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王毅回应中日领导人是否会见的深意(转帖)


闫 桥 / 文

人民网北京10月29日电(杨牧 李警锐)外交部今日在京举办第十届“蓝厅论坛”,王毅部长在发表题为《北京APEC:中国准备好了!》的主旨演讲后回答记者提问。关于北京APEC期间中日领导人是否将进行双边会见,王毅表示:“来者都是客,我们会对所有的客人都尽必要的地主之谊。”

说实话,目前中国外交上面临的最纠结的问题并不是中日关系,而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是否与来参加APEC峰会的日本首相安倍举行会谈,表面看中日关系自2012年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以及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与日本政府的右倾化趋势后逐渐走下坡路,对双方的经济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老实说这些影响并不大,即便就是有大的影响也可以认为是对日本政府的惩戒,只不过是具有双刃剑效果,而政治上的影响无非就是在美国看来不给它面子,多次促和也不肯赏脸,这里面应该说最希望在政治上加分的就是安倍了,因为在一些日本民众看来,安倍虽然在同中国的强硬上加了不少分,但在另一些民众看来损害了中日关系又失去了不少分,所以如果安倍能与中国最高领导人实现会谈,那一定是双方恢复政治关系的象征,这对于日本实现正常国家和摆脱战后束缚努力的安倍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因为他急于让事实证明,中国没什么了不起,中国是完全可以伤害的,而且伤害了中国对这个有美国保护着的国家一点办法也没有,到头来还得与之和好。

事实上,中日这点矛盾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就看我们怎么认识了。

从历史角度看,日本对中国的伤害是绝对不可饶恕的,重新站起来的中国也必须牢记历史仇恨,肩负着绝不能让历史再重演的使命,同时日本也只有正视历史对曾经遭受过它侵害的亚洲国家做真心的悔过,才能得到亚洲受害国以及世界人民的认可,重新接纳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领导人带头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以及推翻河野谈话等,还有更让人担心的就是重新走军国主义老路,这些年日本极力为修改和平宪法做准备。尤其今年7月的解禁集体自卫权和后来的修改日美防卫指针,都为日本军事“走出去”和拥有交战权做实质性的努力,也为中日间爆发战争做足了准备。若不是中国高层审时度势,恐怕中日早就爆发了军事冲突,所以说日本就是对于亚洲乃至世界的安全的一种新的挑战和威胁,在美国重返亚太政策不再拉紧控制日本脖子上链绳的情况下,日本很可能会变成一只被主人放出的恶狗,首先会直指中国的命门,从而阻断中国的发展势头。可好在中国没有被眼前迷雾所迷惑,再就是通过与周边不断涌现的矛盾的处理我们看出(当然也是让世界看的),那就是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之路,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是一点疑虑都没有的。中国之所以发展军事力量,其实也是为和平奠定基础,因为只有有了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军事力量,我们才会保护我们的发展成果,使国家可以长治久安。

我认为中国目前是历史上日子最好的时候。回想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刚刚成立,南方土匪还未肃清,退守台湾的蒋介石集团还在东南沿海不断袭扰,新中国不得不参与了一场力量悬殊的抗美援朝战争。到60年代,中印边界爆发战争,中苏决裂,中国面临着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和阵营的压力,中国只有一方面自力更生发展自己,另一方面防止他们的侵略。到70年代,中国不得不权衡两级超霸的天平,破例与美国改善关系,与日本实现邦交正常化并进入联合国,为今后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到70年代末,中越爆发边界战争,当时我们的主要压力是来自北方的苏联,再往后苏联解体,美国又成为我们的主要对手,中美关系一路磕磕碰碰,直到去年6月份的“习奥会”,中美关系才有了比较明确的答案,那就是相互不为敌,发展新型的大国关系,所以说就新中国的发展史上说,目前是最好过的时期,国家经济发展了,人民安居乐业了,两岸关系也改善了,中国与世界各国和各经济体的关系也发展了,除了与日本、越南、菲律宾有些海洋争端外,几乎是没有敌人的,而且这些争端也搁不住真正去动武,因为那只是下下策。

应该说,安倍非要来咱是阻止不了的,因为他参加的是一年一度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而今年恰逢中国是东道主,所以正像王毅外长所说的:“来者都是客,我们会对所有的客人都尽必要的地主之谊。”但他下面还有一句:“至于影响中日关系正常发展的问题和障碍,这是客观事实,不可回避。我希望,日本领导人和日本方面,能够正视问题的存在,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

所以说,在峰会召开前,中日两国已经通过很多形式不断交换意见,双方已经对对方交了底,至于习主席与安倍会不会举行会谈,如果从形式上看如果非不走不可,那谈一谈也并不是不可以的,但我们肯定也不会对会谈成果抱有任何希望。当然相信中方也一定会把此事做得比较艺术化,因为不得不把民意问题考虑进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