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在电影中,我们经常看到不惧危险、看淡生死的突击队。而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们伟大的人民解放军就真实的存在这样一只“敢死队”。他们用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后续战斗夺取战斗最后胜利铺平道路。1986年10月许,圆满完成第一阶段防御任务的417团4连在休整期间,接到组织出击拔点作战的任务。按照作战计划,此次战斗将组成四个战斗分队:第一突击队、第二突击队、火力队、战勤队。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第一突击队由31人组成,战斗打响前,他们中的12位战士将秘密潜伏在距敌人只有几米的位置24个多小时,战斗打响后,和次日晚也秘密潜伏到位的其他19位战友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取敌阵地。毫无疑问,突击队员必须是精兵强将,不仅军事素质要特别过硬,而且要具有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和勇于牺牲的奉献精神。在组建这支突击队时,每一位战士都争相报名,渴望加入突击队。因为大家不仅知道这是自己肩负的神圣职责,是义不容辞的义务,同时也知道,自己不主动承担,必然有战友会替自己去承担。图为突击队合影。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第二突击队由17人组成,主要任务是及时增援第一突击队战斗。火力队由若干人组成,主要任务是用各种直瞄火炮摧毁敌人火力点,支援突击队战斗。战勤队由若干人组成,主要任务是运送战斗中牺牲负伤的人员。在距敌人只有十几米阵地战斗经历了100多天生死考验的战友情使每一个战士都知道,生命最宝贵,战友情更高。当然,在那热血沸腾的环境中,不积极请战,也会被兄弟们视为“怕死鬼”,这是军人最大的耻辱,一生都无法见人。图为英雄的敢死队员(此照片中四位牺牲)。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我是党员,最危险的任务必须由我来承担!”“我是班长,军事素质最过硬,最艰巨的任务我来完成最可靠!”“我兄弟三个,我牺牲后父母有人照顾,没有后顾之忧!”战士们争先恐后,满腔热血让人为之动容。图为第二突击队的英雄(此战斗小组共6人,5位牺牲)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每一个突击队员都是全连最优秀的战士,都是百里挑一的强者。他们必须是心甘情愿敢死队员,这不仅仅是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而且也是为了尽力让每一个人员都最大限度的能够活着回来。组建突击队时,参加这次战斗的四连及其加强、配属分队的100多名全体官兵,纷纷写请战书坚决要求加入第一突击队,一些没有入选突击队的士兵为表志向,专门找领导请战,甚至写血书明志!图为马占福的请战书。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来自河北的战士崔义年起初并没有入选突击队。得知落选后,像一头发疯的狮子一样跑到连部质问连长和指导员:“为什么没有我,是我没有他们勇敢?还是担心我没有牺牲的勇气和决心?还是我军事素质不过硬?••••••”说着说着,这位刚强的汉子委屈的哭着央求,“就让我进第一突击队吧!”1•7战斗中打响后,一次,当他背着一位伤员往救护所奔跑时,数发炮弹在身边爆炸,他一条腿被炸断,他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依然背着伤员匍匐前进,痛苦的表情下手臂顽强的向前伸展。而他也最终因失血过多阵亡。图为崔义年。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突击队的31名勇士中,王新华入选是最迟的一个。战斗即将打响的关键时刻,第一战斗小组担任卫生员的四川籍战士突然发生重病,必须马上手术无法参加战斗,6连8班副班长王新华临危受命替补。战斗中,他尤为勇敢,在炮火中不断穿梭,抢救了18位伤员,在身带的急救包用完之后,又把包扎在自己伤口上的取下包扎在战友的身上,自己却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当战勤队员把他送到救护所抢救时,身体还是热的他永远的离开了人间,后来才知道,他最后一句话就是“喝口尿水”的愿望也没有能够满足••••••图为王新华。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政治处摄影员袁熙为了拍摄突击队员勇敢战斗的英姿,这位当时已经是甘肃青年摄影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在全国摄影大赛中获奖的战士,不顾同事和团首长的再三阻拦,坚决要求参加突击队战斗,就在突击队即将出征时,团长还动员他退出战斗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箭在弦上,怎能不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照相机还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图为政治处摄影员袁熙。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第一突击队通讯兵郑武军把自己渴望活着回来的心声,写进了自己创作的歌曲“等到凯旋的那一天”,遗憾凯旋的队伍中永远也找不到他的身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他在电台被炸毁,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挥舞手中的指挥旗,面向祖国报告胜利消息时,被炮火吞没了••••••图为郑武军。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看着这些图片,你是否听到了突击队员齐声高唱“等到凯旋的那一天”的歌声?那种悲壮的豪情仿佛就在眼前,让人泪水潸然而下。图为四位敢死队员战斗瞬间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谁不知生命的宝贵?谁没有幸福渴望?然而,这些伟大的战士却用自己宝贵的生命给了我们幸福的生活。图为经过惨烈战斗负伤的战士。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一个又一个倒下的战士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去的脊梁!图为第一突击队指挥组(二位牺牲)。

对越自卫反击战 走进最真实的“敢死队”(组图)

1•7战斗的第一突击队的31位战友中,董永安、马占福、王新华、郑武军、付志宏、严树军、郗文华、李秋平永远的长眠在南疆的红土地,其余大多数战友都身负重伤,只有轻伤的郭继额、马玉革、李国胜、马治军、宋飞、王全有6位战友自己走下战场。战后,马玉革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董永安被成都军区授予“钢铁战士”荣誉称号,其余人员除被破额提拔为排长的都延成、王全有主动让功外,分别荣立一等功和二等功。图为前来缅怀战友的英勇的战士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