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珍贵照片

父母弟弟与458护士合影

[引言]战友张良忻又住院了,晚年,头脑里因钢珠弹发炎.....44年了活到至今应该算个奇迹!我们那帮战友伤亡几十人,唯有他的伤势最严重,当年定为二等乙级伤残,现在为4级因战伤残。今天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竟然是广州458空军医院的两个护士,与她父母弟弟1967年五一的合影,以前从未听他说及过。这人老是回忆早年的事情,是衰老,留恋,还是什么......真不愿往别处想哦,奔70的伤残人了,看XT片锃亮的钢珠已经靠近脑室边沿了,按医生的分析,进入脑室,就是频临死神,偏瘫,痴呆.....。根据他的叙述记忆,代写了这篇短文,配上照片。虽然是战友,一起当兵的,也就是住了市医院才认识了他,大致了解了他回乡后的坎坎坷坷,作为老战友为他的顽强活着高兴,同时也为他所经历的艰辛劳苦沉思......实在是不容易,一个二等功臣,二等残疾!起先在论坛枝叶地发了一点,没有想到熟悉他的还真不少,包括各级领导。多是赞誉老前辈,老英雄,同情关注他的经历,但也有有关他的不良说法,居功骄傲,不满足,传言......他没有安置工作,一直在农村,生活来源就是那微薄的残疾金(近几年来增加了不少),别说大脑里是粒集束炸弹的钢珠(小脑有碎渣),就是粒沙子,那个能受的了,耳闻那种种奇谈怪论,这人世间怎么如此冷酷无情? 唉!人心哦......

珍贵的照片

这是一张父母、弟弟与广州空军458医院护士的合影留念,照片有些泛黄了,多年来我一直珍藏着,两个护士是特护我的,黄琼英、杨友芬,20岁,湖南兵,至今难忘她们日日夜夜守着我们几个重伤员,洗脸喂饭,处理大小便……。那年负伤住院,父母到广州看望我,与父母弟弟照下了这张意义深远的留影,戴像章,手握红宝书代表着那个心中红太阳的年代。

1967年1月20日,在援越抗美的战场上,我身负重伤,昏迷了5天5夜被野战医院救活,转南宁、桂林医治,终于度过了危险期,再转广州空军458医院治疗,在这里认识了小黄小杨护士,她们是湖南刚入伍的,也是新兵,与我同岁。我们几个重伤员,开始生活不能自理,她们给洗脸喂饭,甚至帮助处理大小便,我们内疚的很,让人家新兵姑娘照顾我们,动弹不得没有法子哦,以后恢复好点能下床行走动了,我们就拼命帮助搞卫生,主动打开水,自己洗衣服……怕我们寂寞,就讲笑话,唱湖南戏曲,她们是毛主席家乡的人噢,说起来挺自豪的。时值文革,没有什么电影看,宣传队不少,每次都搀扶着我们去礼堂看演出。

正好空七军副政委也在458住院,对我们参战负伤的战士很关注,常来我们病房串门,聊天,也热情邀请我们去他的高干病房玩,让我们讲述高炮打美国飞机的事。副政委比我父亲大10岁,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没有大首长的架子,问我们负伤家里知道吗?我们说,出国参战保密不敢写信说,负伤后规定不许告诉家里,医院的地址也是XX信箱,家里不知道。副政委沉思了,眼含热泪说:孩子们,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的爹娘啊!都这样了,家里还不知道,这样,我协调医院,让你们的爹娘来看你们。啊!这简直是做梦哦,我们才当一年的新兵哦?你们是为国家负伤的,是功臣,军队应该拿这个钱。我们一时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一起举手喊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几天后,护士长登记了我们每个人的家庭详细地址,给地方政府发了信,给家里汇去了路费。十几天后战友的家人陆陆续续来了,我的父母弟弟是五一前到的,母亲一见我就嚎啕大哭,邻村一个战友牺牲了,家里也知道了,那几个月无法写信,家里以为我也死了,父亲站着光吸烟,弟弟那年9岁,第一次见南方的大高楼,绿树花草,特别新奇。父亲因在农具厂工作,仅十天的假,住了几天就走了,母亲弟弟多住了半个月,9岁的弟弟领着母亲走的。护士对父母安慰照顾,星期天领着去逛公园,看南方大厦,海珠大桥……五一放假,在广州照相馆照了这张照片,我因仍属于特护时期,不允许外出,没有参加。

1969年3月,我复员回家了,全家高兴噢,伤残了,总算活着家人团聚了。以后的日子虽然艰难,也有许多不近情理之处,我恼悔过,脾气也逐渐暴躁,但我仍难忘负伤住院的日子,真是实实在在的人间亲情,战斗,负伤,致残,我不后悔,军人战死疆场光荣!看看44年前的这张照片,常勾起我难忘的回忆,父亲在世也叨念,还能见到那两位护士吗?母亲85了,白发苍苍,那时候40岁,她老人家说,看看这照片,仿佛就像是在广州,一辈子就出了这么次远门,看了大地方,沾了儿子负伤的光哦……那两个护士现在哪里了,也60多了?我无言答对,我梦想,有生之年再去次广州,去458医院看看,看能找到小黄和小杨了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