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时间:1939-1945

国家:德国

部门:空军

类型:战斗机部队

规模:空军联队

昵称:里希特霍芬联队

参加作战:法国战役,不列颠空战,北非战役,西线空战

联队徽章:红色的字母“R”

作战飞机:Bf-109,Fw-190

JG 2(里希特霍芬)联队是德国在二战时的一支战斗机联队,联队以一战德国著名王牌飞行员里希特霍芬命名。JG 2的成立

JG 2于1939年5月1日在杜贝利茨(Döberitz)以原JG 131“里希特霍芬”的一部分为基础建立,它的第一任联队长是罗伯特·冯·格莱姆上校(此人后来成为德国空军元帅)。在闪击波兰时JG 2还没有完全建成,只有一个中队短暂参战。后来JG 20的第1大队被并入联队,联队的力量得到加强。这一时期,JG 2主要的任务是在国内保卫德国的首都柏林。1大队基地在柏林,2大队基地在杜贝利茨,他们装备了Bf-109E战斗机。而10中队则是在斯特拉斯堡,装备Bf-109D战斗机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JG 2的一架Bf-109战斗机

10中队是德国空军最早成立的夜间战斗机部队之一,后来这个中队扩充为JG 2第4夜战大队。这支大队于1940年4月25/26日由福斯特(Förster)军士长取得了德国空军的第一个夜间战绩,他击落的是一架皇家空军的汉普敦式中型轰炸机。

1939年11月22日赫尔穆特·维克(Helmut Wick)少尉,这位后来在不列颠空战中表现最出色的王牌飞行员取得了自己的第一个也是联队的第二个战绩——一架法国的P-36鹰式战斗机。JG 2的第一个战绩是在同一天由3中队的克利(Kley)军士长取得的。

1940年5月10日德国发动了对法国及低地国家的闪击作战,这时的JG 2联队还是一支不成熟的的队伍,在它的飞行员里有三分之二是刚刚跨出航校大门的新手,而他的四名主要指挥官,却有两人是一战时的飞行员。法国战役时JG 2的任务是保卫德国领空以及护送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实施对北方英法联军部队的包围作战。

不列颠空战

JG 2参加了著名的不列颠空战,驾驶Bf-109E型战斗机。联队基地设在法国的瑟堡和诺曼底,负责攻击英国的南部港口。8月11日,JG2第一次参战,他们横跨海峡作战,共有8人阵亡,5人失踪,包括第6中队中队长。在接来的几周里,每天飞过从塞纳河(Seine)到索伦特(Solent)的160公里的海峡,保护轰炸朴茨茅斯和南安普顿的轰炸机对JG2的飞行员来说成了家常便饭。到了11月1日全联队共有22名飞行员阵亡或失踪,同时他们所取得的战绩281架。

战役期间赫尔穆特·维克成为了德国空军的一颗闪亮明星,在他的总共56架战果里有42架是在这时取得的,在JG2当时的战绩总排名是第一。他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历任编队指挥官,中队长,大队长,最后继任舍尔曼(Schellmann)少校成为JG2的联队长,这位25岁的联队长也是德国空军史上的特例。1940年11月28日在与英国皇家空军第609中队的交战中维克被一架喷火击落后跳伞,鲁道夫·普夫兰茨(Rudolf Pflanz)中尉随后击落了这架敌机。尽管维克跳伞成功但是德国的搜救队却没有能够找到他,一代王牌就此陨落。JG 2其他表现出色的飞行员有施内尔(Schnell),马霍尔德(Machold)和汉斯·哈恩(Hans Hahn),他们都击落了16架敌机。不列颠空战结束时联队共有42位飞行员战死或被俘。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不列颠空战头号王牌——赫尔穆特·维克

欧洲战场

为了准备1941年6月对苏联的战争德国在5月前把绝大多数空军联队调到了东部,只留下了JG 2和JG 26(施拉格特)两个联队负责防卫欧洲西北面.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这两个联队成为了皇家空军的主要对手,一共装备了约120架Bf-109E和Bf-109F战斗机。而他们的对手的实力则在不断增长中,皇家空军此时的任务是消耗德国空军的实力以及减轻苏联方面的压力。对联队来说,早期的一次严重损失是联队长本人。7月3日,巴尔萨少校(Major Balthaser)在一次战斗中被英军的喷火击落阵亡,当时他的Bf-109F的一个机翼被对手打破了。这次联队长的继任人选很快确定下来:7月20日,沃尔特·奥梭(Walter Oesau)少校,这位德军当时战绩排在前几位的王牌飞行员,由正在东线作战的的JG3的3大队队长的位置上调任JG2的联队长。

资源的节约使用以及准确的战术运用使得JG 2和JG 26在击落大量喷火式战斗机的同时损失被降到最少。这一情况在他们装备了福克·沃尔夫190A型战斗机后变得更为明显,这种战斗机比当时皇家空军的喷火Vb型更加先进。但是有时联队还是会遭到一些惨重的损失,比如在6月23日与皇家空军喷火式战斗机的较量中JG 2的9中队几乎被完全消灭。

1941年7月8日,JG 2取得了第664次空战胜利,由此追平了一战时老“里希特霍芬”联队的战绩。普夫兰茨中尉在7月23日一天击落了6架英国空军的飞机,到了8月JG 2获得了第800次胜利。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1941年JG 2共有6位飞行员获得了骑士铁十字勋章,但是1942年联队仅有一人得到嘉奖。约瑟夫·沃姆海勒(Josef Wurmheller)中尉在年底因其击落60架敌机的战绩获得橡叶骑士勋章。

1942年2月11日,德国的战列巡洋舰格奈森瑙号和沙恩霍斯特号完成了一次代号为地狱犬(Operation Cerberus)的作战行动,行动目的是使两舰在白天穿过英吉利海峡回到德国北部的港口。JG 2做了全程护航,给试图击沉两舰的英国皇家空军迎头一击,整个行动中他们击落了大约20架敌机而自己没有任何损失。

42年3月1大队换装福克·沃尔夫A型战斗机,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其他大队也相继装备了这种新型飞机,这一年除了11中队以外绝大多数JG 2的成员都开始飞福克·沃尔夫A型战斗机。11中队是一支高空作战的部队,他们负责实验加压舱以及其他技术改进。JG 2继续负责防卫从布雷斯特到索姆河的法国占领区,JG 26的防卫区域则是从法国北部延伸到比利时。到了3月2大队在诺曼底和布列塔尼活动,4月底1大队也来到了这一地区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JG 2的几位著名飞行员——从左到右:欧根·梅耶, 埃里希·利斯, 沃尔特·奥梭,鲁迪· 普夫兰茨

1942年4月17日JG 2在奥格斯堡成功的拦截了一队兰开斯特轰炸机组,乌兹·波尔(Uzz Pohl)为联队击落了第1000架敌机。

1941年11月,Jafü 2和Jafü 3被命令从所属的每个联队里各选出一个中队成立战斗轰炸机中队,由雷森达尔(Leisendahl)中尉指挥,中队击沉了20艘盟军商船,共计63万吨。1943年4月JG 2的10中队成为第十快速轰炸航空团(SKG10)的一部分。

1942年8月19日盟军在迪耶普(Dieppe)发动了一次大的登陆作战,基地位于西线的两个联队,JG2与JG26都投入到这场作战出去。第3大队的大队长沃姆海勒上尉宣布击落了7架敌机,但是自已也付出了断了一条腿与脑震荡的代价。而二个联队下属的两个战斗轰炸机中队,JG2的第10中队与JG26的战斗轰炸机中队重创了英军的Berkeley号和Calpe号,这两艘舰,由于受伤过重,后来不得不自沉。在这次作战中JG 2频繁出动达到了430架次之多,共击落59架敌机,自己损失了14架飞机和8位飞行员。

到了1942年末JG 2成为了对抗来自美军第八航空队的日间空袭的主力。2大队的队长欧根·梅耶(Egon Mayer)在此期间研究出了对付B-17的“迎头攻击”战术,因为这种轰炸机的前部防御很弱。这一战术很快成为了德国空军对抗B-17的标准战法。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欧根·梅耶是德国第一位在西线取得100架击落记录的王牌飞行员

非洲和地中海的服役

1942年11月JG 2的2大队在阿道夫·迪克菲尔德(Adolf Dickfeld)中尉的带领下转战突丵尼斯,接下来在突丵尼斯的战斗中库尔特·布林根(Kurt Bühligen)中尉和埃里希·鲁道夫勒(Erich Rudorffer)少尉两人取得了大队150架战绩中的一半还要多。在到达北非后,2大队成为了位于比塞大(Bizerta)的JG 53联队下属。他们的Fω-190和JG 53的Bf-109组成混合编队,负责争夺制空权以及为己方轰炸机护航。

1943年2月9日,鲁道夫勒的6中队拦截了一队由P-38,P-40和喷火V型战斗机护航的B-17轰炸机部队。他一人击落了其中的6架,后来他又击落了2架P-38,使得他当日的战绩达到8架。

除了装备了Fw-190的JG 2以外,由朱利叶斯·梅博格(Julius Meimberg)中尉率领的11中队此时也驻扎在突丵尼斯的中部地区,他们装备的是Bf-109G-1型战斗机。1942年12月4日,中队遇到了来自英国皇家空军的18中队的布伦海姆轰炸机编队,他们击落了其中的11架,梅博格自己击落3架。2大队在驻扎北非的5个月里共取得了150架战绩,自己损失8架(事故损失8架)。鲁道夫勒在部队回到法国前被任命为2大队队长,他们重新装备了Bf-109G-6型战斗机。最近的研究表明,由于密集的任务和缺少有效证据JG 2在非洲的战绩可能是被夸大了。

两年后1944年1月JG 2的1大队将来到地中海的战场,这次他们将面对盟军在意大利安齐奥发起的“砾石作战计划”(Operation Shingle)。由埃里希·霍哈根(Erich Hohagen)少校率领,大队一开始部署在翁布里亚(Umbria)后来转移到卡尼诺(Canino)。此时盟军空军的实力已经远比他们强大,超过700架轰炸机为登陆滩头提供空中支援。JG 2的机场被美国第十二航空队和盟军沙漠空军部队的轰炸机持续轰炸,护航的战斗机换成了更为先进的喷火VII型和IX型。1944年4月1大队在遭到惨重损失后被调回法国,他们几乎没有给盟军造成任何威胁。

回到西欧战场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沃尔特·奥梭对JG 2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943年春天1大队在沃尔特·奥梭的带领下转移到位于托克维尔(Tocqueville)的机场。

此时,英国的一个名叫艾伦·迪尔(Alan Deere)的联队指挥官设计了一个袭击JG 2的计划。计划要求迪尔率领他的英国皇家空军第403中队保持低空飞行,攻击正在跑道上滑行的Fω-190战斗机。第611中队则在此时负责攻击机场的大楼和设施,第341“自由法国”中队在3000米高空巡逻,随时准备迎战从埃夫勒(évreux)赶来的1大队其他作战飞机。可是作战开始前403中队的行踪就被发现了,JG 2的战斗机起飞后在低空迅速散开迎敌。迪尔只是朝机库开了几枪后就被迫参加到空战中来,很快埃夫勒的分队也赶到了战场,双方开始了一场势均力敌的激烈较量。皇家空军最后由于油料不足离开战场,611中队击落2架飞机,JG 2从埃夫勒赶来的1大队支队击落了341中队的2架喷火。

1944年1月JG 2取得了第2000次胜利,但是美国空军轰炸机部队的到来为德国空军敲响了丧钟,JG 2也不例外。在44年的前半年里很多菜鸟飞行员在战斗中被击毙,更重要的是那些极少数不可替代的王牌飞行员也在此时丧命。3月2日,拥有102架战绩的联队指挥官欧根·梅耶在战斗中身亡,仅仅一个月后他的继任者库尔特·厄本恩(Kurt Ubben)少校也在与美国空军战斗机部队的交火中被击毙。

JG 2是见证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的主要联队。其中1大队驻扎在塞纳-瓦兹地区(Seine et Oise),距离登陆海岸只有60公里远。JG 2联队长布林根少校在奥恩(Orne)上空击落了一架P-47战斗机,随后联队在卡昂与英国皇家空军的台风式战斗机遭遇,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战斗。JG 2当天击落了18架敌机而自己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德国空军当天一共取得24个战绩),布林根一人击落6架。可是盟军压倒性的兵力优势很快发挥了作用,仅仅两天后3大队队长赫伯特·胡佩茨(Herbert Huppertz)上尉(68架战绩)就被一架P-47战斗机击毙,他的继任者沃姆海勒上尉(102架战绩,93架在JG 2取得)两周后也在一场空战中与自己的僚机相撞身亡。到6月的最后一天,在一个月以前还150架战斗机的JG2在克雷伊(Creil)集中后只剩下了17架Fw-190与15架Bf-109G。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诺曼底前线的JG 2

7月份,JG2的1大队最后从诺曼底前线撤回。稍后,联队长率领剩下的部队返回德国。1944年11月,在它们花费了8周时间重新装备以后,联队被分散布署在法兰克福以北的三个地方。

1944年末JG 2开始装备Fω-190D-9型战斗机,联队指挥部和3大队第一批换装这钟战斗机,此时联队已经移师法兰克福。

1945年1月1日德国集中了大量飞机发起“地板行动”,对法国和低地国家进行了猛烈的轰炸。此次行动的目的是给阿登地区的德国突击部队提供短暂的空中优势,但是结果却使德国空军遭受巨大损失。在所有参战联队里JG 2的损失最为惨重,23个阵亡或失踪(当日的统计),10人被俘4人受伤,40%的飞机被击毁,这使得联队花了几个星期才重新恢复作战。而到1月中旬,第1与第3大队也只执行一些有限的战斗,但是在盟军连继不断的作战中,联队的成员越来越变得为缺少经验与不熟练,这使得他们的损失越发的加大。3、4月份的时候,全联队能够使用的战斗机只有不到20架了。

在战争结束前JG 2的所有大队都已经装备了Fω-190D-9战斗机,面对压倒性数量的盟国空军他们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45年冬季到春季JG 2从莱茵河地区撤退到了巴伐利亚。

1945年5月7日JG 2在慕尼黑由联队长布林根(JG 2头号王牌,112架战绩获得者)率领向盟军投降,彻底结束了自己的战争岁月

二战德国空军JG 2“里希特霍芬”战斗机联队JG 2最后一任联队长布林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