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中评社10月29日文章,原题:占中给香港带来了种种丑态陋相 去饮“民主大戏”的庆功酒?整整一个月来,“占中”运动给香港带来了种种丑态陋相。“占中者们”调制出来的绝非爱与和平的和谐鸡尾酒,相反,部分利益集团自酿的苦酒却要整个香港社会埋单吞下。雨伞撑起的“颜色革命”并未给香港政治社会带来七色彩虹般的未来愿景。另一边,“占中人士”比照年初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单纯从时间上已完成超越,看似已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四星期以来,“占中”四面陋相暴露无遗,运动骨干及其“路霸”拥趸们正陷入四面楚歌、四分五裂之窘境。

陋相一:“占中”价值内核的嬗变。细究“占中”运动的全称“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不难发现“路面的实践”已与先前的设想大相径庭。其实字眼名称本身矛盾重生,注定这场“为民主公益”而战的社会运动“名不正,行不顺”。“占中骨干”有相当的基督教信众,打着宗教“爱与和平”的旗号。但当十字、关帝等信仰符号多次出现在繁华的路中央时,人们看到的却是各种冲突和对抗。“公演”前的多次“彩排”,现在看来,仅仅剩下博眼球和“做骚”成分。

陋相二:实际“占领区”偏移。发生地与运动同样名不副实,三大主要发生地金钟、旺角、铜锣湾遭到相当的冲击。但与香港经济的命脉中环相较,损失影响面尚属可控。中环尽管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直至目前未被瘫痪,值得庆幸。无论对于广大返工族生计、香港社会的整体利益和国家的战略都是不利中的大利好。

陋相三:“占中”运动的目标不清,战略不明,乌合之群,乱相丛生。“占中带路人”对运动的终极目标、阶段性目标和诉求底线缺乏清晰定义,可谈判空间狭窄。港府与学联尽管进行了良性互动,但学联仍固执己见。“占中骨干”深谙西方政治法律实践不会不明白,妥协是西式政治的智慧,一个生硬的“运动纲领”,无具弹塑性,很难向相应的诉求效果迈近。“占中三子”、学联、“新三子”及造势集团和“头面人物”聚离合散,部分人士分道扬镳。“三子”之一的陈健民自己出面承认“占中”违法,前期一直公开支持“占中”的原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在“金钟危机”时也站出来呼吁“路霸们”回家。“广场投票”因沟通协调缺陷,煞停搁置。

陋相四:也是诸陋之最,莫过于内外勾联,沆瀣一气。家丑不外扬。但运动组织者和支持者从台湾、美国、英国和“流亡政府领袖”处四方取经。“占中”开始后,各路神仙浮出水面,看到了“八仙过海”之“盛况”。境外传统影响团体西方政府驻港机构、外媒和西方各类访港“占中调研”代表团,加上基金会、学术机构、非政府组织、宗教团体多方联动,实物馈送、资金注推、精神支援、信念鼓动,全方位多维度影响。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台”,铁打的戏台流水的伶?

陋相百态的社会经济影响已经显现,虽然中环暂躲过一劫,但经贸下行难以临时刹车。正如首任特首董建华近期会见传媒时提到,“占中”的负面影响已经初步显现,酒店订单跌了20%-30%,信用卡消费跌了20%-30%,这些不仅仅是纸面上的数字,更关乎成千上万港人的生计三地。旺角成“衰角”,靓铺变“死铺”,部分店面门可罗雀,据估“占中”每天令香港零售业损失1.1亿港元,惨烈程度比之十一年前的“沙士”冲击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占中”本身而言,值得庆幸,近期的发展我们看到不少的积极面,首任特首的两度公开讲话、富豪大佬和商界名流的集中表态、香港高院就禁制令的决定以及民间“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的自发力量,四管齐下,推动问题解决的正能量一直都在,且日益壮大。同时,“占中路霸们”内部如何达成“统一协议”,找到台阶体面收场,亦是问题解决的关键。 (作者 裘旭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