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评社香港10月29日电(评论员 彭念)随着APEC北京峰会的日益临近,关于中日首脑会谈的猜测也越来越多。于10月29日在北京与习近平会谈的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成为中日媒体关注的焦点。据共同社10月24日报道称,据多名日中关系消息人士透露,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29日将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两人上一次会谈于今年7月下旬在北京进行。通过此次的“再度会谈”或将加快为安倍晋三首相与习近平11月在北京举行首脑会谈而铺路。

在福田康夫访华之前,中日之间已经出现缓和关系的势头。10月22日,日本副首相兼财长麻生太郎与中国副总理张高丽进行了非正式接触,呼吁在APEC期间举行日中首脑会谈,恢复两国的“战略互惠关系”。更早之前的亚欧峰会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与中国总理李克强短暂寒暄,外界认为此举意在营造出双方关系改善的氛围。

在经过长期的僵持之后,中日关系出现缓和势头并不令人感到奇怪。然而,这些表面上的缓和事实上并不能掩盖中日之间的深层次矛盾。这种矛盾一方面来自于近代以来中日之间的历史恩怨,但更多地则来自于亚太的地缘政治格局变迁。

以二战结束为标志,亚太的地缘政治格局发生显着转变。日本在亚太的优势地位被美苏主导的二战后国际秩序所终结。二战后所形成的雅尔塔国际体系成为日本再度军国主义化的最大约束。从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框架来看,体系对系统结构的变化以及系统内行为者的举动有着重要的约束作用。安倍上台之后在历史问题上屡次翻案,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否定二战后国际秩序合法性的历史基础的考虑。在安倍看来,当前的国际秩序已经成为日本国力扩张的主要障碍。削弱、甚至推翻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成为安倍政府的重要目标。

然而,在中国看来,二战后所形成的国际秩序正是防止日本再度军国主义化的有力约束。失去这一体系的约束,日本就有可能再度进行军事扩张,危及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因此,在安倍对历史翻案的问题上,中国秉持一贯且坚定的立场,坚决反对安倍政府的恶劣行为。为此,中国将安倍政府在历史问题上改变立场作为中日首脑会谈的前提之一,中国还与俄罗斯一道共同维护二战后所形成的国际秩序。

尽管体系能够对系统结构、行为者产生约束作用,但行为者力量对比的变化,又将引起系统结构的变化。二战结束后,亚太的行为者力量对比发生显着变化。一方面,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发展迅速。其丰厚的物质基础为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以及外交全球化提供了现实可能。中国当前的经济总量、军事力量以及外交影响等都大为增强。

另一方面,作为美国在战后扶持的重点对象,日本的国力却出现缓慢踏步的几乎停滞状态。日本对中国的制衡作用明显弱化。作为亚太的长期领导者,美国在亚太的影响力也相对弱化。中美日之间力量对比的此消彼长,必然会反映到亚太战略结构的变化之中。正如美日战略学家所言,亚太地区的战略格局正处于失衡状态之中。

在应对这种失衡格局方面,美国相继提出“重返亚太战略”以及“亚太再平衡战略”。其核心即在于,通过加强美国在亚太的军事部署、外交联系以及扶持盟友,来提升美国及其盟友在亚太战略格局中的地位,以抑制中国在亚太战略格局中的急速上升态势。然而,中国显然无法接受美日的这种抑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