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中的南美国家

南美国家和地区(12个):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圭亚那、苏里南、法属圭亚那、厄瓜多尔、秘鲁、巴西、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乌拉圭;20世纪30年代,德意日法西斯国家为重新瓜分和争霸世界,多次发动局部战争,逐渐演进为人类历史上极为野蛮、极为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将民族奴役、恐怖统治和种族灭绝威胁强加于世界众多国家和人民。然而,二战中的南美洲似乎成了一片没有硝烟的乐土。珍珠港事变后,当时乌拉圭国家党领导人的讲话最能代表南美洲国家的心声,他说:“这场战争应该由金黄头发的人和黄种人自己解决。反正这是狮子与狮子为争夺猎物的斗争。”几乎所有南美洲人也抱着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因此,绝大数南美洲国家都没有卷入战争。

但在所有南美洲国家之中,巴西是个例外。巴西是惟一积极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南美洲国家。二战全面爆发前,巴西与纳粹德国保持着密切的经贸关系,主要是巴西向德国出口商品,德国给巴西提供军火。战争爆发前一年,德国25%的进口来自巴西。同一年,巴西开始从德国大量进口武器。

自1930年起,投机分子瓦加斯统治着这个拥有四千五百万人口的南美最大国家,正如其政府成员公开所说,瓦加斯在意识形态上接近德意日轴心国。1937年11月10日,他发动政变废止宪法、禁止一切政党活动,使自己成了所谓的“新国家”的独裁者。

二战在欧洲全面爆发后,美国一边观望“不出手”,一边又督促南美洲各国加入盟国阵营。1940年7月至1941年12月,美国向巴西提供了为数不少的军事、技术和财政援助。1941年2月,巴西总统瓦加斯向美国保证,如果美国受到别国攻击,巴西将全力支持美国。同一年,美国便开始支持巴西在里约热内卢附近建造大型炼钢厂,这座炼钢厂建成后就成了巴西工业化的象征。

巴西在美国的支援下,很快走上了工业化的道路,成为南美洲举足轻重的国家。有历史学家说:“战争期间,美国把对拉丁美洲四分之三的军事投资给了巴西。依靠美国的财政和技术援助,巴西在拉丁美洲加强了自己的优势地位,超越了阿根廷。”

为了阻止巴西与美国的交往,1942年2月至8月,德国击沉了近20艘巴西商船,巴西于8月28日向德国和意大利宣战。1944年6月30日,一支由美国训练和装备的26000名巴西远征军陆军部队加入美军第五师,投入意大利战场。据统计,在整个二战期间,巴西空军共执行了2550次飞行任务,有1889名巴西人阵亡,在前线阵亡的约有650人。

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1933年至1938年期间,巴西与德国保持着密切的贸易关系,德国把瓦加斯威权政府看作是理想的伙伴。1938年,德国25%的进口、主要是原料和农产品来自巴西,同期巴西与美国的贸易额下降。同一年,巴西开始从德国进口武器。

1938年,瓦加斯借口加强民族主义,禁止外国人从事政治活动。这样,在巴西南方生活的八十万德国移民受到了限制,当时的德国移民接受纳粹的学校教材和宣传材料、报纸和德国乌发电影制片厂的电影。1931年起在巴西存在的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即纳粹党有五千名党员,该党由于进行政治活动,也遭到取缔。

美国的睦邻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美国以其“睦邻政策”和财政援助敦促南美各国加入盟国阵营。早在1939年华盛顿就向巴西提供了七千万美元的贷款,但巴西开始时仍然保持中立。1940年,德国进攻法国并把战争扩大到北非后,美国才真正醒悟过来。美国担心,德国将从非洲出发袭击巴西。此外,瓦加斯1940年发表的亲轴心国的讲话也使盟国大吃一惊。维也纳大学历史系的历史学家普鲁迟女士写道:“瓦加斯在使用其左右回旋策略时,再次向德国靠拢,也便提高自己加入盟国阵营的价值,向美国要求更多的财政援助。”

军事援助

1940年7月至1941年12月期间,美国向巴西提供军事、技术和财政援助。1941年2月,瓦加斯向美国保证,如果美国受到一个非美洲国家攻击,巴西将按照美洲大陆团结一致的精神支持美国。同一年,美国开始资助巴西在里约热内卢附近建造大型钢厂,这个钢厂成了巴西工业化的象征。

Bildunterschrift: 新书:巴西与二战此外,1942年美国承诺向巴西提供二亿美元的武器和弹药,作为回报,巴西把生产的全部铝土、绿柱石、铁镍矿石、工业钻石、锰、云母、水银、生胶和钛全部卖给北方的“老大哥”。美国在巴西东北部设立军事基地,一年后又减免了巴西的部分债务。

巴西参战

由于与美国军事结盟,巴西1942年的军事支出上升到中央政府总预算的36.5%。普鲁迟说,“依靠美国的财政和技术援助,巴西在拉丁美洲加强了自己的优势地位,超越了阿根廷。战争期间巴西获得了美国在整个拉丁美洲军事投资总额的四分之三。”

1942年2月和8月,德国击沉了近二十艘巴西商船后,巴西于8月28日向德国和意大利宣战。1944年6月30日起,一支由两万六千人组成、由美国训练和装备的巴西远征军陆军部队加入美军第五师,投入意大利战场。巴西空军的一支战斗机小队执行了2550次飞行任务,1889名巴西人在战争中阵亡,其中75%被潜艇击中身亡,在前线阵亡的约有650人。

对于巴西人来说,一方面战争期间的宣传限制了个人的权利、压制了不同民族的个性,另一方面由于石油供应紧张,基础设施、尤其运输系统几乎崩溃。一些地区粮食、工业品和汽油短缺、价格飙升。这样,战争一结束,瓦加斯的时代也随之结束就不足为奇了。

巴西是盟军的一员,早在二战初期就被美国争取,加入了盟军并获取大量的军事援助.巴西陆军在意大利有出色战绩,巴西远征军第一师在1945年7月6日回国前,在远离故土的战场,巴西远征军奋战了239天,陆军部队一共俘获了敌方将军2名、军官892名和士兵19679名,其代价是阵亡13名军官444名士兵,2064名战伤,658名事故受伤,被俘1名军官34名士兵,失踪16人。空军部队共有48名飞行员执行了445次战斗任务,出击2546架次共计5465飞行小时,投弹约1010吨,击毁了1304辆汽车、12列火车、8台装甲车辆、25座铁路公里桥梁和31个燃料库和弹药库。大队的损失是,飞机被击落22架,飞行员当中5名在防空炮火下阵亡,3名在事故中丧生,3名被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巴西除了派遣远征军直接赴欧作战,还在空运中转以及大西洋船队的护航中也作出了贡献。虽然没有远征军那么引人注目,但是这些贡献对于保护大西洋航线的畅通、巴拿马运河的防卫、加勒比、南大西洋的反潜作战以及补给运输交通线路的巩固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远赴重洋的那支远征军部队,虽然由于缺乏作战经验,在最早的战斗中发挥不佳,但是在紧张的战斗中他们也学会了本领,逐渐赢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可以说,对于在意大利的战斗,任何远征军将士都为此感到光荣。尽管从组织上看来,远征军是隶属于美军门下,从补给到作战几乎都听任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带有雇佣兵的色彩,但是他们的英勇行为以及从作战的历史来看,直到现在,巴西人还是以此为荣,并对远征意大利的行动进行着高度的评价。

虽然到了最后,几乎所有的南美国家都象征性地对轴心国宣战,但是只有巴西,才是对战争作出了有意义的贡献,通过与美国的深入合作,在巴西国内,瓦加斯总统所期待的经济军事各方面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参战以前所兴建的钢铁厂就是巴西的工业化所迈出的第一步,这以后,由于美国在巴西军事基地的建设,从客观上,巴西的铁道、机场、道路等交通设施比起战前也有了飞跃式的发展。同样,由于远征军获得的现代化武器以及在实战中取得的现在作战的经验,巴西的国防力量比起南美各国也有了巨大的差异。无形中,巴西在南美各国中的威望也上升到了不可动摇的高度。

更重要的是,远征军的士兵还在另一个意义上改变了巴西自身。由于巴西在战前和别的南美国家一样,还是一个独裁气息严重,等级差别森严的国家,这一次大规模的远征欧陆,所招募的士兵大多来自社会的底层,然而到了意大利,隶属在美军这么一支民主气息相对浓厚的军队下,平等的思想在他们身上扎下了根,也为他们培养了一种自信和自尊以及对个性的认识。他们回到了国家以后,很快便成为了推动巴西民主化的先锋力量。战后的巴西在一定程度上和别的以军人当政的南美军事独裁国家有着不同,在国内动乱政变不绝的那些国家中,唯有巴西保持着一种相对而言安定和发展的状态,这一切,和那239天的远征都应该有着一定的联系。而新一代巴西总统中甚至也有原来远征军的成员。由此可见,那一支规模不大的远征军,对于战后所巴西起的作用却是举足轻重的.巴西是积极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唯一南美国家,两万六千名巴西士兵在意大利战线与盟国并肩作战,参战给巴西带来了军事现代化、使巴西获得了进入工业时代的入场券,在南美洲拥有了更大的实力。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西加入到世界反法西斯阵营,源源不断地供应盟军战略物资,派兵作战.积极配合盟军的军事行动,从政治、经济和军事各方面贡献出自己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终胜利铺平了道路。巴西的强国之梦可以说是几经起落。19世纪早期,如何成为世界强国就已经成为巴西精英阶层反复探讨的问题。二战期间,巴西前外长阿兰纳指出:“巴西必将成为世界上经济、政治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

2

阿根廷与纳粹德国的关系非比寻常,46年上台的庇隆政府收留了大批的德国流亡人士,这些人大大加强了阿根廷的技术力量,例如阿根廷曾经在德国技术人员的指挥下开发出了箭式战斗机,性能相当不错。其设计师就是天才的飞机设计师如库尔特.谭克(Dipl. Ing. Kurt Tank)和莱因.霍顿(Reinmar Horten)等。这两位是 Fw 190/Ta 152 系列战斗机的设计师。大批前福克-武夫公司的技术人员也跟着跑到阿根廷。Ta 183“乌鸦”(Huckebein)就是箭的原型。箭二和他的苏联表兄米格15如出一辙,是一种性能相当先进的飞机,可是55年庇隆倒台,这个耗资巨大的项目被搁置,毕竟阿根廷是个小国家么。谭克就跑到印度去了,帮助印度开发了HF-24暴风之神。

先前我说庇隆是准法西斯还是客气了,大家可能大都是通过庇隆夫人这个歌剧知道庇隆的,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多情浪漫的一个英俊军官,其实庇隆这家伙就是个纳粹,他曾经公开称纽伦堡是“一桩无耻行为”和“历史不会饶恕的最可怕的事情”。46年上台后这位独裁者的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挽救纳粹分子不让他们受到惩罚。在这里,阿根廷的军事情报局起了关键作用,他的局长鲁多尔夫"弗洛伊德,发德裔阿根廷人,他的“情报办公室”设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卡沙"罗萨德总统宫殿。他父亲、德国商人路德维希"弗洛伊德,在战争期间和纳粹有密切的接触,特别是同德国的外情科。他是庇隆的好朋友。庇隆一上台就创办了一所有着明显反犹太人特征的“民族研究所”。它的工作人员考虑如何能阻止共产党和犹太人流亡者进入。鲁多尔夫"弗洛伊德的情报机构同这所研究所一起组织纳粹分子流亡。 这些活动最重要的幕后操纵人是前党卫军冲锋队中队长和德国-阿根廷人霍尔斯特"卡洛斯"富尔德纳。这位外情科工作人员1945年3月就去了马德里,去那里为党卫军察看逃亡路线。当盟军要求引渡他时,他于1947年逃去了阿根廷。他成了弗洛伊德的“情报办事处”的间谍,专门负责“德国移民”。另外他还征召了纳粹“技术员”为阿根廷空军服务。希特勒的王牌飞行员如战斗机总监阿道夫"加兰德,或国防军里被授予最高勋章的空军上校坦克杀手汉斯-乌尔利希"鲁德尔,都通过这种方式来到拉普拉塔联邦。但是,富尔德纳主要从事一项重要的任务:救援纳粹分子,包括德国的党卫军成员。因通纳粹在布鲁塞尔面临着死刑的比利时人皮尔"达耶后来写道:“所有这些外国人在他们的故乡都被宣判了死刑。总统知道这一点,我钦佩他的独立意见和他在其总统宫殿里接待我们的勇气。”行动结束后富尔德纳可以为他成功地协助营救了像阿道夫"艾希曼(后来被以色列弄回去绞死了)、约瑟夫"孟格勒、埃利希"普利布克、约瑟夫"施瓦姆贝格尔和盖尔哈德"保奈这样的党卫军凶犯而骄傲。

那位麦当娜扮演过得庇隆夫人埃维塔也为“援救行动”创造了条件。根据审讯,这位喜好时髦服装和贵重首饰的女人有一种绝对自私的兴趣,想让有支付能力的纳粹分子来她的国家里。在她1947年的欧洲之旅中,她在西班牙与佛朗哥将军、在瑞士和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创造了友好的气氛。纳粹帮助者富尔德纳也于1947年12月来到欧洲,在热那亚的阿根廷移民局(DAIE)帮忙,热那亚是前往阿根廷的船只的出海港口。但庇隆的援救队伍总部设在伯尔尼的市场巷49号。对外它是为阿根廷军事项目招募德国“技术员”。战后,德国在战争技术、情报网络和地下工作这些方面的“技能”在拉普拉塔联邦也深受欢迎。阿根廷军方正在制订建设兵工厂、战斗机甚至核武器的计划。庇隆雄心勃勃,要让阿根廷成为一个军事和工业强国。“德国被打败了,这我们知道。”1970年庇隆还在说,“战胜国想从这个国家在过去十年里取得的巨大的技术成就中捞取好处。机器无法再使用,因为它们被毁掉了。惟一可用的是人才。”由于接受轴心国的前在职人员需要盟军批准,必须将他们偷运出境。但不仅仅是为了技术人员、科学家和军备专家。事实上,“阿根廷移民中心”是尽人皆知的纳粹怀旧者,它负责协助无数党卫军成员逃跑。德国和奥地利的实业家从经济上资助这些活动。几乎没有很普通的战争逃亡者。瑞士官方——特别是司法部和警察局——假装看不见。这些“技术人员”中的许多人首先必须从德国或奥地利偷偷地非法进入瑞士,然后再继续前往南美洲,瑞士人甚至连这一事实也不过问。非法者的过境签证被爽快地签发了。当这个办事处1949年春天最终关闭时,富尔德纳让300名左右的纳粹分子逃了出去,其中只有约40名真正的技术人员。

庇隆的“敖德萨”路线可以想像得出很简单:首先必须获得布宜诺斯艾利斯移民局的入境许可,逃亡者可以向欧洲的一家阿根廷领事馆申请。对于纳粹战犯来说,持有庇隆的“情报咨询处”一位工作人员的一封介绍信就能用所希望的名字得到入境许可,不管那名字是真是假。化名奥托"帕普的埃利希"普利布克恰恰于1948年当卡洛斯"富尔德纳在热那亚的阿根廷移民办事处负责入境材料时申请入境,这肯定不是巧合。当天,化名赫尔穆特"格雷戈尔的“奥斯维辛的死亡天使”约瑟夫"孟格勒的入境申请材料也连号送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移民局里。由于当时每天有500封入境申请到达阿根廷,很有可能是富尔德纳同时将两个名字电传给卡沙"罗萨德宫里的弗洛伊德办公室的。不过,这些战犯的具体旅行线路将永远是个谜:阿根廷政府于1996年让人销毁了所有的相关档案。发现此事的乌基"贡尼认为,“两名党卫军罪犯同时得到他们的证件,在这一时刻,庇隆的纳粹逃亡组织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像小说和电影里虚构的‘敖德萨’。”几星期后阿道夫"艾希曼和约瑟夫"施瓦姆贝格尔也申请入境。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移民局再将他们的许可发电报给各领事馆。然后申请人就可以去取他们的许可证了。一般是庇隆的驻欧人员的特使或德拉加诺维奇和胡达尔这样的帮助者为那些在逃党卫军战犯解决。有了入境许可证,逃亡者们就可以申请红十字会的旅行材料,领事馆再发放签证。还需要克服的最后一道官僚麻烦是意大利的阿根廷移民办事处,不过这里通常也不会遇到麻烦。自1946年起,担任罗马阿根廷移民办事处头目的是萨莱西耶讷的教父约瑟"克莱门特"西尔瓦。他接得明确的命令,要组织400万欧洲人移民,以实现佩隆的经济和社会革命的梦想。在热那亚,阿根廷移民办事处对那些想入境的人进行最后的医学检查,上文提到过的南蒂洛尔人弗兰茨"鲁菲嫩戈在这里又为那些所谓的“被剥夺权利者”扮演着罗宾汉的角色。这样前往阿根廷的道路就自由了,包括一个新的身份。在庇隆的统治下,不仅有200多万移民最终来到了阿根廷,而且协助党卫军案犯逃跑的组织活动也运转出色。1948年10月23日“圣乔吉奥”客轮离开热那亚港口了——船上载有埃利希"普利布克和他的全家。1949年7月18日约瑟夫"孟格勒动身前往阿根廷,行李里有一只装有奥斯维辛笔记的小箱子。化名理察多"克莱门特的阿道夫"艾希曼于1950年7月14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登岸,通向一种新生活的“希望的大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纳粹分子逃亡阿根廷,受到当时阿根廷胡安·庇隆政府的庇护,这已不是新闻。但最近德国一名记者经过调查发现,阿根廷政府不但庇护了纳粹余孽,还成为纳粹德国一些公司的避难所,使得这些公司资产免遭盟军没收。

搬运工厂

德国记者加比·韦伯撰写了一本新书,名为《德国联系:纳粹财富阿根廷洗钱》。在书中,韦伯提出,当时的庇隆政府帮助德国公司将非法聚敛来的财富转移到阿根廷,再把这些财富从阿根廷转回德国。

在战后10年时间里,德国制造的汽车、卡车、大客车、机器、甚至整个工厂源源不断地流入阿根廷。购买这些设备的钱后来帮助德国实现了经济腾飞的奇迹。 韦伯的新书花了很大篇幅分析梅塞德斯-奔驰汽车制造公司在洗钱活动中获得的好处。除奔驰公司外,还有许多公司从中受益,包括电子、铁道设备、拖拉机、电视以及其他重要物资的生产商。

“无法估量1950-1955年期间在阿根廷发生了多少洗钱活动,”韦伯说,“可能总额超过10亿美元。”

后来的阿根廷政府文件显示,有些“奔驰”轿车被直接送到了庇隆的总统府。韦伯掌握的证据表明,庇隆本人留下了4辆汽车,其余的则送给了那些他寻求支持的政客、记者和法官等人。

韦伯说,资料显示,当时,甚至有几座工厂是被整个运到阿根廷进行重新组装的。“大部分机器来自荷兰西南部港口鹿特丹,但我们无法知道是通过何种途径到达的,”韦伯说,大部分机器是德国货,还有一些像是从捷克等东欧国家掠夺来的。 洗钱活动

根据韦伯引述的文献,洗钱活动是金钱流入阿根廷的主要手段之一。洗钱方式包括故意抬高从德国贩运到阿根廷货物的价格,开列子虚乌有的交易。阿根廷中央银行还准许德国公司以优惠价格实行货币兑换。

奔驰公司发言人乌尔苏拉·默齐希证实,韦伯曾获得“特别通行”,得以接触到奔驰公司在斯图加特的档案,核实了某些涉及其中的人名。但是默齐希还是把韦伯的书形容为“奇怪的,缺乏真凭实据的书”。

“她对洗钱活动没有提供证据,”默齐希说,“我们没有找到她的理论依据,这是她对历史的看法,但是其他德国历史学家并不这样认为。”

然而韦伯追查出的部分纳粹军官,确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纳粹军官阿道夫·艾希曼斯受聘在阿根廷的德国梅塞德斯-奔驰公司工作。他起先用自己的真名,后来使用化名。艾希曼斯1960年遭以色列特工绑架,被带到以色列接受审判,最终遭处决。

根据韦伯的调查,艾希曼斯当时在奔驰公司可能负责给工人发薪水,他是和其他纳粹分子一起乘飞机来到阿根廷的。

阿根廷作家尤克·戈尼曾经撰写名为《真正的奥德赛:纳粹偷运到庇隆的阿根廷》,书中记述了战后在克罗地亚的纳粹分子如何帮助德国纳粹将超过500磅金条运到阿根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