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 大 林 大元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批判纠正斯大林的错误,一批冤假错案得以甄别平反。1957年7月,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会议讨论最高检查长鲁坚科根据联邦刑事诉讼法第378条,对红军前西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及属下的案件所做出的新的结论。陈封的案件卷宗重被审判员们翻开: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对苏联发动了“闪电”般突袭,德“中央集团军群”属下古德里安大将的第2装甲集群短短几天突破边境纵深达数百公里。苏军时任西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惊惶仓促间未能及时组织部队进行有效抵抗,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市陷落敌手,西部国门处于崩溃。6月30日巴甫洛夫被斯大林撤职,召回莫斯科后交由军法审处。7月22日,西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方面军参谋长克里莫夫斯基赫少将、方面军通信主任格里戈里耶夫少将、方面军属下第4集团军司令员科罗勃科夫少将,因“胆怯动摇、渎职、指挥无方”被军事法庭终审宣判剥夺军衔、执行枪决。巴甫洛夫时年44岁。

时隔十六年后重阅此案卷的军事法庭审判员们很快达成共识:最高检查长关于巴甫洛等人没有犯罪记录内容、建议撤销1941年7月对此案的判决结论是有根据的,根据新发现的情况应予撤销,四位军事首长的案件因缺乏犯罪内容应予中止。至此,巴甫洛夫等四人得以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巴甫洛夫大将的厄运和十六年后出现的转机,折射了战争初期苏军的失利绝非某几个人之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德国蓄谋已久的野心和军备能量

法西斯德国在策划反苏战争时拟制的“东方计划”即明确写道:“问题不仅是要消灭以莫斯科为中心的这个国家,达到这个历史性的目的,决不意味着问题的全部解决。更重要的问题是要肢解、消灭俄罗斯这个民族。”为达此目的,希特勒当局动员了本土和被征服欧洲国家(奥地利、荷兰、比利时、法国、捷克、波兰)的全部经济能量及巨大人力资源,动员了用现代化技术兵器装备的经过战争锻炼的数百万大军。

至1941年初,德国已能支配本土和被征服国合计约90万平方公里上的资源;拥有了1.17亿人口,掠夺了被征服国储备的大量战略原料,占领了彼国现成的矿山、钢铁厂、油井。1941年,德国拥有4.39亿吨煤;3180万吨钢;480万吨石油。军备开支达国民总收入的58%。而苏联彼时钢产量为1830万吨;煤为1.7亿吨

至1941年5月,德军已拥有214个满员师(每师14000—16000人;含21个坦克师、14个摩托化师)、总数达850万人。拥有5200辆坦克和装甲车;7000多门7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11000架轰炸机及歼击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苏联对德军进攻时间、进攻方向的误判

斯大林清楚知道苏联在强大的德国面前尚处弱势,知道和强大的德国交战将给苏联人民带来多么深重的苦难,更珍惜和平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保证。他相信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能够赢得时间巩固国防、阻碍反苏统一战线的建立;他面对国内经济薄弱、军队处在改组、重新装备及训练,严重缺乏受过院校专业教育的中高级指挥员等等问题,认为如果奉行谨慎的政策,不给德国人提供发动战争的口实,履行所承担的贸易义务和其他义务,则战争或可避免,至少可拖延战争的爆发时间。斯大林相信自己能阻延战争发生,所以在一系列战争警告的情报(多为美、英提供)面前,他更多从政治层面辩析其真伪,而对于军队向边境集结、实行战争动员时仍以“谨慎”、“不刺激德国”为前提。战争准备的迟滞使苏联日后倍尝苦果。

战争前夕,苏军总参谋部估计了战争开始时可能出现的情况制定了一个作战计划,根据这个计划,苏军主力应展开在西部方向的白俄罗斯上。1941年4月,计划呈报苏共中央政治局。斯大林认为,希特勒匪徒首先是要力图占领乌克兰和顿巴斯,以夺取我们的最重要的经济区,掠夺乌克兰的粮食、顿巴斯的煤和高加索的石油。他说:“没有这些最重要的资源,德国法西斯就不可能进行长期的大规模的战争。”斯大林由此认定战争初期最危险的战略方向是西南方向的乌克兰。斯大林的崇高威望和看法毋庸置疑。于是总参谋部据以修改了计划,将重兵部署在了西南方向,从而铸错。这一更改使西方向兵力空虚,而嗣后德军最强大的陆军和空军集团正是从西方向撕开了缺口。战争由此爆发后,苏联统帅部将已改摆到西南方向上的集团军,兵团又匆匆转向西部方向仓促投入战斗,从而严重影响西部防御作战进程。

三,悬殊的敌我军力对比

法西斯德国用于进犯苏联的兵力为181个满员师(每个师14000—16000人;含19个坦克师、14个摩托化师;含芬兰、罗马尼亚、匈牙利附佣国37个师),合计550万人;火炮47260门;坦克3710辆;飞机4950架。

苏军应对进犯的五个边境军区有170个师(每个师均缺员,只5000—8000人)、290万人;34700门火炮;1800辆坦克;1540架飞机。德军兵力是苏军的1.8倍;火炮为苏军的1.25倍;坦克为苏军的1.5倍;飞机为苏军的3.2倍。

德米特里.格里戈耶维奇.巴甫洛夫,1897年生于俄罗斯科斯特罗马省,农民出生;6次战争参加者;苏联英雄;3枚列宁勋章和3枚红旗勋章获得者;大将军衔。1941年时任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员。

西部特别军区(战争开始即改为西方面军)与波罗的海沿岸特别军区(西北方面军)、基辅特别军区(西南方面军)、敖德萨军区共同拱卫苏联2100公里陆地边境线,计有149个师。巴甫洛夫麾下有第3、第4、第10三个集团军,含24个步兵师、12个坦克师。6个摩托化师、2个骑兵师。苏军最强大的集团配置在西南方向(基辅军区和敖德萨军区),计有45个步兵师、20个坦克师、10个摩托化师、5个骑兵师。

朱可夫元帅在回忆录中写道:“战争初期我军的失利主要原因在于,战争降临时我国武装力量尚处在改组和改换先进武器阶段,边境部队还来不及达到战时编制,没有进入一级战备;没有按照战役法规则展开,进行积极的战略防御。已经采取的那些措施只治标不治本。所有这一切缺点使本来就在数质量方面超过我军的敌优势大大增加,而战略主动权又在敌人那里。所有这些因素在战争的第一阶段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甫洛夫注定要成为这些决定性因素综合作用下的牺牲。 1,德军根据侵苏战争计划(代号“巴巴罗萨”),制定初期战役企图的基本构想是:突然使用大量飞机和坦克,在整个战场方向上实施一系列强大而深远的突击,将战线分割成几段,切断展开在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苏军战略集团的联系并予歼灭。鉴于苏德战线漫长,德军决定第一阶段分别在列宁格勒、斯摩棱斯克、基辅三个独立战略方向上同时实施三个大规模战略性战役。战役开始时应实施三个深远的分割突击,而后从中部沿向心方向机动,在白俄罗斯地区合围苏军西方面军并将其分割;在两翼,切断西北方面军、合围西南方面军。——“计划”将苏联西部边境作为了主要突击方向。 2,战争开始。德军冯.博克元帅统率的最强大的“中央”集团军群(含第4、9两集团军、2坦克集群)在第2航空军群支持下,沿苏联西部500多公里边境正面实施强力闪击,以每昼夜30公里速度向纵深推进,很快将巴甫洛夫的西方面军切割成各自为战的三部份,并予合围。这里,德军为苏军兵力之5、6倍。 3,诚如朱可夫在回忆录中坦言:“不论是国防委员和我、还是总参谋部,都没有估计到敌人会集中这么多装甲坦克和摩托化部队,第一天就以强大而密集的部署把它们投到所有战略方向上,以实施毁灭性的分割突击。”如此,身在边境、听命中央的巴甫洛夫大将一开始就被打得晕头转向也在情理之中,何况他的头上还多一个总参临战前夜发出的训令“在没有特别命令的情况下,不得采取任何其他措施”的“紧箍咒”。 4,综上,开战不久,巴甫洛夫失去对辖下第4、第10、第3三个集团军的联系(苏军通讯设备设施陈旧及不足;至开战还在要求莫斯科紧急送配电台)。他的第10集团军因战前就有配置地域突前之嫌,开战后保护它侧翼的第4集团军不敌进攻而弃守原阵地后,第10集团军首遭合围。当此关健时刻巴甫洛夫与集团军之间因“盲目”而没及时下达后撤部队以保护纵深的命令,结果使敌得以更深突破。此外,他没能保持与友邻部队和空军的联系协同,进而组织机械化军对敌坦克楔入实施反突击。他的副司令博尔金中将以及一些集团军指挥员彼时已下到基层部队,且在失去与上级的联系下只从局部地域险情自行发号施令,也造成对本部及友邻部队的伤害。至6月26日,第3、第10集团军的余部被合围于明斯克以西,仍牵制着敌军进攻;第4集团军已往东一再撤退。方面军司令部与他们已失掉联系。 5,战前最高统帅部对敌战略方向为西南方向而非西方向突破的误判,致西方面军兵力、装备物料配置减弱,应为造成此后防线被突破的一个重要原因。再则,战争开始后统帅部下达指令时,缺乏对前线实际战况的了解,“是从一种不问军队能力但求积极行动的直感和愿望出发的。”而“这种作法在重要时刻无论如何都是不允许的”(朱可夫回忆录语)。巴甫洛夫就是在这种混乱状况及通讯受阻的情况下错误调动部队。待其按统帅部指令让第3、第10集团军东撤另筑防线时为时已晚而遭致惨败。 6,朱可夫回忆:战争头几天,斯大林多次来总参谋部了解情况,一再对西部战略方向的形势表示不满。但“无论他怎样指责巴甫洛夫,我们还是能感觉得到,他自己已经意识到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认识到自己战前的失算和错误。”因此,战争爆发第二天,斯大林就将副国防人民委员库利克元帅、沙波什尼科夫元帅派往明斯克西方面军司令部坐阵督导,此后又派去第一元帅伏罗希洛夫。其中库利克元帅甚至始终跟随着第10集团军行动直到该部撤回后方。在撤销巴甫洛夫职务后,斯大林相继派去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元帅、布琼尼元帅、副国防人民委员梅赫利斯、布尔加宁,但上述安排依然未能挽回西部颓势。 7,巴甫洛夫被召回莫斯科并交审讯。他陈述初战失利原因是:受制于莫斯科关于“战争不一定发生;别挑起武装冲突的”有关训令,而未及时作好防御准备。开战后我军实力与敌悬殊,尤其无法抗衡敌军强大坦克力量和新技术兵器。他断然否认审讯人员说他是“祖国的叛徒”、“反党阴谋”的上纲上线指控。 巴甫洛夫终以“胆怯、渎职、指挥无方,致使军队指挥瘫痪,红军部队不战而对敌缴械和擅自弃守阵地,从而瓦解了国家防御,使敌人得以突破红军防线”之罪被判枪决,以其头颅祭为战争初期失利的牺牲(判决书隐去了审讯中所提到的“反党阴谋、叛徒”恶名)。至16年后其方得以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巴甫洛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像有些作家和史学家所介绍的那种平庸无能的军事首长,还是像预审员所认定的故意开放战线的祖国叛徒?拟或系被斯大林制度在危急形势下的代过? 前苏联史学家索科洛夫曾提出一个假设:假设当年的西方面军司令如果是朱可夫,就能使该方面军复活吗?诚然,由装甲兵司令员转而任西部军区司令员的巴甫洛夫的军事素养和能力经验弱于朱可夫,但在当时状况下,朱可夫也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同样惨败。他解析说:部队的不利部署和筑垒地域配置是总参、国防部按当时的军事学说决定、并经斯大林同意的,纵是朱可夫也对之无可奈何;其次,部队战备状态的松紧同样不能逾越中央、斯大林的战争判断。希特勒以西部为首要突破点,朱可夫此前能反驳斯大林“突破点在西南”的判断吗?西方面军开战第一天大部航空兵即被摧毁,这是整个航空兵发展中一系列严重缺陷造成。结论是:当年因西部被敌突破而遭枪决的就不是巴甫洛夫而改为朱可夫而已。此外,当初在开战几天、已判明情况的巴甫洛夫作出了在今天的军事专家看来也是正确的决定,即收拢残存部队迅速撤后以建立新的防御地区。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实施即遭逮捕了。当然,后撤在当时是不为莫斯科认同的。当战争初期德军“北方”集团军群与“中央”集群同步大规模的压向基辅、朱可夫提出保存有生力量而应放弃基辅的建议时,也遭斯大林责斥并免去其总参谋长职务,同时还向防守基辅的西南方面军下达了反突击命令。结果是西南方面军未及时后撤而被合围,仅被俘者即达66万人,方面军司令员基尔波诺斯上将也在突围中牺牲。 巴甫洛夫大将的厄运折射了苏联卫国战争初期战略失利的历史教训。幸喜苏联军史终对这位满腹冤屈的将军还以了公正的历史结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