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虽然我只的你也是个“名人”,本来懒得理你,不过看你说的还有点意思,也是我的疏忽,没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好吧,详解当时的情况。

我挤上去之后,背对着的一排有一个孕妇正挨着我的座位上坐着,旁边一个小学生埋头写作业,小学生旁边一个帅哥,听着耳机看了我一眼后闭上眼睛假装睡觉,他旁边的一个美女本想给我让座,但是无奈太远,且人太多,我也很难挤过去。再说我面对的这一排座位,正对着我的,一个帅哥,打扮那叫一个“潮”,耳洞都3,4个,本来看着手机视频,抬头看了我一眼,因为我的拐杖挨着他的膝盖了,然后埋头继续看视频,旁边的就是那个黑人,本来他在电话,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电话,他旁边的是个中年妇女,看到我了,又假装看其他地方,也许她再想,你面对的年轻人都不让,我为什么让。再远的就算让我坐我也过不去。没多久黑人打完电话就起身给我让座,因为他还拿着小包,估计是打电话不好起身,所以打完电话才给我让座。

我并非如你说的故意磕碜国人,而是就我这一个多月伤了腿后坐地铁的亲身经历,国人也是良莠不齐的。但是我不得不说的一个真实情况就是,我遇到的4此外国人给我让座都是他们看到了就像很多国人一样,给我让座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大多数国人的传统美德。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一个貌似印度人给我让座,说实话,我从心底里不喜欢印度人。所以也不客气的坐下,对方用熟练的汉问我:“朋友,腿伤了哪里?”在广州,这种流利汉语的外国人很多,我也不惊讶,也就当闲聊,答:“不小心摔的,小骨裂。”对方还继续问我:“我是学医的,你伤哪个位置。可以给我说么。”我指着脚说:“这里。”他笑了:“你和杜兰特一样,这叫琼斯骨折。”我对他也有点小兴趣,说道:“这样啊,。谢谢。你是从哪来广州学医的?”对方答道:“巴基斯坦。”我的心里戒心立马放下了。之后一直到我下车,都和他闲聊着,聊我的伤,聊NBA,聊广州的生活。这是我第一次和巴铁兄弟接触,给我的感觉,巴铁兄弟人民对我们很热情,也毫无戒心。但是由于我分不清他们哪些是印度人,哪些是巴铁兄弟,我不否认我对印度人没什么好感,所以就没法去区别对待他们,除非我知道他们是哪的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