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从军路 重返岚角山

透过车窗,当“永州界”映入眼帘时,突然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那山、那水、那人······是如此的亲切而又陌生。

经过九小时的长途奔波,到达了阔别33年的岚角山。那里住着一位我一直挂牵、思念的人——杨大哥。在冷水滩的高速公路出口处,饶叶战友及嫂子,早早地等候在那里。跟随饶叶战友的车,进入冷水滩,车窗两旁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向世人展现出冷水滩的巨大变化。驶上永州大道,一眨眼的功夫就到达下岚角山镇。下车后,满头白发的杨大哥紧紧握住我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你一点都没有变”。我强忍着将要滑出的泪水,哽咽着说:“大哥,您也没有变,只是头发全白了”。四目以对,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不知从何说起。伫立在岚角山,微风徐徐拂过我的脸庞,那满山遍野的鲜花灿烂地笑着,挺秀的翠竹欢快地挥舞着双臂,空气中那久违的泥土芬芳,四处弥漫。感觉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而陌生中又处处能够发现当年的痕迹,望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和都市气息浓郁的高楼大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我的杨大哥?!这就是我曾经生活的地方---38251部队吗?!

2014年借“国庆”长假之机,我们一行4人,从重庆市涪陵区出发,沿包茂G65高速、经沪昆G60高速、驶二广G55高速,风驰电掣一路南下,行程814公里,来到了我心之念之的地方,了却我33年来“再走从军路,重返岚角山”的夙愿。

在湖南零陵当过兵的战友们都熟悉坐落在岚角山的军人服务社。在军人服务社的另一头有一家缝纫社。1979年,刚走出校园的我就步入了军营。因年纪轻,个头矮小,部队发的衣服、裤子几乎都穿不得,3号衣服穿起把膝盖都遮住了,裤子的腰可以提到脖子下,无奈之下只好反复往缝纫社跑。我第一次走进缝纫社,一间约30平米的房子里有10几名师傅正在忙乎,操作第一台缝纫机的师傅是位男的。估计30岁出,只见那个大哥蓬头垢面,一边领口是向上翻着的,衣服上也有不少污渍,鞋是耷拉着的,裤子很破旧,似乎是他唯一的一条裤子,手也脏脏的,真是邋遢的令我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猛听见一声说:“当兵的,你做爪子?”他的话我基本没听明白,他又指着我手里的东西,我明白了,忙说:“改衣服、裤子”。他就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杨大哥——杨江贤。

一来二往,我们由“供需关系” 逐渐成为了好朋友。在80年代,部队里掀起了一股穿喇叭裤的风潮。我们这些学生兵当然想要走在时尚的前端,于是我请杨大哥用水兵裤,按照我的样图,改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喇叭裤,有了我这样的“活广告”,只要一提到改喇叭裤,许多老乡和战友都知道缝纫社的杨师傅。这样,很多想做喇叭裤的人,第一时间就是来找我。由此杨师傅的生意空前火爆。我想,这个角色也许就相当于现在的“经纪人”吧。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到我退伍的时候了。在离开部队的前一天晚上,杨大哥把我请到他家为我饯行。沿着通往2营区的公路,再穿过一段田间小径,就到了杨大哥的家。在落霞的映照下,一位妇女在自家小院里把收获的谷物用木耙在地上铺匀,木耙和地面发出“刷~刷~”的摩擦声,看见来人了,看门狗“汪、汪、汪”的叫了起来,院子里的鸡也不停的“咕~咕~咕”叫着。女主人忙迎上前,拉住我的手说:“欢迎你哈,小张”。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吃到地道的湘菜——爆炒仔鸡;喝的地道大碗酒——米酒。在当时的中国农村,物质生活处于相对匮乏的年代,能够受到如此高规格的款待,杨大哥一家对我的热情和喜欢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夜深了,军营那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军号声。大哥、大嫂借着月光陪我走完田埂小道,把我送到通往部队的公路上,我们才含泪而别。杨大哥他不仅是我的兄长,也是我的老师,他也教了我怎样厚道做人,他高贵的人品影响了我的一生,不曾想到,这一别竟是33年。

33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思念着杨大哥,牵挂着他们一家,多少次魂牵梦萦回湘南,几回回梦里重返岚角山保方寺村,杨大哥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梦里,勾起我深深的怀念,那一幕幕往事仿佛又重现眼前,使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令人心潮澎湃的军旅生活,回到了岚角山保方寺村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今天白发的大哥和慈祥嫂子,率儿孙们早已迎候村头,欢迎远方的来客。如今的杨大哥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在为我们准备的接风宴上,饶叶战友特意买来东安鸡,是湖南传统名菜。它是以七成熟鸡肉条加调料炒制而成。此菜源于湖南省东安县,原名醋鸡。被列为国宴菜谱之一、八大湘菜之首。我告诉在坐的乡亲和战友:“我这次是回家,访亲戚来的.”在一旁的村党支部胡书记款款深情地说:“近年来,回来看望部队的退伍战士多,但像老张这样专门回来探望老百姓的,还是第一人。”

午饭后,在战友饶叶及夫人陪同下,在部队营区、外场以及新兵连训练的地方,边走边听饶叶战友讲解,时空仿佛穿越到30多年前,看到眼前穿海魂衫、迷彩裤,满脸青涩的小战士,就想到从前的我。当年的师部楼、礼堂和我住过的光棍楼,依然座落在原地,整个师部大院变得比过去开阔了许多。昔日车水马龙,战鹰呼啸,兵来兵往的火热场景,随着部队战略重心的转移,现在已是门可罗雀,几个小兵守作孤零零的的营房。抚今追昔,真是今非昔比。曾经荒凉的冷水滩—岚角山--零陵,而今却让一条长15.5公里、宽度:42米笔直的永州大道串连在一起,彰显出永州在加速新型城镇化建设,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未来发展的雄姿。永州——这颗镶嵌在湘西南大地上璀璨的明珠,必将焕发出这座古老希望城耀眼的光芒。

黎明前的东安万物舒展,栖在树枝上的小鸟,试着轻吟了两声,立刻招来了许多同伴的和鸣。这时,东安的早晨再也藏不住了,以美丽的姿态呈现在人们面前,让人看了流连忘返。10月3日离开饶叶战友为我们精心安排下榻的东安县“大富豪”酒店,晨曦中,东安渐渐地远去,再见杨大哥!再见饶叶战友!再见岚角山!

2014年10月5日

于重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