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徐钦林的故事,要从一场对两岸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战斗说起。65年前的1949年10月24日,厦门。新中国成立第24天深夜,欲一鼓作气拿下金门解放台湾的第三野战军十兵团派出三个团9000余人乘坐大小三百余艘木船,登陆金门。1949年10月28日,金门岛上的枪声逐渐平息。血战三昼夜后,以山东子弟为主的登岛部队,终因后援不济,弹尽粮绝,遭受重挫。金门岛登岛作战,是解放军成军以来遭遇的首次成建制全军覆没战绩,也成为许多人心中永远的痛。战后,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亲笔拟写了《严重注意攻击金门岛失利的教训》,警示各野战军前委,称此次损失为“解放战争以来之最大者”。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登岛的28军将士,绝大多数来自鲁北平原上的老渤海区,即滨州、博兴、广饶、无棣、寿光等地。1946年秋,徐钦林和村里七十多个年轻人一起报名参军,这支经历了莱芜、济南、淮海等战役的部队就是后来的28军。28军前身是抗战时期山东渤海军区部队。1949年2月,全军整编时改称第28军,下辖第82、83、84师三个师,总兵力3.4万人,九成半山东人。解放战争时期,这支山东内陆部队一路南下,历经莱芜、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福州等重大战役,最终陈师福建,剑指金门。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1949年10月24日晚,登岛第一梯队三个团共计9000余人乘坐包括2艘火轮船在内共计281艘各色民船,趁着涨潮,驶向黑漆漆的金门。1949年10月28日,金门岛上的枪声逐渐平息。血战三昼夜后,以山东子弟为主的登岛部队,终因后援不济,弹尽粮绝,遭受重挫。此战,解放军共登岛9086人(含船夫农民350人),参战的13名团职干部,36名营级干部尽数牺牲或是被俘。登岛战士共计阵亡3873人、被俘5175人。登岛部队之损失,被毛泽东称为“解放战争以来之最大”损失。回想起当年的战役,徐钦林干枯的眼眶里泛起了泪花。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尘封的历史超过了一个甲子。随着伤痕的修复,这段亲历者愈寡的历史,正慢慢走向前台。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在为1994年出版的《回顾金门登陆战》一书写的序言中,称赞登陆部队“表现出无所畏惧的英勇气概和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他们的革命品格和光辉事迹,决不因为战斗的失利而受到抹煞”。如今,徐钦林生活在广饶县乡下的老家里。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1946年10月24日,大战在即,虽然只有16岁,已经是28军84师251团3营1连重机枪班班长的徐钦林心里并不紧张。是夜,徐钦林的重机枪班和一个步兵班一起登上一艘小木船。登陆后,步兵班将担任掩护重机枪班的任务。登岛之前,徐钦林带了一万多发子弹,上岛之后就开始拼命地打,“打得他们看着就倒,一片片地倒,但还是苍蝇一样哄哄的往上上,就是打不完。”“我那个机枪在那打得那么厉害,有个战士还冲到我机枪前面来,照着我机枪打,一个手榴弹扔过来,打到那么个程度——我打了那么多仗,那么厉害的一些仗。从来没见过那么个场合。”突围之后,重机枪班只剩下4名战士,徐钦林右小腿中枪被打断,鲜血直流,被一名河南籍小战士背到连长跟前。在将手里的重机枪交给连长后,徐钦林只得退出战斗。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受伤后,徐钦林身上的一身没有领章帽徽的国民党军装救了他的命——这是金门战役前夕,一个没有换装就补充到机枪班的国民党投诚士兵的服装。面对国民党士兵的盘查,身穿国民党军装、熟悉国民党军队番号的徐钦林声称自己是国民党25军的士兵,意外获得了脱身机会。1950年,徐钦林借道舟山,逃回了大陆。回到大陆后,徐钦林被安置到设在杭州西湖东侧的解放军7兵团司令部休息数日。被问询接下来的去向时,徐钦林坚决要求不回家而是返回华野回到十兵团原部队。但他随即被取消了党员身份。1952年5月,当了7年兵的徐钦林再一次回到了生养他的广饶县央上村,重新成了一个地道的农民。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徐钦林珍藏着一张友人重返金门时拍摄的照片。当年,他和战友们,就是在这一带登陆作战。“金门作战早打三天,晚打三天,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惨痛的结局。早打,胡兵团未到;晚打,胡兵团到了,敌变我变。如今偏偏选的是敌人最强的时候: 李未走,胡已到。结果,我军在北岛登陆,胡琏在南岛下船。在最关键的时刻胡兵团的生力军源源涌入战场。我军愈打愈少,敌军愈打愈多。”多年之后,解放军上将刘亚洲在《金门战役检讨》一文中写道:“事至此,已不可为了。”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1983年,中央下发“中办发(1983)74号”文件,开始陆续对金门战俘进行复查处理。三年后,等待了36年之久的徐钦林终于等来了一纸恢复党籍的通知书。“哎,等了三十多年,党没说是给我撂了啊。它证明我是个党员,几千万共产党员里有我一个啊。这是我的第一生命呐,国家、党都承认我了,不是吗?”许多年后,徐钦林谈到恢复党籍的心情时说。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尚力峰曾任武警第93师政委,并曾负责原28军84师的接管工作,现武警93师253团即是由原来的28军84师251团沿革而来,因此对于金门战役的历史有诸多接触。 金门归俘的命运亦让尚力峰感叹,“后来第一次平反时,有位被发配到东北垦荒的营级干部得知喜讯后喝酒庆祝,结果就死掉了。”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金门战役65周年之际,由民进中央、民进山东省委、山东省政协委员董方军共同发起成立的开明慈善基金会齐鲁专项基金委员会宣布成立这只基金将专注于金门战役历史的抢救性挖掘、亲历者的救助以及相关遗骸安置纪念。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金门战役65周年之际,金门迎来了65年来第一个跨海祭奠阵亡将士的团队。10月25日,在金门县安岐村供奉有国共阵亡将士灵位的将军庙,一场小型的祭奠仪式开始。主祭人是北京市青联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董方军,他带来了由现任宁夏武警总队政委的尚力峰所作,厦门著名社会活动家、书法家林志良先生题写的祭文,“将士忠勇,血染金门。壮志未酬,英雄气在。可歌可泣,后人敬仰。金戈玉帛,两岸融合。丰碑迟立,魂招归乡。虽败犹荣,我辈永祭。”

金门老兵徐钦林:65年跌宕人生路

由当地村民自发修筑的“将军庙”,供奉有国共双方阵亡将士的灵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