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尽管“安倍经济学”赢得不少掌声,但日本经济仍然低迷。随着劳动力减少,日本恢复增长的空间有限,要么通过提高生产率从现有的劳动力榨取更多,要么开拓国内外的新需求源泉。在国内,这可能意味着增加劳动力,要么是增加劳动人口女性比例,要么放宽移民限制。不幸的是,这两个方面毫无进展。

那就剩下外部需求。中国的三中全会改革为向重视消费转变提供了一个连贯框架。日本浪费不起这些机会。随着中国的增长动力从外需转向内需,谁能比日本出口商获益更多?中国已是日本最大的出口市场,随着今后中国对消费产品和服务的需求飙涨,日本处于夺取额外市场份额的理想位置。类似的,日本将受益于其在环境整治领域的技术实力——环境整治是中国今后的迫切要事。日本已经为中国一些最棘手问题的许多解决方案提供大量专业知识。

在寻求外部需求时,日本不应忽视以往的成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利用当时快速增长的全球经济需求,日本强大的出口机器使其成为全世界羡慕的对象。是时候重拾那段记忆了。但明显而重要的一点需要提醒:由于历史积怨未决造成的中日关系恶化,可能阻碍日本实现中国经济再平衡所带来的经济好处。

就在美国和中国通过转变经济获益良多时,日本的时间不多了。日本遭遇失落的20多年,至今未能摆脱,这可能是其最后的机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