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国家是根据圣歇尔曼条约在前奥地利帝国的领土上组成酌,因而这个多民族国家使得纳粹分子为他们采取行动找到同样的借口,从而实现合并并为这种合并进行辩护。

捷克斯洛伐克是东欧民主国家,这一事实特别容易刺激希特勒。一九三八年二月二十日,希特勒在一次重要的国会演说中强调指出:党、国家和武装部队是不可分割的联盟。德国人不能容忍居住在德国边境那一边的一千万兄弟长期受到压迫。由于采取合并措施,六百五十万奥地利人回到了“德国大家庭”里。大家知道,那些令人想念的数百万人就是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德国人。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国家大约有七百万捷克人,三百万斯洛伐克人,四十万乌克兰人,十万波兰人和三百六十万德国人。德国人因此成为最强大的“少数派”,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住在苏台德地巳不与外界接触,苏台德地区与德国边界接壤,由于北部和西部的矿山和波希米亚森林,因而波希米亚和梅伦几乎完全被包围了。

此外,苏台德地区使纳粹党人垂涎三尺,因为那儿特别富饶的煤矿和铁矿的周围,欣欣向荣的手工业和工业鳞次栉比。

由于二百九十万德国人居住在与外界隔绝的苏台德地区,所以他们与奥地利人一样要得到人民自决权的民主原则是很容易的,人们对此只要激发起一种感受性就可以了。

早在一九二三年就有一些社团在苏台德扎下了根。这些社团散发充满泛德意志主义和德意志祖国热的纳粹主义标语。但是由于它们的宣传是在秘密情况下进行的,所以需要有一个能够公开代表它们宗旨的组织。一个办事能干的非纳粹分子建立了这个组织;一九三四年十月一日,捷克斯洛伐克的德国体操协会会长、一个德国父亲和一个捷克母亲的儿子康拉德·汉莱因建立了德意志祖国阵线。汉莱因要求在捷克斯洛伐克国家范围内给予苏台德地区的德国人以自治权,并且建议按照瑞士模式把这个国家改组成一个联邦国家,这样既可使这些少数人享有独立权,又不会使这个作为整体的国家由此而受到损害。然而,汉莱因的祖国阵线并不是民主的,而是按照领袖原则组织起来的。这个令人不安的特征一定会引起怀疑。一九三五年,德意志祖国阵线在赢得大批拥护者之后,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为“苏台德德国党”(SDP)。它们要求的呼声随着纳粹党人的势力和影响的扩大而变化。一九三六年初,苏台德德国党在捷克斯洛伐克已经起着第五纵队的作用,并通过党卫队大队长洛伦茨按希姆莱预算领导的日耳曼族人中转站(VOMl)获得资金。德国驻布拉格使馆人员不仅把钱转交给汉莱因,而且把如何进行间谍活动的指示也传达给他。恩斯特.博勒的国外组织(AO)同样每月向汉莱因提供一万五千马克的经费,并加强他们的情报网。所有这一切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的。一九三八年初,汉莱因一方面全力以赴地提出自治要求,一方面把他的政治纲领变为公开亲纳粹和反犹太。一九三八年夏天,纳粹活动有增无减,这与合并前的奥地利所经历的情况极为相似。盖世太保开始蠢蠢欲动。

保安处外事局控制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情报处,根据该局的详细指示,苏台德地区的德国纳粹党人渗透到各地区的组织中去,渗透到体育协会、音乐协会、歌咏协会、老年前线士兵协会、文化协会等组织中去,并把所有这些组织变成亲纳粹的场所。同时他们在这里发现了纳粹主义或者吞并德国的可疑的敌人,还把政治、经济和军事情况汇编成重要的文件。他们渗透到工商企业部门,招聘工厂主和银行经理,或者(如果他们失败的话)招聘他们的主要共事者。

所有这些组织都收集大量的重要情报,为了把情报转送到柏林去,施伦堡派人在边境两边架设了特殊的电话线。苏台德地区到处充斥着德国特务。保安处和盖世太保分工合作。他们一面利用汉莱因及其参谋部,一面又严密地监视他们,而且有意不掩饰对汉莱因及其参谋部进行监视,便于防止他们制造意外事端。

边境的那—边建立了一支类似一九三七年奥地利外籍军团那样的志愿兵团,即“佛朗克苏台德德国人军团”,它的总部设在拜罗伊特附近的顿道夫王宫里。为了在军事上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当时希特勒需要有一个借口。因此,那些控制苏台德纳粹:网的“苏台德德国人检查站”得到指示,从九月初开始组织挑衅活动。

九月十二日,希特勒在九月六日召开的纽伦堡党代会上的演说中十分激烈地攻击捷克斯洛伐克及其总统爱德华·贝奈斯,他控告贝奈斯折磨和压迫德国人。接着在苏台德发生暴动事件。捷克政府由于过去的那种消极行为,因而使得最危险的纳粹组织有可能在它的领土上建立起来。此时,捷克政府进行了反击,逮捕了一批苏台德地区的德国人并宣布紧急法。“我们要回德国老家去!”当汉莱因宣布之后,就和他的助手卡尔.赫尔曼·弗朗克动身前往巴伐利亚。

九月十九日,佛朗克军团分成十二人一组采取行动。在边境地区挑起三百多次冲突,造成许多人伤亡,抓了一千五盲多名俘虏,缴获二十五挺机枪和一批轻武器。

在此期间,张伯伦于九月二十二日飞往戈德斯堡浴场。他将参加九月二十六日召开的慕尼黑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墨索里尼、希特勒、张伯伦和达拉第四人决定了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国家没有派代表参加会议)的命运。捷克政府提出了抗议,贝奈斯辞职,但是此事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特别注意,到处可见人们兴高采烈地庆祝最后时刻拯救和平的胜利。

这段插曲使希特勒明白,法国和英国的情报工作是多么糟糕。他一方面保证,他不再有领土要求,一方面开始准备占领捷克斯洛伐克,要是这种预兆能够早就觉察到那该多好啊!

慕尼黑协定一旦可以“和平地”占领苏台德,汉莱因的佛朗克军团就会听从希姆莱的命令,以便“遵照这位党卫队首脑”的命令去完成任务。民主党人失去了他们本来可以赢得的决定性的一局。

将军们当中已经成立了一个小规模的反抗小组,这个小组的观点同贝克将军是相同的,军队不能对希特勒的侵略政策负责,因为军队不会坚持去反对这样一个联盟,尤其当欧洲其他国家团结一致反对纳粹继续侵略的时候,希特勒政策的必然结果也许就是德国的全面崩溃和毁灭。密谋集团的成员终于作出了希特勒上台以来许多人—再回避的一项决定:他们想利用对捷克斯洛伐克发动有计划的进攻的机会逮捕希特勒并把他送交法庭。如果这事成功的话,纳粹统治也许早就完蛋了,德国和欧洲的命运也许有了转变。

八月中旬,密谋分子把一名特使、德国旧保守党党员埃瓦尔德·冯·克莱施特派往伦敦。他的任务是向英国政府阐明形势,诱使它们站稳立场。当不属于内阁的丘吉尔拥护密谋分子的计划时,尼维尔·张伯伦首相却依然举棋不定。九月初,第二位使者前往伦敦,这一次是一个退役军官,是谍报局的上校汉斯·奥斯特的朋友。几天以后,第三:名谈判者想对英国政府施加影响,他是德国驻伦敦大使馆参赞西奥多·科尔特。他的保证也不能改变张伯伦和达拉第政府抛弃捷克斯洛伐克的决定。一九四四年秋,当七月二十日的阴谋失败之后,盖世太保在克莱施特家里发现他在一九三八年八月伦敦之行的有关文件。他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十月二十一日,希特勒向最高统帅部发布“极密”指示,要求确保德国边境的安全,为消灭残存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占领默默尔区作好准备.以前,希特勒可以把他的侵略说成是为了团结被压迫的德国弟兄们。但是此时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国土上连少数的德国人也没有了。那就不得不编造一些新的谎言。

当残存的捷克斯洛伐克再一次把八千平方公里的领土出让给波兰和匈牙利之后,年迈的总统艾米尔·哈查的布拉格政府想方设法安抚斯洛伐克人,并慷慨地给予他们在普雷斯堡的政府和议会的自治权。然而,这个措施只会助长希特勒继续采取行动。斯洛伐克的极端分子的首领杜尔坎斯基和马赫曾经在柏林同他们一起会晤过,戈林也答应过要给予他们援助,因此,他们在戈林的策动下要求斯洛伐克在经济、政治和军事方面紧紧依靠德国的情况下取得完全独立。为了报答德国对他们的保护,斯洛伐克人应该“解决”犹太人问题,取缔共产党。

一九三八年和一九三九年冬天,在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两地开始了渗透活动。党卫队和盖世太保控制下的苏台德德国人纳粹大学生小组对此作出了重大贡献。难怪盖世太保和党卫队可以渗透到捷克的公私机构里。当德国部队在一九三九年三月十五日凌晨出乎意料地开进捷克斯洛伐克的残存领土时,纳粹特务早就安插在那些战略据点上了,他们一面控制警察,一面镇压反抗。布尔诺警察总局就这样迅速落到了他们手里。到处发布命令,禁止销毁警察局的政治档案,保证尽快“清洗”这个国家。随后把纳粹大学生组织中的最合适的成员合并到党卫队中来。此外,盖世太保在布拉格起用了许多人。

德国是用挑衅来进行干预的:实际上,斯洛伐克的内阁与布拉格已经一刀两断,中央政府由于普雷斯堡有计划的反抗被迫撤销内阁。三月十二日,赛斯—英夸特和比尔克尔派飞机把已撤职的内阁总理约瑟夫·提索神甫接到柏林,两天后提索在受到德国部队即将开进斯洛伐克的威胁下宣告斯洛伐克独立。为了赶去帮助所谓“被压迫的斯洛伐克的爱国者”,德国部队大批涌进残存的捷克斯洛伐克土地。同一天,希特勒在一项每日指令中宣告:“捷克斯洛伐克已经不复存在。”

第二天,一项公告宣布成立“波希米亚一摩拉维亚德国保护国”,并任命牛赖特为那个不幸国家的“德国保护者”。三月十五日,希特勒在凯特尔、里宾特洛甫、希姆莱和海德里希的护送下前往布拉格。他周围有一支身强力壮的党卫队警卫队。施伦堡迎合着海德里希报告说,希姆莱兴奋地谈论捷克警察的“优秀人材”,并且立即决定把他们的人员合并到党卫队来。他马上任命汉莱因的前助手卡尔·赫尔曼·弗朗克为拥有国务秘书头衔的警察局长兼党卫队分队长(中将)。弗朗克在他的新的职务上很快得到了难以想象的暴徒的名声。

捷克人民进入了一个听天由命的黑暗时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