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印度决定在藏南地区建全国最大水电枢纽“阿鲁纳恰尔邦”迪邦河

印度决定在藏南地区建全国最大水电枢纽中国藏南地区示意图

据俄罗斯之声10月24日报道,印度政府不顾生态学家反对,最近做出决定,给在“阿鲁纳恰尔邦”迪邦河上兴建全国最大的水电枢纽打开绿灯,国内就此爆发争议(注:“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藏南地区)。

在此背景下,14日印度政府向美国提出抗议,反对华盛顿为类似项目提供资金的计划,类似项目是在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即巴基斯坦控制下的克什米尔部分的狄阿莫-巴沙项目。所有这一切都再次强调迫切需要制订该地区统一的使用水力资源的规则,因为这决定着至少30亿人的生活。

印度兴建迪邦水电枢纽的计划由来已久。6年前时任总理辛格曾给未来的大坝奠基。但是从那时起由于生态学家抗议,兴修时间被一推再推。9月底森林、环境和气候变化部在设计师保证降低10米大坝高度后,为计划的实施打开了绿灯。

报道称,巴基斯坦也在制定类似计划。这里所说的包括在作为克什米尔一部分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省兴建狄阿莫-巴沙水利枢纽。华盛顿举行研讨会,其宗旨是吸引投资者完成这一项目。14日,印度通过外交渠道向美国抗议,呼吁不允许美国公司在有争议领土上参与投资。

事实上,这两个事件只是一个巨大链条上的两个环节,涉及到的不只是印度和巴基斯坦,还有许多南亚和中亚国家,以及中国和俄罗斯,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专家鲍里斯·沃尔霍斯基说道,喜马拉雅山脉、青藏高原及其周围山体是最大的淡水蓄水池,为这里居住的30亿人口提供淡水资源。该地区的水资源利用问题使位于上下游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不断暗淡。

报道称,情况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世界上至今还没有制订出一套具有约束力的统一规则来规定跨界水体和河道的利用问题。这些规则要通过双边协议来约束。但是往往做不出任何规定。针对中国来说,这样说尤其公正,中国位于上游,实际上忽略下游国家的利益,鲍里斯·沃尔霍斯基说道。

1960年的印巴水域协议多年以来被认为是典范,双方甚至在武装冲突期间依然履行这一协议。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要求修改这一协议,因为它束缚了印度在其领土上开发水能工程。

俄罗斯之声称,目前情形是水利问题被附加上了政治成分。令印度愤懑的不是巴基斯坦兴建水利枢纽这一事实本身,而是因为这发生在克什米尔历史公国的境内,美国资本可能参与兴建,这将意味着事实上承认领土的划分现状。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在阿鲁纳恰尔邦实施项目的事实就得到了沉默,但中国对这一计划一直没有放弃索赔。

事实上,与这两个计划相关而产生的问题很多,鲍里斯·沃尔霍斯基继续说道,这既涉及到生态要求和经济快速发展需求的关系,涉及到如此大规模的项目对保留当地居民的传统生活方式产生哪些影响,还会涉及到水利枢纽建设对邻国将产生哪些影响。

报道称,所有这一切都在突出强调:必须为该广大地区所有国家制定利用水利资源的统一规则。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平台来讨论所有这些问题以及没有指出的问题,这一平台可能是上海合作组织。该组织包括所有相关国家,而且在不久的将来,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印度和巴基斯坦也将成为该组织的成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