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铁一师政治部文化科 孙开华

1977年。铁道兵一师将修建好、并试运行一年的襄渝铁路、襄樊至安康段,移交给铁道部正常运营。铁一师沿线收尾、善后、退场工作也随之展开。

7月中旬,师政治部秘书科王庆宏秘书,将我、群工科武有才科长叫到政治部会议室,由当时师政治部主任孙广才传达、铁道兵西南指挥部会议精神,会议要求由我师牵头新建老营革命烈士陵园,将修建襄渝线的铁二师、铁十三师和我们铁一师所有修路时因公牺牲、因公死亡的战友遗骸,移入新建烈士陵园安寝。

主任要求,由我们师文化科设计筹建老营革命烈士陵园工作,并配合群工科(当时群工科仅有两人),共同将我师沿线牺牲的二百多名战友遗骸火化、刻碑,安全迁移到新建烈士陵园安葬。

当年修建襄渝铁路,工程险峻,大部分铁路修建在山洞和桥梁上。整条铁路依山傍水,桥隧相连。大型设备,包括枕木,全靠汉江水路运入。这两百多名战友遗骸,全部是因为交通不便,而临时掩埋在牺牲地,或所在团卫生队驻地附近。

如果将这些战友从地下刨出,再运送到所在地县城火化,一是怕损害这些战友尊严;二是山路崎岖,往往要一天时间才能运抵县城;三是时间上也不容许我们将这项工作拖得太长。经和武科长讨论,并请示主任同意,破坟后就地火化,遗骸装入骨灰盒后集中运送至老营。

计划被批准后,我们根据当年军务科、群工科标注的烈士所在位置破坟,一开始火化并不顺利,一天只能完成一两具遗骸的火化工作。后来我们将厚钢板增加至五块,并在钢板四周加焊防液槽,以防倾倒柴油时流到钢板外面,这样既防止了燃油浪费,又加快了烧红钢板速度,不到两小时就可以将遗骸火化成灰,稍加敲碎,即可装盒。

十月的鄂西北,山中红黄蓝绿,五彩缤纷,景色十分秀美,上级给我们配上的两台解放牌翻斗车和五名战士,他们无心赏悦秋色美景,每一个人都心情阴暗悲凉,表情严肃。在本地临时招用做体力活的老乡,对待烈士遗骸十分尊重,认真负责。加上后期牺牲的战友埋葬的比较集中,我们处理善后工作进度较为顺畅。

十月中旬,我们处理到陨西县鲍峡乡一座叫张明的烈士墓时,出现了一件神秘且灵异事情。

当打开坟墓、撬开棺盖,除去蒙在身上的白被单、棉被时,尸体并没有腐烂,神态也较为安祥,在所穿的军大衣胸前,放着一张白纸,上面清楚写着:“请送我回家安葬”。猛然间出现这样灵异,惊呆了我们现场所有参加这项工作的同志,几名战士畏在我和武科长身后,我明显感觉到他们害怕的手脚颤抖,眼中流泪。有两个老乡甚至跪到坟前磕头。

武有才科长当时已五十多岁,头发花白,有丰富的社会和人生阅历。我刚从连队指导员岗位调回文化科,年轻气盛,根本不相信鬼神灵异。经和武科长现场商量,决定还是先火化,安葬何处,待请示领导再作定论。

当晚我们一行十人,谁也没有吃饭,也睡不着,我和武科长分析长谈至天明,得出的结论是:墓中的纸条,很可能是当时张明牺牲后,其家人要求将其带回家乡安葬,由于当时运输、火化条件并不具备,处理烈士善后的团、营、连领导根据其亲人要求,安葬时将写好的纸条放在烈士胸前显著位置,等待并提醒后来处理善后的工作人员,按其亲人意愿,送烈士回乡安葬。

张明烈士1971年入伍,牺牲原因:由于七零年以前,我国修建铁路还不能向现在流水线生产水泥枕轨排,当时百分之九十铁路使用木质枕木铺路,1.8米高的张明在和本班战友抬一根25米长单根钢轨时,为保护身材矮小的战友,近三吨重铁轨压在胸部……。1973年牺牲时还不到23岁。

他躺在冰冷的地下等待我们五年。

这张神奇字条,在阴暗潮湿中竟然没有被分化,也算是古今奇迹了。

尽管根据当时三总部文件规定,死难烈士和因公死亡的抚恤费不及当时一头水牛钱(370元),但为运送张明遗骸回家开支达上千元,况这笔开支并不列在我们这次预算之内,而是由主任特批。如果此事按公事公办,移张明遗骸于老营烈士陵园,也并不为过,但对待烈士遗愿,亲人守望,我们将愧对难以安息的烈士灵魂。试想他们把万金难买的年轻生命都贡献给了国家,唯一要求就是回家乡安葬,谁拒绝,谁违背天理,合理但不合情的事不是我们共产党队伍所为。

写这张纸条的战友,不知您现在是否安在,你的嘱托,三十多年前我们就圆满将张明送回了他的家乡,安放在泗阳县爱园“昭忠祠”,烈士碑位长存。

庄子曰:“兄弟如手足”,手足有为手足送葬安寝之义。写此文章,并无任何目的,而是想再现三十多年前,有一支部队,他们对国家、对人民忠、仁、义、勇,他们的一帮战友之情胜过亲兄弟,他们的生死之托,感动天地。

全文全部为真人、真事、真名。

[注:目前,这支队伍的一个团(兵改工后一个处级单位)正在祖国首都北京王府井大街地下,修建至天坛地下铁路任务。他们以前参加修建的101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大坝)正在向饥渴的北京送水,330工程(宜昌长江大坝、葛州坝长江大坝)每天都在保障华东六省一市人民的日常生活用电;四年前通车的青藏铁路也正在为西藏人民的福祉扬威发力。

值此中国高速铁路,地下铁路走向世界之时,我拖着断了的六根肋骨、一条断手即将向马克思报到,我托付我的祖国和人民,善待他们和他们的的妻儿老小,并珍惜我们用年轻生命换来的祖国繁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