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来,在中华军网、铁血网、凤凰网等网站上看到一篇奇文,一位名叫王占阳的清华大学教授拿出“百闻不如一见”的中国古代典故,以忧国忧民的口吻告诫国民,在认识日本方面,长期存在着多种方法论误区,这是导致形成“日本可能重新成为军国主义国家”这种误判的深层原因。由此,“走出这些方法论误区也就很重要了”。

下面,我把他的主要观点用黑体字标示出来,然后再把我的草根观点附在其后:

一是应实事求是地看日本,最好能够身临其境地看日本。比如,面对事实,是否有回避、掩盖、歪曲的问题?

我没有条件去日本,收入总拖国家后腿,但即使有条件,我也肯定不会去。但不妨碍我认识日本,比如,从新闻媒体乃至出版物。关于日本的新闻,中国的新闻媒体报道力度是相当大的。在日本发生“3.11”大地震海啸之时,央视记者深入一线,向中国国内发回大量现场连线报道。日本民众上街反对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时,央视又及时报道。可以这样说,中国新闻媒体包括网络在内对日本报道的频率和力度比报道任何一个外国力度都大,内容涵盖日本社会的各个方面。中国人即使不用去日本,对日本发生的事大多能实时了解。

请问王教授: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哪件事情被中国回避、遮掩、歪曲了?那么,日本报道中国做到实事求是了吗?你教训谁不实事求是?日本修改教科书误导国民、不承认慰安妇、把侵略战争轻描淡写说成“进入”、拒绝为侵略战争赔礼道歉是否属实?中国南海维权被日本说成威胁地区稳定、中国海警船编队进入中国钓鱼岛领海正常巡航被日媒屡次报道成“侵入日本领海”等等,又是谁在回避、遮掩、歪曲?

二是应当全面地看日本,而不是只看其负面因素。(否则)那就会夸大问题的严重性。

可以说,自中日邦交以来,我们对日本报道和宣传在很长时间内都以正面为主,其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三木武夫参拜靖国神社我方为不影响中日关系刻意回避。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3000名青少年访华,日本影视剧如潮水般的涌入中国,日本的文化产业的发达令国人耳目一新、羡慕不已,走路最快、因设计失败导致工程报废而自杀的日本人的敬业精神使中国人感佩,总设计师乘坐日本新干线令每一个中国人认识到日本科技的发达。中国人对日本的羡慕那可是发自内心的,实实在在的。没有中国媒体、文化部门和出版社等部门不遗余力地正面宣传,中国人会有日本热吗?反观日本,自从1985年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悍然参拜鬼,给沉浸在中日友好氛围中难以自拔的中国人实实在在浇了一瓢凉水。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连续在任期内5次参拜靖国神社,2013年12月26日,安倍和2名内阁阁僚以及160多名国会议员前往靖国神社拜鬼,连续不断扩充军备,在任何一个国际场合不断渲染“中国威胁论”。至于扩充军备、把26000吨排水量的直升机航母称为“驱逐舰”,仅2013年就有6艘大型军舰下水,其中一艘还被命名为“出云”号,把水面大型军舰发展到七八十艘之多,潜艇准备扩大到22艘,到底是自卫呢还是侵略不言而喻,全中国也就是高瞻远瞩的王教授才会认为中国人在夸大日本的严重性。

请问王教授:你家挨着这样一个从不认错且磨刀霍霍的杀人犯邻居,你踏实不?反正草民我是不会踏实的。一个自称爱好和平的国家,为何要发展直升机航母、要配合美国到地球另一端“维护和平”?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家利益遍布全球,就实验那么一艘经过改装的老旧航母,日本就到处说中国要扩张,是谁在夸大其词?作为清华的教授,中日两千多年交往中,到底是谁侵略谁多啊?谁给对方带来的危害大?这个基本问题搞不清,麻烦你以后也别提自己是中国清华教授了。

三是应当根据历史发展形成的基本格局下判断,而不是根据少数人的言行下判断。

王教授的意思是安倍等右翼分子只是日本社会的少数人,大多是日本人民是爱好和平的,加上中国崛起和美军驻扎等因素,都使日本不可能重走军国主义老路了。

且不说你去日本见了多少日本人、听到的是否都是真话,这里问一句王教授,1921年10月底在德国成立的“巴登巴登集团”只有11人,后来成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昭和军阀集团核心和骨干(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东条英机、梅津美治郎、山下奉文、中村小太郎、中岛今朝吾、下村定、松井石根、矶谷廉介),在日本军队中绝对是不入流的少数,通过不断下克上式的兵变,最后掌控了整个日本,成为大魔头裕仁侵略扩张的得力打手,这少部分人能量大不大?发动“2.26兵变”和“9.18事变”的也是日本军队少数人所为,怎么后来翻了天呢?

回到如今,既然日本人民那么热爱和平,为什么小泉纯一郎能够得到连选连任5年之久?石原慎太郎为什么能高票当选东京都知事并实现连选连任十多年?拿慰安妇胡说八道的桥下彻何以能担任大阪市长?不止一家媒体发出民意调查结果,日本人对中国的厌恶程度高达60%以上。不止一个日本中学生作文中竟然能发出小小年纪不相称的“日本不惜一战阻止中国大陆统一台湾”狂妄言论,为数不少的日本人举行反华示威,这些现象老先生你怎么解释?是否还认为右翼分子没有强大的民意基础?如果没有日本人民的积极支持配合,日本能把战争搞得那么大规模差点没把邻居全家灭门?难道参军的几百万日本军人都成了神通广大的孙猴子?人家政治家一句拉拢日本人民的话怎么把你就给萌翻了呢,不像个教授啊!

很多日本人民爱好和平我不否认,但请王教授你不要把大和民族和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混为一谈,二者是迥然不同的,中华民族就不说了,大和民族严格的等级制度决定了他们一向讲究下级服从上级,上级服从上上级。这种服从带来的怪异的团队精神,使大和民族在干坏事的时候,缺乏原罪感。一人干坏事,如果有负罪感的话,那么,上级让干那就不是坏事。一群人干坏事,更是心安理得了。没有日本社会这种畸形的土壤,也就不会滋长军国主义的恶之花。可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少数右翼分子就翻不了天,在他们的灵魂没有得到彻底改造之前,谁敢肯定他们不是穿着西装革履的鬼子?

四是应当主要从日本的内政认识它的外交和国防,而不是单纯地、孤立地认识它的外交和国防。

王占阳教授的意思是只要内政不出问题,外交和国防再怎么样也没关系。请问,一个国家能把外交、国防和内政割裂开来吗?日本实行内阁制,难道日本首相不是内阁核心、各位内阁大臣都是各干各的?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或者政权能把内政外交国防分开说的?请问何为执政理念?这一点实在不想再说。

五是应当给予日本内政比较全面的认识,而不是只侧重于观察它的政局变动。

这部分里,王教授说了一个主要意思,那就是日本的内政决定因素主要是和平主义的,这就使日本在理性状态下只能走和平道路

既然如此,安倍为何要煞费苦心解禁武器出口三原则和集体自卫权?全世界都知道日本自卫队现有装备早已突破保卫自身安全限度,依然在继续扩充,组建了钓鱼岛警备部队,请问,不断参与夺岛军演,最近又和美国菲律宾进行南海军演,这也叫和平主义?说日本内政是和平主义,全世界的狼都笑了。

六是既要居安思危,也要避免杞人忧天。

这是一个自相矛盾又非常圆滑的说法,显示您作为专家学术水平之高,一般人是不告诉的。我要没理解错的话,您老就是在说中国人过虑了。实际恰恰相反,日本自从在中国国力全面超越它之后才开始出现战略焦虑症的,用中国话的解释正是杞人忧天,尽管习大大多次在国际场合声明中国没有“侵略基因”,中国政府也长期宣传构建和谐世界,主导提出了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但日本人就是不听,因为它们强大以后就欺负过别人,他们的眼里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从来也不相信什么和为贵。

即使退一步讲,面对死不认错、不断扩张军备、不断干预中国统一大业、介入南海争端的日本,中国人就是过虑了又怎么样?

我很奇怪,也整不明白,这些年来,我们的学术阶层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总出这些奇谈怪论的精英?他们为什么又总有表演舞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