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国家该怎么去颠覆它,这是个很严重又很有趣的问题,研究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看清一些存在于我们身边却被我们忽略的危险。

要想搞清楚这个先要弄清楚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的敌人都有谁,这不是指明面上的敌人,看得到被防备的从来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敌人往往是躲在我们身边,被我们习惯了毫不注意的那些,因为不注意就没防备,所以危害最大。我根据情况将其归为三种六类,分别对应官员,知识分子和普通百姓。

首先来说说官员,官员对国家社会造成危害的行为有三种,第一是重享乐骄奢淫逸;第二是结朋党,轻国法,不顾国家利益;第三是放纵亲属们巧取豪夺。这些人我们称之为贪官污吏。

然后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危害有两种,第一是贬低政府抬高自己,第二是里通外国出卖国家。在中国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民主精英。

最后是百姓,百姓会给国家造成的危害是不务正业,不服国法。比如小混混黑社会犯罪分子之类,古时候他们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游侠儿。

这种货们在历史上曾经多次跳出来兴风作浪,给咱们造成过不小的伤害,自古以来就是被劳动人民和爱国志士们一致唾弃的垃圾。这三种六类危害可能造成的结果估计大家都很明了,我就偷个懒不再一一说明了。我要讨论的是这些内部的危害,我们自己避免的同时是不是也能用来对付敌人。事实上我们的前辈几千年前已经做过这样的探讨,实践也很成功,根据他们的经验我总结了三个阶段和八种准备。

要想不动声色的去颠覆一个国家,尤其是强大国家的时候,基本上需要三个阶段 。

第一阶段首先需要的是用强,这个强是从两方面来讲,对于敌国应该让它强横骄纵,让它扩张,对自己则需要自强等待机会,敌国横行霸道不仅会得罪很多人,也制造了被人攻击的口实。

第二阶段需要的是离亲,离者,离间也,亲者,亲近也。分化那些和敌国一条心的人或是势力,孤立敌国。对付他们首先要投其所好,然后诱之以利,接着在制造矛盾,最重要的是要消除敌国对我的戒心。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从来都是争出于事,斗出于利,不怕你没矛盾,就怕眼前的利太小,只要有足够的利益,磨都能推鬼。

最后第三阶段就要进攻了,要攻击一个国家先要孤立他的政府,使其脱离民众,堵塞它的言路,让它听不到正确的声音,然后用骄奢淫逸败坏它,让它的人民痛恨它,自己则暗地里周密谋划,拉拢他的民心,最后再因为它的骄横去攻击它。等时机一到就可以去解放它的人民了。

接下来是操作内容,想要达成这三个阶段还需要做足八种准备 。

第一是自强,兵法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富国强兵是避免别人对自己觊觎的最好方法,不然计划消灭敌人时自己先被灭掉那才是个笑话了。

第二是用间,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了解敌国就不能有的放矢的去对付它,这就需要间谍发挥作用,最好是能利用敌国重要的人,买通对方肯卖国的人。

第三是离间,压制敌国的爱国者,使他的国家疏远他们,拉拢敌国的人才为己用,拉拢不了的也要离间让对方不再使用 。

第四是放纵,帮着敌国骄奢淫逸,用大事业大利益来扩大它的野心,放纵它的骄横和暴虐 。

第五是捧杀,顺着敌国的野心,说好话和抬高对方的名声来取悦它,消除它的戒心 。

第六是诱惑,以利诱之与其合作,让它得到好处,增加对我的信任,然后利用其为我服务。引诱它抛弃正当致富的方法,使其习惯于不劳而获并且暗地里掏空它的钱包。

第七是渗透,聚集并资助它那里有野心的人们,利用这些人的力量来搞乱消弱和反抗他它。

第八是宗教,这个可是大杀器,美国佬用的很熟练的,咱们就差多了,貌似宗教总是让人们疯狂,我就不解释了。

差不多就是这些吧。文王太公这么做过,结果商朝灭亡了,勾践范蠡也这么做过,结果吴国灭亡了。兄弟们觉得是不是好眼熟啊,好多事情都在我们身边存在着呢,这是谁要让我们灭国呢?个人水平不足,只能理解这么多,希望纸上谈兵能博诸兄弟一笑,如有缪误,还请指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