总是从垄断上游生产资料出发——这些因素决定了中国没有称霸动机和前景,这也就意味着北京-中国将以‘领袖’角色领导全球社会,捭阖‘反霸大棋局’……

……

<第二节> ABC三条宏观线索都不可能明确摆开

但是,美英的ABC三条宏观线索都不可能明确!摆开。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先要审看‘新大英帝国’可能的版图构成:

伦敦(作为代表美英资本利益的新的‘棋手身份’)可以选择的‘邦联’或者‘超国家联盟’的版图构成可以有三种不同‘体量’:

(1)‘宏大版’新大英帝国:以‘英联邦’为基础,强化‘英联邦’使之成为体量宏大的‘超国家联盟’ (未必需要包括‘英联邦’全部54个主权国家、属地),或者也可以包括美国的部分州郡以至于全部州郡。

(2)‘折中版’新大英帝国:在英、澳、新、加的基础上,只把少数几个它需要的国家-地区落实为‘新大英帝国’成员,建立一个比徒有虚名的‘现英联邦’体量更小却更紧凑的‘新型联邦’,或者还可以包含美国的部分或全部州郡。

(3)‘缩减版’新大英帝国:整合英、澳、新、加,或者也包括美国一些州郡或者全部州郡。

不同体量的三个版本中的每一个版本都包括两个选项——伦敦是否准备‘整合美国州郡’。这对于‘新大英帝国战略’来讲是一个及其关键-重大的问题,而又包藏着难解的矛盾:

1.伦敦不可以明确!选择‘整合美国州郡’,不可以明目张胆地做出‘整合美国州郡’的动作,不论是‘宏大版’、‘折中版’还是‘缩减版’(除非美英认为它们能够成功反扑,或者能够以‘反扑’阻止‘破局’)。因为如果伦敦准备‘整合美国州郡’,且能够‘整合美国州郡’,则:

(1)就意味着美英势力更有机会走向‘反扑’路线或者‘维持’路线(则美英势力就势必要那样做),则:

(1-1)在美英的‘反扑’路线上,全球社会必须加速破局进程,抢在美英摆出‘新大英帝国战略’之前启动破局,且选择彻底‘破局’,且需要联合起来破解美英的反扑棋谱,包括,海合会拒绝(在出炉‘石油欧元’ 的同时)出炉‘石油英镑’——这对美帝国的防御极其不利。

(1-2)如果棋局能够走向(美英霸权的)‘维持’路线,即‘形成新冷战格局,但美英继续有权压制欧陆’,则当下,欧陆就要坚决选择‘褫夺-破局’了。同时,处在鲸吞之口下的YY也必须挟制美英(‘不得不跳墙,所以准备好跳墙’)——这两个因素对美元的防御及其不利。

(2)全球‘棋手’都将认为‘美英势力自己已经认为难以守住美元霸权’了,则全球‘棋手’都将更积极地站队到‘破局’力量一边。

(3)‘五眼国’(美、英、澳、新、加)不会让其它成员国成为平等的‘盟邦’,还会像‘旧冷战’时代那样压制它们,盘剥它们。那么这些国家‘需要首先选择’站在全球社会一边,即支持‘破局美元霸权’。并且由于(1)(2),这些国家也‘不能不选择’站在全球社会一边……

2. 如果伦敦不‘整合美国州郡’,则‘缩减版’就是无效的。

(1)以‘体量’来讲,由英、澳、新、加四国构成的‘新大英帝国’无法与‘欧陆帝国’竞争-抗衡,则美英势力就谈不上‘借尸还魂’。

(2)以国力看,英、澳、新、加四国之总和也无法与美帝国相匹,那么‘挪移战略’难以形成效果。

(3)英、澳、新、加四国作为旧大英帝国的‘直属’殖民地,由它们结成的邦联只跨越了地理-地缘空间,并不能从政治上(尤其是民族关系上)对‘大俄罗斯’(或者莫斯科主导的‘欧亚联盟’)、中国、欧盟(欧陆帝国)、东盟构成冲击。即‘瓦解战略’也是无效的。

3. 其他‘棋手’无法相信伦敦会选择‘不复辟美帝国之宏大版或折中版’。

——那么,美英势力要想摆出‘新大英帝国战略之A或B或C’(并通过‘摆出棋谱’去遏阻‘破局’),剩下的选择就只有:

4.暗中摆出‘整合美国州郡’版本。

(1)伦敦试图以金融手段、‘斯诺登牌’等手段逼迫某些国家‘入盟’,及通过金融安全、金融利益挟持某些国家去支持‘新大英帝国’(金融手段:a伦敦为在纽约失势后成为全球第一金融中心做准备。b以美元储备(‘破局’则贬值)绑架某些国家-地区。c提前破坏某些国家-地区的金融安全,埋设‘炸弹’)。

(2)虽然3(伦敦不整合美国州郡的‘宏大版’或者‘折中版’)无法让其他‘棋手’信任,但它们还可以被借用(如果一些‘英联邦’国家策略失误,或者被收买,或者被挟持,或者某些国家试图以‘加入新大英帝国’要挟俄、中、YY……)。

(3)美英势力还准备由暗中操作出发,或者从3的两个版本出发,去搬弄(借用于)DEFGHI几条(具体)路线,和保留ABC(宏观)路线……

5.明确摆出‘整合美国州郡’版本,同时摆出反扑棋谱(实施反扑,或者以‘反扑棋谱’去阻止‘破局’)。

——不论是从‘暗中摆出‘整合美国州郡’版本出发,还是从直接摆出‘整合美国州郡’版本出发——从而可以真正操作‘新大英帝国战略’之各条路线(ABCDEFGGI),伦敦都有必要以‘苏格兰独立公投’为构建‘新大英帝国’(不整合美国州郡之宏大版,或者折中版)开路……

……………………………………

<第三节> ‘苏格兰独立公投’为‘新大英帝国’开路

1.通过‘苏格兰独立公投’,在‘主动切割国土,缩减版图’和‘变成松散的联邦以至于邦联’之表象下,英国历史将被终结,它将不再以‘大英帝国’自居,遂弱化-抹去其‘帝国’身份和帝国主义实质,也弱化其殖民史劣迹——这样一个弱化了国家属性、大国属性的‘英国’就使得那些(‘棋手伦敦’ 准备去被拉拢的)可能的‘入盟’者更少顾忌本国会在‘新大英帝国’模式下变成‘大英帝国’的附属(尤其是针对那些伦敦准备拉拢的澳、新、加之外的国家、地区、州郡)。那么允许苏格兰独立出去(从而还可以引发北爱尔兰独立‘事件’、威尔士独立‘事件’),正是伦敦需要的效果——失去苏格兰、北爱、威尔士,却能够由此收获‘新大英帝国’ (还可能包括美国州郡),和立即摆开整个!‘新大英帝国战略’,可谓‘失之东隅,得之桑榆’。

2.进一步地,伦敦还要通过‘苏格兰独立公投’弱化英格兰的国家-权力属性,把自己打扮成‘国际化大都会’、‘单纯的全球金融中心’,而不再‘是或者像是’帝国中心、权势中心。这样一个‘国际化’的‘金融城’不仅更有利于拉拢‘五眼’之外的国家入盟,而且由于‘金融城伦敦’还要在美帝国衰落后取代纽约,褫夺华尔街(D路线),那么随之,伦敦也就能够借‘金融武力’挟持那些国家入盟……(那么我们看到——借‘苏格兰独立公投’,英格兰各市、郡也‘要求’得到更多自治权[新闻1])

[新闻1][英国《每日电讯报》22日称,苏格兰独立公投还是给英国留下难以抹平的后遗症,各政党对分权立法程序和内容开始相互指责。保守党希望在向苏格兰分权的同时,也向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下放包括税收在内的自治权,实现准联邦制; 工党希望更加缓慢和渐进式的放权;自民党批评卡梅伦政府不应把向苏格兰放权的过程与英国其他地方分权相联系……爱丁堡大学政治学教授查理-杰弗里表示,公投将重新开启英国其他地区争取权力下放的辩论。]

—1—通过‘五眼联盟’获得的全球各国的政治、军事、经济机密,伦敦可以胁迫某些国家入盟,或者逼迫它们支持自己的战略布署。又,伦敦也可以挟持-挟制全球大企业、全球性资本支持-配合伦敦的战略布署,包括利用企业(投资)去威胁中小国家。(阿桑奇和斯诺登故意未透露的那些美英势力‘可能’掌握的机密,也能够用来威胁全球政要、大资本、大企业,因为以‘未泄露’与伦敦做赌博并非被威胁者的上策)。

—2—冷战时期,苏东阵营在经济上尝试走向一体化(并且要求中国加入,被拒绝),即走向‘邦联化’ (莫斯科又把苏维埃版图内的各共和国强化为联邦,抹除邦联性质),以此整合阵营内部经济,形成‘大经济体’,进而也就从政治上巩固了苏东阵营,与美欧对抗。冷战结束后,‘棋手莫斯科’为摆开这盘‘大棋局’从而向美帝国(及西方-北约)发起反攻(赢回‘冷战’)选择收缩它的地缘政治版图,淡化‘邦联主义’(减轻对欧洲大陆的威胁,让‘欧盟’形成,从而分化‘美、欧勾结’),美英势力则主导‘全球化’,要利用美元的货币霸权瓦解‘邦联主义’。

—3—现阶段,欧盟、(莫斯科主导的,以俄、白、哈为基础又准备扩张的)‘欧亚联盟’、(YY、埃及准备拉住南欧、北非去打造的)‘大地中海经济体’、东盟都可以看做‘回到邦联主义’……

……………………………………

<第四节> 所谓公投

1.伦敦完全有能力左右‘公投’结果:

伦敦可以借口‘法理’拒绝与苏格兰签署‘公投协议’,阻止局面走到‘公投’阶段。在公投协议签署之后,伦敦也完全有能力左右公投结果——以‘伦敦允诺向苏格兰出让更多自治权’、‘经济威胁’、‘女王的哭泣’等手法促成‘公投结果’为‘不独立’。反之可以是‘宣称拒绝向苏格兰出让更多自治权’、‘准备出炉某些不利于赢得苏格兰民意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编制女王和首相轻蔑苏格兰之新闻’‘保守党下台’(保守党在苏格兰更不得民意)等……

2.‘公投结果’并不影响‘新大英帝国战略’的实施:

如果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是‘NO’,苏格兰也可以继续做出谋求独立的姿态-动作,而后,伦敦可以称‘鉴于形势’,主动‘同意’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以更独立的身份重新与英格兰结成联邦或者邦联。而如果‘独立公投’结果为‘YES’,伦敦当然更可以称‘鉴于形势’,主动向北爱、威尔士(及英格兰各州郡)让步,使英国‘邦联化’……

3.待机而动:

(1)‘公投’作为‘落子’,结果其有相反的两种:‘YES’‘NO’,伦敦要待机而动——如果看到反扑的机会(看到可以由‘冲击大熊版图’引出反扑的机会),伦敦就会选择‘YES’。(2)如果看不到反扑的机会,伦敦就会选择‘NO’继续保留再一次操作‘公投’牌(或者‘主动放权’牌)的机会。(3)其他棋手为了防备 ‘YES’(某些棋手也试图借用‘YES’)就需要变更策略,则棋局内容随之变化,美英则借此破坏‘破局美元霸权’所需要的条件,并且试图实施反扑。

……………………………………

<第五节> D路线:金蝉脱壳-偷梁换柱(具体路线之‘复辟美帝国’)

(A‘借尸还魂’首先是一个概念性的战略构图,是其它战略路线的基础。它并不是从‘复辟美帝国’出发。D‘金蝉脱壳-偷梁换柱’首先是一个操作性的策略,以‘复辟美帝国’为直接目标)

虽然美英势力准备‘接收’美帝国州郡去复辟美帝国(‘借尸还魂’),但是——华盛顿(美英势力之美帝国部分)难以(从债务关系)摆脱美联储,也也难以摆脱‘美帝国’(已经变成‘美元帝国’:垄断资本主义势必走向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即是说,美英势力既难以摆脱‘它自己’,还难以摆脱‘棋手Y’的捆绑策略(Y资本为避免被鲸吞,不得不对美英资本采取捆绑策略)。进一步地,美英势力就难以摆脱‘这盘大棋局’。

但是如果由伦敦操作,美英势力就有机会完成先金蝉脱壳,再偷梁换柱:

1.一旦‘破局’启动,伦敦可以经由‘重建以伦敦为首的,还包括美国部分州郡的!‘新大英帝国’或者 ‘美-英联邦’,曲线盘活美元和美帝国(帮助美帝国曲线‘摆脱’),完成复辟。就此伦敦准备的操作路径可能有——(1)美国金融体系瓦解(金蝉脱壳),英镑却顶替美元成为美国资本的新符号(偷梁换柱)。(2)美国州郡独立,甩脱美联储(金蝉脱壳:拒不承认基于债权的货币发行权),随后加入‘新大英帝国’(偷梁换柱)。

2‘美帝国解体,再由伦敦去重组’还意味着美帝国或者也有机会赖掉巨额外债(第二则‘金蝉脱壳’脚本)……

伦敦能够通过‘金蝉脱壳-偷梁换柱’复辟美帝国,直接意味着:

1.美英势力更加注重‘向全球社会发动反扑’,和由此出发去阻挠破局。

2.美英势力可以从‘接受彻底!破局’出发去摆布反扑棋谱、防御棋谱。

3.美元势力改善了它相对于YY的博弈位置,从而间接改善了它在‘大棋局’中的博弈位置。

——‘原本’,YY可以选择,且有必要选择支持‘欧元褫夺美元’(因为YY可以借局布局:‘破局’启动之后,或者就是‘破局’启动之际,YY可以会同开罗在苏伊士运河截击欧元,顺势打造‘大地中海经济体’)。但是有了‘金蝉脱壳-偷梁换柱’,美英就可以从‘接受破局’出发实施反扑,而且还能够转身吃掉Y(而且,美英势力不需要动用国家机器和街头运动去实施‘鲸吞’,就能够达成‘鲸吞’之效果。这样,Y的‘跳墙’牌就无法产生正面效果)。这就意味着:(1)美英势力现在!就已经改善了针对‘棋手Y’的博弈位置,变得更为主动。(2)‘棋手Y’既然无法‘借局布局’,它就不会支持破局,而且还需要帮助美英势力阻止‘破局启动’,包括利用以色列的武力威胁海合会(YY作为‘被动,所以需要跳墙’的棋手,可以不受‘褫夺棋局’逻辑的约束),或者威胁苏伊士运河(制造事端,攻击运河)也包括由以色列出面拉回开罗使开罗改变策略(就‘不封锁运河’,开罗可以向全球社会开出更高的条件)。

为此:

—1—美英资本尤其要把伦敦变成(‘破局’后的)‘全球第一金融中心’,使英镑成为最具竞争力的全球性货币(霸权货币)——除了澳洲、加拿大的资源优势(不包括尚未‘解体’的美帝国),及英系资本在全球能源、矿产资源的股权优势都可以为英镑提供支持,伦敦还准备拉拢-挟持(挟持手段包括施加金融压力、对‘斯诺登牌’的应用等)更多‘现英联邦’国家入盟支持英镑(以英镑作为结算货币、储备货币)(或者也试图拉拢-挟持香港),而且伦敦要追求一种反馈效果(伦敦的‘金融城’地位越优,拉拢-挟持效果也就越好,随之,英镑占据全球货币‘市场’的份额就越大)……在做强-做大英镑之后,伦敦才有机会‘吞并’美国州郡,或者也取代美元符号……为此,伦敦需要架起‘新大英帝国’的场子(需要‘苏格兰独立公投’为‘新大英帝国开路’)。

—2.1—英帝国越是‘联合体化’、邦联化(越松散,自治程度越高)也就越方便接收新成员,‘入联’的新成员并不需要彻底修改法律体系。

—2.2—不经由‘公投’,美国州郡很难直接加入‘新大英帝国’,而‘苏格兰独立公投’可以充当先例(时代和国体不同,‘美国购买阿拉斯加’不能充当先例为‘公民社会’所接受)。而且,借题‘苏格兰独立运动’引发的问题和矛盾,伦敦(女王)可以下令重新设置国体,也‘准许’具备‘相同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条件’的国家或地区申请入盟……

—2.3—当然,美国州郡也可以自开先例,要求独立再加入‘新大英帝国’。但这伴随一种风险,即,全球各路棋手将认为‘美英势力已经自认它们难以守住大棋局,不得不放弃正面防御’从而普遍更积极地支持‘破局’,这对于美英势力的防御及策动‘反扑棋谱’是极为不利的。而主打从伦敦方向出发的‘苏格兰独立公投’ 既能够(从‘破局’效果出发,从D路线出发)向全球社会发出威胁,又可以减轻这种风险。(美国‘民间’已经在折腾‘州郡独立’议题,但官方还不敢动作……)

—3—苏格兰在独立之后也可以重新加入‘新大英帝国’,或者就是伦敦借题公投结果为‘NO’但未能平息的‘苏格兰独立运动’主动向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释放自治权,以至于向英格兰州郡释放更大的自治权。

不过:

虽然在‘彻底!破局’更有利于‘金蝉脱壳-偷梁换柱’,复辟美帝国——这一点上,美英势力可以接受 ‘彻底!破局’,但是第一,只要海合会选择欧元,‘五眼版新大英帝国’(包括失去货币霸权的美帝国)仍然无法与‘欧陆帝国’抗衡。第二,俄、中及全球社会摆出‘新冷战’棋谱就能够逼退美英势力的‘打烂海合会’ 棋谱(美英势力控制‘西半球’,但将失去货币霸权的基石,又不可以压制欧陆经济以免输掉‘冷战’,则美帝国只能接受‘自动’衰落这个结果)……第一+第二意味着单纯的‘金蝉脱壳,再偷梁换柱’无法阻止‘破局’ ,除非美英势力能够在‘彻底破局’后促成下述几种局面之一(并且让全球社会看到这种或那种局面):

1.美英势力能够走出反扑棋谱,先后攻破俄、中。

2.美英势力能够拉住欧陆形成西方阵营,并且西方阵营(美、欧勾结)对全球社会(从‘上合’、‘金砖’ 出发)处在相对有利的斗争位置。这包括:

2.1 在‘五眼’的基础上扩张‘新大英帝国’走上‘挪移路线’(美英势力能够与欧陆帝国抗衡,会迫使-促使欧陆选择‘美、欧勾结’),或者走一条我们随后将要开列的‘维持路线’(维持‘僵局’,包括继续借用俄罗斯一并牵制欧、中)。

2.2 鲸吞Y同时在全球棋盘上拿到金融武力(随之,美英将能够促使欧陆选择‘美、欧勾结’路线)。

3.美英势力退一步,接受YY的‘大地中海经济体’方案(从欧盟拆出南欧),形成‘海’‘新大英帝国’、俄罗斯、中国四极格局。或者进一步地,形成两大‘超国家联盟’(‘海+美’为核心的一极,‘中+俄+德’为基础的一极)。

为形成这几种局面(美英势力可以接受‘彻底破局’,但需要促成这几种局面之一),美英势力面对的难题有:

a.俄、中各自强化内政(大力反腐等),俄罗斯在构建‘欧亚联盟’、‘保证有能力收回乌克兰’的同时还不断‘秀肌肉’和‘展望未来’(大幅度增加国防预算,推出先进武器,出台航天计划,不放弃苏联时代的精神遗产,等),以拉拢俄境内民族势力、原苏联版图内‘棋手’和印度等‘潜在盟友’。那么美英势力难以在‘破局’后稳步摆出……(美、欧‘攻破’俄的唯一方式是‘内政攻伐’。在莫斯科强化内政之后,美、欧试图从 ‘经济制裁’‘油价持续不振’出发引发俄境内社会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松动普京权力核心,也就能够松动‘大熊’……)

b‘复辟美帝国’会引起全球社会的极度警惕。所以2.1(向‘五眼’之外的国家-地区扩张新大英帝国)难以操作。.

c. 以‘上合’为核心的全球阵线能够以‘回到冷战’回应-破解2.2——美、欧都不能接受‘新冷战’,并且‘金砖联盟及金砖银行’能够挤压美、欧的全球‘金融市场’空间,则欧陆尤其美英更不能接受‘新冷战’ (美英的控制区域比‘旧冷战’减少,且欧陆获得独立。而欧陆仍然需要借用美元的武力去阻挡大熊,所以无权褫夺美元和英镑的霸权地位,莫斯科也不会‘扶欧抑美’)。同时,YY不会坐以待毙(‘金蝉脱壳’直接针对Y资本,那么看起来YY缺少应对措施。但YY‘也可以’支持‘金砖银行’,从大局出发‘掀桌子’……)

d.从资本的垄断利益出发,3是‘棋手美英’的‘下策’。

那么美英势力试图怎样突破这一组难题(中的某一个,或者多个),从而从D路线(‘金蝉脱壳-偷梁换柱’ ,复辟美帝国)出发去摆布反扑棋谱,也从‘有机会反扑’和‘破坏破局所需要的条件’出发去阻挠‘破局’ 呢?这就是下边要谈的‘新大英帝国战略’具体路线图之EFGH路线。

(剩余的I路线则比较特别,它直接为了压制东京的‘钓鱼策略’……美英势力也试图在操作D路线的同时铺开A、B、C,但A、B、C作为三条宏观线索都无法直接打开,而事关能否复辟美帝国的D路线当然早已成为全球社会防备的要点,美英势力能否打开D路线也就当然成为‘大棋局攻守’的关键,成为美英势力试图具体摆出的 ‘反扑棋局’的出发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