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与台湾有关的汇款似乎总会莫名消失,台湾33年前给伊朗卖军火的钱,又被冒领了。据台湾《联合报》27日报道,伊朗国防部33年前汇1500万美元到台买军火遭冒领,跨海打官司想讨回败诉确定;伊朗改以获得汇款银行受让请求权的主张重启炉灶,要求台湾彰化银行支付3900多万美元 本息,台湾岛内“最高法院”以彰化银行已善尽形式审查义务及超过15年请求时效等理由,判决伊朗败诉。

伊朗33年前汇款千万美元至台湾买军火遭冒领 跨海打官司败诉

伊朗33年前汇款至台湾买军火遭冒领 跨海打官司败诉

伊朗33年前汇款至台湾买军火遭冒领

本案起因于1981年,当时因为反美遭受全面制裁的伊朗在两伊战争初期遭受惨败,被迫向全球寻求美制军火。同年,台湾强欣公司负责人吴福久向伊朗政府佯称可媒介购买台湾军火,要求伊朗经其中央银行委托英国密得兰银行电汇美元1500万元到台北市彰化银行大同分行。

当年7月30日,有三名伊朗人出示护照到彰化银行提款,彰化银行核对与密得兰银行的指示吻合,让三人提走美元425万,并将折合台币一亿多元的部分款项存进强欣公司账户,再转成支票流向台当局领导人办公室前秘书长蒋彦士的弟弟蒋彦中(已兑领)、联勤(未兑领)账户。四天后又有三名伊朗人提款被拒,伊朗发现钱遭冒领。

全案关键人物吴福久不知去向,检方曾查过联勤及蒋彦中,但都无法证明与冒领案有关,冒领案真相至今不明。台湾“最高法院”2002年已就伊朗国防部请求给付电汇款判决其败诉确定,伊朗国防部于1997年时,以已解约请求返还汇款再提诉讼,缠讼17年仍败诉。

台湾那些莫名消失的外援汇款

和台湾有关的汇款、外援,似乎都会被另作他用,或直接莫名消失。

位于中美洲北部的萨尔瓦多,其前总统弗洛雷斯近日向国会调查委员会坦承,任内最后两年共收了台湾1000万美元的捐款支票,但否认私吞了这笔钱。《联合报》称,陈水扁执政时期,因为两岸关系不佳,为防所谓大陆“挖墙脚”,只好“重金买外交”,援外捐款根本是一笔烂账,“萨尔瓦多案只是冰山一角”。台湾过去援外款项“被A走”案例还不少。

今年(2014年),为庆祝基里巴斯独立35周年,台湾当局援赠170万澳元,以购进一艘运输船,但截至6月底基国主管机关都未提出任何进度报告。而直到10月初,在当地媒体看到相关报导后,台湾官方十分震惊,要求基里巴斯当局提出解释。

巴拿马媒体曾于2009年揭露,台湾捐赠价值2200万美元,指定为救灾用途的飞机,却被前总统马丁内利当成私人专机,内装豪华,马丁内利随后向马英九解释,回国后会将专机投入海地震灾救援用途。

在2000年至2003年间,台当局曾提供利比里亚高额经济援助,用来兴建医院或帮助青少年复学等人道用途,但前总统泰勒却“A走”逾2000万美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