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A: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 ,俄国前线,1944年-45年

A1:党卫队三级突击队中队长,党卫队第11装甲炮兵团

这名炮兵连长展现了1944年夏天的纳尔瓦(Narva)战役中连级军官在野战中的典型形象。他戴M1935式钢盔,穿M1941式全野地灰色制服上衣、M1942“基尔式”裤子以及义务兵用短腰行军靴。在左领章上绣着授权给这个师使用日轮象征图案(被称作Sonnenrad的圆卍字);暗银灰色灯芯绒军衔肩章带有代表党卫队炮兵红上黑下的双层衬垫,左前臂的袖带上则绣着这个师的名衔。在野战腰带上固定着地图包、水壶和装瓦泽尔P38半自动手鎗的硬壳手鎗套。10x50野战用望远镜则出现在军人胸前。

A2:党卫队三级副小队长,党卫队第24丹麦装甲掷弹团

这幅图展现了这个团的第1营在1944年重建时士官的形象,年初该团在奥拉宁堡(Oranienberg)和纳尔瓦(Narva)遭受重大伤亡并从前线撤换下来。士官戴着“通用”野战帽,穿M1941式野战上衣、M1942式裤子、帆布护踝和短靴。(来自前线的照片显示这支部队的人员穿戴从迷彩野战帽到所谓“棕榈树迷彩”外套等各类迷彩服装。)领子和肩章带有的编花纹饰是所有高级士官共有的,它们的暗银灰色比之亮银色采用的更早。左袖子上带有老鹰加卍字图案的标准国家徽章和团的袖标,黑边的武装党卫军版盾形臂章采用了丹麦国旗的图案和颜色。步兵突击章和负伤章位于左胸前。处于训练中的他装备着MP40冲锋鎗和轻型野战装备。

A3:党卫队代理三级副小队长,党卫队第11“赫尔曼?冯?萨尔察”(Hermann von salza)装甲(突击炮)营

作为装甲掷弹师的北方师拥有一个坦克营;在1944年大多数装甲掷弹师的这样的营实际上装备的是自行装甲突击炮。这类突击炮的乘员被授权使用野地灰色“特种车辆”制服,有照片证据证明这个师的自行突击炮成员也穿这种服装。当然,也有照片清晰显示出这个营的人员在黑色坦克兵制服的袖子上配这个营的袖带。1944年-45年时外观上的矛盾在武装党卫军和陆军身上都同时出现;突击炮部队人员的灰色带红色滚边制服和坦克突击车部队人员的黑色带粉红色滚边制服往往被混合穿着。这支部队成员的照片中往往能看到古北欧字母SS字样的领章而不是“太阳车轮”图案领章,但偶尔也能看到非正规的带粉红色滚边的“Hermann von salza”(赫尔曼?冯?萨尔察)字样的袖带在使用,而传说中同样红色滚边的这种领章也出现在野地灰色车辆人员制服上。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B:法国,1944年

B1:党卫队三级副小队长,党卫队第12“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

来自第1党卫军装甲师,即“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的这名经验丰富的骨干士官穿诺曼底战役中典型的野战服装。正反两用的第二版钢盔裹布和M1942式第二版外套都将“夏季版”的一面穿在外面,但两者却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第一版的边缘较鲜明的所谓“橡树叶”迷彩,另一个则是“模糊边缘”迷彩。单面穿人字纹斜纹布裤子采用这一年开始可见的“豌豆”迷彩。虽然黑色臂章背板上的绿色短杠加橡树叶图案的特种军衔徽章应该佩戴在所有缺乏肩章的服装上,但义务役军人真正佩戴它的情况很少——图中这名“中士”只是通过翻出露在迷彩外套之外的上衣领子上的领章来显示他的军衔。

B2:党卫队火炮手,党卫队第12突击炮营

装甲部队在他们的战斗序列中有时会拥有一支装甲突击炮营。

在诺曼底附近被奸灭之后,该师的幸存者在1944秋部队重建后得到了他们自己的袖带,这名年轻的炮兵就佩戴了它;照片的证据提示我们这种袖带很吝啬地奖给了极少部分人。炮兵穿着野地灰色“特种”夹克,他自己获得的裤子采用意大利军的迷彩布料制作,这在诺曼底前线上经常能看到。

B3:党卫队代理三级副小队长,党卫队第17古兹·冯·伯利辛根装甲掷弹师

来自第37或第38党卫军装甲掷弹团的这名低级士官作为这个师战斗群中残存的一员有幸渡过难关前往法国东部休整。按规定他应该戴M1943式大盖帽而不是图中依据照片描绘的老式M1940式Schiffschen野战帽(甚至是新成立的希特勒青年团的十几岁孩子也是如此)。M1942式野战上衣和与之搭配的M1943式裤子、帆布护腿和短靴都是当时的标准配备。军人的徽章包括师的袖带、二级铁十字勋章绶带、负伤章和奖给装甲掷弹兵的黄铜色步兵突击章。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C:第13“弯刀”武装山地师(克罗地亚第一),巴尔干,1944年-45年

C1:武装党卫军三级突击队中队长,1944年秋

这名年轻军官的军衔铭条和他所缺少的古北欧字母SS字样的胸徽显示他并非“完全”是名党卫队成员,但却是名来自南斯拉夫、罗马尼亚或匈牙利的德国裔骨干成员。典型的常服搭配野地灰色高筒毡帽,帽子上带有标准的机织版党卫队鹰徽和骷髅头帽徽,山地部队的雪绒花帽徽则没有出现在帽子边侧。M1936陆军军官式上衣带有深绿色领子,肩章的衬垫是在党卫队的黑色底板上加山地步兵的浅绿色衬底。特别的师的领章带有军官版银色扭纹系索边饰,左袖的鹰徽下方则是红白格的克罗地亚国家盾形徽章,右袖子上则是山地部队的雪绒花臂章。

C2:武装党卫军山地狙击兵

这名波斯尼亚穆斯林义务兵穿M1943式野战制服,外面套第一版的M1942式迷彩外套,领章是我们仅见的徽章。野地灰色毡帽是这类帽子中的短帽筒款式。加厚底的厚重山地靴上方包着短绑腿。他配备标准的Kar98k步鎗和轻型腰带,腰带通过干粮背包的背带加固——Y字型背带并没有装备党卫队山地部队。M1942式钢盔的左侧的代表党卫队的贴纸通常被外国志愿部队使用。

C3: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

这名德国上尉是德意志人师的一名骨干成员。虽然佩戴着包括克罗地亚盾形臂章在内的全套的师的徽章,但作为党卫队的正式成员他在左胸前口袋上方佩戴了刺绣的Sigrunen徽章。红色版本的毡帽多在平时而不是野战时使用,山地裤和山地靴则与施蒂里亚(Styrian)式护腿相搭配。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步兵突击章和近战挂章装饰在他的身上,这些都可能是他转到匕首师之前在第7欧根亲王师获得的。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D:乌克兰和拉脱维亚志愿兵

D1:武装党卫军掷弹兵,第14武装党卫军掷弹师(乌克兰第一),1944年夏

这名第1加利西亚人(实际上都是乌克兰人)师的毫无经验的新兵,其形象出现的时间应该是这个师在布洛迪(Brody)包围圈几乎完全被摧毁后重建的时候。这名乌克兰人戴着有反贴帽徽贴纸的M1942式钢盔,穿M1942式野战服上衣。在他的右领章上的装饰着代表加利西亚的狂暴的狮子形象,左袖子上则是黄蓝两色的加利西亚盾形章——至少一张出版物的照片上显示这种徽章出现在右袖子上。皮腰带则带有标准武装党卫军义务兵版腰带扣。

D2:武装党卫军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党卫队第15武装掷弹师(拉脱维亚第一) ,1944年末

这名拉脱维亚少校穿军官用M1936式制服,戴大盖帽,黑底白色肩章衬垫则代表步兵,但白色军帽滚边则是战时按规定各兵种通用的。右领章上带有太阳加星星的图案,1944年夏天它代替了早期的“燃烧的十字”型卍字变体图案。在照片中,拉脱维亚国家色的若干种形状和式样的臂章被佩戴在左右任意一边的袖子上。同种的这类款式的臂章可见于1942年的拉脱维亚部队中,但照片显示党卫队部队在右上臂或左前臂上也佩戴它。

D3:党卫队队员,党卫队第15拉脱维亚志愿师,1943年秋

这名早期的拉脱维亚志愿者戴M1940式野战帽,穿M1943式上衣。虽然在1943年3月拉脱维亚军团得到授权获得了巨大的“静态卍字”领章,但在1944年6月的一道命令让这支部队形成师的规模之后,照片显示北欧字母SS字样的领章仍然被广泛使用。普通版本的拉脱维亚盾型章按1943年9月的规定配戴在右臂上,直到1944年4月按正式的规定它才被移到左上臂上(虽然这一规定在前线时往往被忽视)。

D4:武装党卫军三级突击队中队长,党卫队第14武装掷弹师,1944年-45年

这名乌克兰步兵“少尉”戴标准式样大盖帽,穿M1941式制服上衣的军官品质改良版,上衣领子加上了深绿色面料。他仍然在左上臂上戴着加利西亚臂章,但在左领章上代替了加利西亚狮子或北欧字母SS图案的则是极其罕见的乌克兰人的“弗拉基米尔三叉戟”图案。

E:第16党卫队全国领袖师和第18豪斯特·威瑟尔师,1944年-45年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

E1:党卫队三级副小队长,党卫队第18豪斯特·威瑟尔装甲掷弹师,波兰,1944年夏

这名机械化步兵部队中的低级士官——很可能是从匈牙利招募的德国裔军人——是主要由党卫队第40装甲掷弹团(1944年7月,在利沃夫附近与红军进行了惨烈的战斗)所组成的“Schafer”战斗群的一员。他的M1942式头盔上绑着干粮包的背带以便扎伪装植物; M1943式上衣和M1942式裤子与帆布护腿和短靴搭配。除了Kar98k步鎗和一对M1939式“鸡蛋型”手雷外,这名掷弹兵还扛着一支Panzerfaust 30反坦克火箭筒;他因使用手持武器击毁敌军一辆坦克而获得的徽章固定在右袖子上。虽然这个师的大多数人配戴北欧字母SS字样的领章,但同样字体的SA字样的领章也有佩戴,虽然数量很少。

E2:党卫队装甲掷弹兵,党卫队第16全国领袖装甲掷弹师,意大利,1944年夏

这个师的大部分力量在1944年消耗在了科西嘉和意大利,它的人员通常装备武装党卫军版热带服装。基于意大利人的“撒哈拉式”上衣裁剪的上衣带有连体的胸前口袋盖设计,晚期版本的口袋则带摺纹。各类徽章出现在这套制服之上,它们包括了肩章、师的袖带和袖子上黑色背板上机缝的茶色鹰徽,但是没有领章,而这种徽章组合相当有代表性。士兵用深黄色车漆作为迷彩涂料涂装了M1935式头盔。他配备步兵用轻型野战装备,腰带里别着M1924式手榴弹。

E3:党卫队少将,党卫队第16全国领袖装甲掷弹师,1944年夏

以党卫队少将马克斯·西蒙(Max Simon)的照片为基础描绘的这幅图中,这名师长直到1944年10月之前一直穿军常服。将官军帽带有银色滚边、帽绳和金属帽徽。带有深绿色领子的军官品质的热带M1936式制服与马裤和长筒靴相搭配。领章和袖子上的鹰徽都是做工极好的银色金属光泽丝线手工缝制的,但袖子上带师的机缝浅灰色人造丝名称的黑色袖带则是各级军人通用的。鸽子灰色底板上的金银色交织的军官用编织肩章上带一颗银扣代表他的“少将”军衔。他身上的装饰物包括带橡叶的骑士十字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步兵突击章和负伤章。在西蒙的左臂上配戴着杰米扬斯克盾型章,这是他早期在骷髅师服役时赢得的,当时他领导这个师参加了在杰米扬斯克包围圈的战斗。右上臂看不到的位置则是银色加黑色的荣誉V字章(Ehrenwinkel),既“老战斗人员V字章”,这是所有在1933年1月30日之前加入纳萃党的党卫队人员都拥有的(参看图G1)。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F: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志愿军

F1:武装党卫军突击队员,党卫队第19武装掷弹师(拉脱维亚第二),1944-45年冬

这名拉脱维亚人是MG42机鎗的一号机鎗手,他戴刷了白色迷彩的M1942式钢盔,穿M1943式野战上衣和M1943式加厚冬装中的裤子,后者是正反两穿的,机鎗手把白色迷彩的一面穿在里,“秋季”迷彩的一面穿在外。他还有幸得到一双皮革加毡料制造的冬靴和一对灰色的羊毛手套。在军人的腰带上挂着装机鎗用工具和备件的腰包以及P38手鎗的手鎗套,这些都是步兵机鎗手的标准装备。“火十字”领章原来是授权给拉脱维亚军团使用的,后来在1944年秋,它也临时供被指派为第2拉脱维亚师的武装党卫军第15掷弹师使用。另外在左前臂上出现的是最终版的拉脱维亚军团的武装党卫军版盾型章。

F2:武装党卫军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党卫队第44武装掷弹团,1944年3月

这名爱沙尼亚志愿军“上尉”作为第20武装掷弹师中一支老牌步兵团的连长可谓战功卓著(通过身上的装饰可知)。他穿军常服,警觉地手持着配手鎗套的P38手鎗,这是因为德国人在波罗的海前线饱受苏联游击队的骚扰。他展示了最早版本的爱沙尼亚人领章样式——持着宝剑披挂白色金属锁子甲的手臂加上字母E的图案,这种领章是1944年2月在爱沙尼亚城市塔尔图授予这个团的,并缝在军人原来的纯黑色右领章上。带有斜对角排列的爱沙尼亚国家三色的精巧的盾形臂章上面还装饰着三只金黄色的纹章式样的狮子。不只是那些爱沙尼亚警察营,其他的一些德国陆军或武装党卫军的军人也配戴它。

F3:武装党卫军三级小队长,党卫队第20武装掷弹师(“爱沙尼亚第一”),1944年秋

这名士官配戴了并不普遍的第二版德国造领章,它在1944年6月交付使用,但武装党卫军第45掷弹团并没有被通知到。右领章上采用弯曲的E字叠加在宝剑之上的图案是它的特色。在他的左臂上戴着晚期的简化版爱沙尼亚盾形臂章(三种水平排列的爱沙尼亚国家色,外框则是黑色)。据报道一些部队还在头盔上画这种三色的盾形章。士官一直使用的“行军靴”提示我们他曾是德国国防军中的一名老兵(1942年以来)。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G:东方志愿兵

G1:武装党卫军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党卫队第21斯坎德培武装山地师,1944年夏

我们重建了一名德意志帝国师骨干成员的形象。试图组建这个师的计划最后归于流产。他戴的M1943通用野战帽(Einheitsfeldmutze)的帽顶带有银灰色滚边和右侧的党卫队山地部队雪绒花徽章。同样的徽章配戴在右袖子上,往下则是荣誉V字章(Ehrenwinkel)——1933年2月之前加入纳萃党或党卫队的人员(如果是奥地利人则日期可推迟到1938年2月12日)才能获得。带北欧古文字字体SS的领章、阿尔巴尼亚盾形臂章和带“Skanderbeg”(斯坎德培)字样的袖带都根据该师支援连的普通军官的照片来描绘。

G2:党卫队二级小队长,第22党卫队志愿骑兵师,1944年春

这名匈牙利籍高级士官所在的师很快被命名为第22“玛利娅·特蕾西娅”师。实际在1944年上半年的训练中他穿图中这种临时性服装的可能性更高。士官的大盖帽上带有骑兵的黄色滚边,M1943式上衣的肩章上也有这种颜色的滚边。加裆的晚期版本骑兵马裤与长马靴相搭配。没有证据显示这类军人当时佩戴了盾形臂章,但在他的右领上绣着这个师的标志——向日葵。上衣领子上所附加的被普遍使用的银灰色织物镶边则是三级副小队长以上士官的标志。装备MP40冲锋鎗的他在轻型腰带上加上了相配的骑兵用背带。

G3:武装党卫军山地狙击兵,计划中的党卫队第23卡玛武装山地师

只有很少量的山地步兵真正服役于计划中的两个穆斯林山地师,图中就是其中之一。他穿着带纯色领章的M1943式野战上衣。带程式化的“云隙下的阳光”图案的特种领章原计划要生产出来,但它从来没有真正装备过。空白的右领章的使用通常是一些外籍志愿兵部队通常使用的。山地裤、施蒂利亚式护腿和加厚底的山地靴也穿在他的身上,通常款式的腰带装备也在被使用。这名科索沃新兵戴着与“匕首”师,也就是斯坎德培师共用的罕见的圆锥形毡帽,这是一种传统的阿尔巴尼亚式的毡帽——在科索沃地区有大量的阿尔巴尼亚人。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H:荷兰志愿兵

H1:军团队员,荷兰志愿军团,1941年-42年

这名士兵的大衣上附加了领章,这种做法在党卫队中相当普遍,但陆军则不这么做。右领上的垂直的北欧字母被称作“狼钩”,左袖子上则佩戴早期版本的荷兰国家徽章和绣有“Legion Niederlande”(荷兰军团的德语拼写)的袖带,袖带上的这些字样系当地缝制,做工非常粗糙并且没有“Frw.”(志愿)字样的前缀。

H2:军团三级副小队长,尼德兰志愿兵团,1943年春

这名下级士官穿包括M1941式上衣在内的出行服,戴非授衔军人戴的有步兵白色滚边的大盖帽。北欧字母SS字样出现在领章上,“Frw. Legion Nederland”(尼德兰志愿军团,大多采用荷兰语拼写)字样的袖带出现在袖子上。在这支军团从前线撤下来的时候它被扩充成一个旅,但是一些人在1943年-44年时仍然保留了兵团的袖带直到党卫队第4尼德兰志愿装甲掷弹旅的新袖标的采用。袖子上的鹰徽下面是又一版本的荷兰三色盾形徽章,三色采用左高右低的平行布局。

H3:党卫队组长,党卫队第23尼德兰志愿装甲掷弹师,1944年-45年

M1940式野战帽在战争的最后一年一直能够看到。在M1942式制服上这名老兵展示着水平的晚期版“狼钩”领章。在“Nederland”(尼德兰)字样的师的袖带上方是右高左低倾斜条纹的德国造荷兰盾形章。

H4:党卫队突击队员,党卫队第23尼德兰志愿装甲掷弹师,1945年

M1943“通用”野战帽的倒梯形野地灰色徽章底面上机织着一体式的帽徽。M1944式野战制服由短摆上衣和带有系扣口袋盖(类似于装甲部队制服上的设计)的裤子所组成。左袖口上方展示的是这个师的袖带和武装党卫军的最终版荷兰盾形章。黑色肩章带有代表炮兵的红色滚边,陆军高射炮战斗章则配在左胸前。1944年时师的战斗序列中往往看不到独立的高射炮营的身影,因为它们被上调作为兵团的直属部队了,也因此,一些师仅保留了一个高射炮连,有时它们也被编入到装甲狙击部队中。

二战德国党卫军军服图册(第11-23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