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多老兵,有性格,有气节,有爱国心,只是文化素养不高,不会表达,处理问题的方式比较简单,从大环境来说,这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这是时代造成的

我当兵时还不是被老兵教训过,有个老兵年龄比我小几岁呢,但我还是没话说,在部队里这就是纪律,况且自己做的不够好也是需要一点压力来帮助自己改正的,要做到像大学一样完全靠说服教育,很难。

这种半说服半强制的管理方式,其实就是人类社会的缩影,他非常考验管理者的智慧和能力

说个自己的经历吧(让各位见笑了)

我当兵第一年时,班长姓庄(福建福清),有一次我们连搞混合训练,就是各班临时打乱编制训练,重新组班,结果我被分到另一个班长下面训练,临时的班长姓张(山西太原),张老兵在连里,甚至是营里都出名的有点bt,那次训练我连续几次没做好(忘记是因为动作还是背条令了),结果张老兵就决定拿我开刀,但这次的方式真的有点跟以往不同,我们连的装备是牵引炮,张老兵先要战友们把炮管摇下来,要我蹲上去,炮管口有一个消声器,面积刚好可以蹲一个人,然后再让战友把炮管摇起来,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牵引火炮炮管摇到最高,而我就蹲在炮管口的消声器上,是什么状况,如果掉下来很容易摔伤的,我从高处看下面的战友们,从他们的面部表情看得出来他们都很诧异,都为我捏一把汗,但迫于张老兵的淫威始终不敢说什么,我感觉自己当时有点像人间大炮,呵呵解放军的老兵很糙,但有味道,忆我的老兵……

训练结束后回到班上,我没有告诉班长,后来有一次班里开会,被庄班长训斥,好像是那次比较动感情,我很委屈的说出了张老兵的那次惩罚,庄班长没有说什么。

再后来,有一次训练,庄班长故意找茬,跟张老兵闹起来了,已经开始动手了,但后来被其他老兵制止了,我就在旁边,看得出来庄班长是真打算跟张老兵打一架(庄班长和张老兵体魄都很强壮,不相上下,在连里的地位也差不多),我心里想,这是不是想为我报仇啊,呵呵

这件事情以后,我就明白其实很多老兵看起来比较糙,但很讲义气,其实庄班长本来是班里的副班长,原班长(云南会泽)因为打兵被告了(不是我,是班里另一个新兵(浙江宁波),很嚣张),被连长停职了,庄老兵代理的班长。原班长个子比较矮,一看就是世代做农民的那种形象,精瘦很黑很man,对我这种想进步但能力还跟不上的新兵很和蔼,懂得鼓励我,我很喜欢他,庄老兵体型高大壮硕,甚至还比较白,但稍显粗鲁,开始我还不怎么服他,但这件事后开始对他有好感了:)

想起来我现在都34了,退伍后去过的公司不下20家,同事没有一千也有三百了,但我始终记得十多年前那些部队里的战友,连他们的家乡都记得,可能是那段岁月太刻骨铭心了吧,我还记得主要领导的家乡

连长:曹(河南驻马店)

指导员:李(湖南长沙)

副连长:戴(湖南长沙)

副连长:梁(河北井陉)

听说后来两个副连长都调到其他连队当连长了,哎,真怀念那里的军营和战友,如果以后老了有机会,我真想再回到部队所在地,如果可能的话,用我的退伍证进军营去看看,看看我住过的七连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有没有我认识的老兵。。。

虽然已退伍多年,但更多的就不能在这里说了,军事机密哦,嘻嘻~~解放军的老兵很糙,但有味道,忆我的老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