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文发表于大公网,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news.takungpao.com/special/Vietnamw//?wd=6

中越关系始终是一个重点话题,大公网兵部来信专栏曾发表常晓宇的文章,分析越南在国际上有哪些好朋友,都为了实现哪些利益。

如果不把中越海上争端考虑在内,那么一部现代越南外交史可以简单浓缩为两个关键词:战争与和平,分界线是1986年12月召开的越共六大。在建国后的40年中,越南从反侵略走向侵略,经年的战争虽然打出了国际声望,但也逐渐明白国家发展最终需要和平保障的道理。为此,越共六大决定放弃对苏联“一边倒”,从此走上“多交友、少树敌”的外交道路。

1991年6月,越共七大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蓝本确定了此后的外交政策目标,言明越南“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并不以武力相威胁”,“真心希望成为国际社会各国的朋友”。在越共七大前后,越南先从柬埔寨撤军,再于巴黎签署了《柬埔寨和平协议》。

越南的和平诚意打动了中国和美国,很快中越关系就迎来正常化(1991.11),美越也于随后建交(1995.7);中美之后,越南的外交局面顿时打开,东盟也于美越建交当月接纳了越南。值得一提的是,东盟早在1967年8月就成立,各主要成员国此后也都同越南建交,但由于意识形态严重对立及苏越结盟,特别是越南入侵柬埔寨,令东盟和越南的关系长期紧张。

实践证明,只要不依附霸权或为霸一方,想在国际社会“真心交友”并不难。截至2013年11月,越南已同184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而和平发展的最大红利就是经济增长。从越共六大决定革新开放,到九大(2001.4)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到2007年初加入世贸,越南人均收入翻了一番,成为当时除中国和赤道几内亚之外,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

然而“多交友”易,“少树敌”难,哪怕只有一个。越共六大召开时,中越在陆上仍未停火,不久两国又在南沙发生海战(1988.3)。南海争端虽然无法阻碍中越重修于好,但却像一道难以弥合的伤口,时不时就会发作。今年5月,中越关系因南海对峙再度紧张,以此为背景,越南上半年外国直接投资额比上年同期大减35.3%,出口增长乏力。

“中国是个巨大的邻居,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我们不得不比邻而居。”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7月在河内与选民会面时如是说。挑战中国需承担一定的风险,但这或许正是越南筹谋的一部分,包括如何利用这次冒险套现——收获两个重要朋友,以及让另一个老朋友更贴心。

8月初,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访越,赠送越南价值486万美元的巡逻船和装备,日越还决心加强海上安全合作。8月13日,美军参联会主席邓普西访越,成为越战以来首位踏足越南的美国最高军事长官;9月24日,正在访美的越南外长范平明在一个活动上表示,“解除对越武器禁运,也就意味着两国关系恢复正常化,即使我们早在20年前就有了正常化的关系。”

美国对越南解除武器禁运早在2007年就已经启动,不过范外长显然追求更高、想要的也更多,即便他明白美国将来也不大可能向其提供致命性的武器装备。但他还是应该感谢今年的中越南海对峙,这场争端促成了美越一连串高层互访,并加速了武器禁运的进一步解除。至于日本所谓的安保合作,无非是指望越南在南海开辟“第二战场”,分担中国在东海方向的对日压力。

美日“拔刀相助”,作为越南老朋友的印度则更加给力。当年越南因入侵柬埔寨备受国际社会声讨之际,印度就曾牺牲自己不结盟运动领袖的好名声支持侵略者。事实上,印越在经济、政治、军事领域一直交往密切,冷战结束后,越南更成为印度“东向政策”在东南亚的跳板。

今年9月习近平访印档口,印度总统穆克吉竟抢先访越,达成的协议包括印度石油公司继续蹚中越南海争端的“浑水”、越南还获得1亿美元的军售信贷额度。有媒体披露,印度将向越南提供布拉莫斯反舰导弹。

有了这三个重量级的朋友站台,越南在对抗中国的时候是否底气更足呢?

越南外长访美期间曾被问及解除武器禁运是否会激怒中国,他笑而不答。同中共类似,越共在建国以来也有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越南明白自己比中国更需要对方,而为他国充当棋子、同中国撕破脸皮不符合它的国家利益。正确的做法是,一手接过美日印递来的橄榄枝,一手抓紧修复破损的中越关系。

也许今年8月在缅甸会见中国外长王毅时,范平明的另一番话更能表明越方心迹:越中都在进行国家建设,都需要和平的外部环境;希望两国继续发展合作,推动和平解决争端。半个月后,越共三号人物黎鸿英就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特使的身份访华。

根据越南官方表述,黎鸿英此访是为了推进越中两党、两国的关系健康、稳定且长期发展,以及满足越中两国人民的愿望和利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