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该清算制造香港骚乱的人了

由于香港政府和有关部门,对去年就酝酿的“占中”运动,估计不足,所以造成预案准备不够;在2014年9月底“占中”运动出现,香港警方大量使用催泪瓦斯,结果没有驱散非法聚集人群,反而激怒大量香港市民,涌上街头十几万非法示威抗议。这就形成一种难堪局面,继续动用警力驱散,会激怒更多的香港市民上街,而香港警方采取退让态度后,更多曾心怀畏惧的香港市民,发现“原来只要人多违法,就不会受处罚”,致使大量非法示威抗议人群,长期堵塞交通要道,导致香港经济受困。

在香港“占中”运动发生前,美国有政治和情报工作背景的官员或前官员,就不断来到香港,秘密召集香港“占中”人士聚会,不仅鼓动香港人非法聚集冲击政府,而且公开许诺,将帮助那些组织“占中”运动的头目,移民美国。可以想象,如果中央政府和香港司法部门,如果对这些鼓动非法示威、冲击政治、经济中心的人,依法进行司法调查和司法审判,那么美国政府会公开的、暗中的,对中国大陆和香港,施加多么大的政治压力、经济压力、军事压力。

李扬认为,就算美国政府施加再大的压力,中央政府和香港司法部门,也要依法执法。否则,全世界都看明白了,香港人就更明白了,只要有美国政府在背后支持,中国人可以随便违法犯罪,那少数香港人就更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了,结果是香港的大型违法聚集、违法示威抗议活动,恐怕要此起彼伏。李扬在“占中”运动发生前,就考虑到由于美国政府在背后支持,恐怕香港会出乱子,所以公开发表文章,希望提前介入,警告、阻止这些“占中”运动头目。奈何相关部门的调查、评估失误,认为香港不会因“占中”运动起乱子,终致事态扩大。

2014年9月28日下午,香港警方共使用87枚催泪弹,没有平息事态,反而激化矛盾,香港政府和警方因此受到指责,认为他们激化矛盾。在李扬看来,激化矛盾是早晚的事情,因为香港部分人积聚的怨气久矣,总会找机会爆发的,这次香港警方使用催泪弹只是个引子罢了。如果此事就此平息,部分香港人还会找机会爆发,所以李扬建议让部分香港人闹够;当香港非法聚集的人群大多散去后,香港警方继续使用适当暴力,再刺激这部分香港人,回到政治、经济中心继续闹事,如此反复折腾,直到所有相关方折腾恶心为止,甚至让旁观的绝大多数香港人,对“占中”运动不仅恶心,还怒不可遏。现在的香港局势,远没发展到如此地步,还得继续折腾。

这样做的当然会影响香港的经济,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人类公认,香港是全世界最繁华、最自由的地方,以美国政府和共济会为主的西方,肯定要没完没了地在香港大做文章,通过搞垮香港经济,来达到搞垮大陆经济的目的。此次“占中”运动结束了,香港平静下来,美国政府会出钱、出情报,继续鼓动少数香港人再闹事,随便找个理由和借口,就可能非法聚集、冲击政治、经济中心达几个月之久。中央政府要想阻止这种事情发生,一是通过残酷的镇压,震慑住个别居心叵测的香港人,二是通过香港经济疲软、香港人生活遇到困难,来教育清醒绝大多数香港人。只有这两种釜底抽薪的办法,才能保证香港的长治久安。

为什么要通过“占中”运动影响香港经济,来教育全体香港人?因为在这个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中央政府不愿意采取过严的管制措施,希望保持香港的自由、活力,成为中国向世界展示的窗口,更何况自由的香港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确实起着妙不可言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通过残酷的镇压,来震慑少数香港闹事者,那么只能通过短暂牺牲香港的利益,教育清醒香港人,来达到长期保持香港的活力。否则,没完没了地街头运动,不仅会搞垮香港经济、大陆经济,甚至可能涉及大陆的社会形势。美国政府和共济会,就是希望通过香港这个窗口,起到破坏大陆稳定的作用。所以李扬才希望这次“占中”运动,能够彻底恶心到全体香港人,导致他们拒绝政治骚乱和狂热。美国政府总不能花大钱,鼓动每一个香港人不工作去闹事吧?

既然在“占中”运动发生前,没有真正阻止它的出现,那么李扬就认为,不如借这个机会,让突然卷入政治狂热的部分香港人,被冰冷的经济形势浇清醒头脑。所以看到许多非法聚集的人群,走而复返,不断非法占据香港的政治、经济中心,影响香港经济时,李扬反而感到轻松了,既来之则安之,索性要让他们把香港折腾够。只有这样,才能让精于商业而不懂政治的香港人,真正明白美国政府和共济会的险恶用心,明白香港经济下滑的恶劣影响,明白西方政权从没想让他们过上幸福生活。只要非法聚集的人群少了,香港警方就要大量使用催眠弹和警棍,反复刺激这少数香港人神经,达到让他们因长期兴奋而过度疲劳,并让绝大多数香港人,对非法聚集冲击政治、经济中心的行为,感到身心上的深深厌恶。

2014年9月底的深夜,“占中”运动人群要散去时,香港议员梁国雄跪在地上,哀求人们不要散去,这种行为就属于鼓动、组织他人违法犯罪了。根据《香港基本法》的规定,议员在议会的言行不受法律追究,但从没规定,议员在议会外的违法言行不受追究。那个“占中三子”在运动前,曾公开信誓旦旦地说,一旦运动失控要出事,他们就停止这场非法聚集示威;实际上当时就失控了,他们没有履行承诺,也没能力阻止大规模的违法行为发生;用中国俗话讲,是“能请神不能安神”,用法律讲,他们已经构成犯罪事实了。对这些人应该启动司法调查工作了,他们应该赔偿因为违法,而造成的香港人、香港政府的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并要根据香港法律服刑。

2014年10月10日,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以35票赞成、25票反对,通过在立法会大会提出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调查非法集结的背后策划及其资金来源等。李扬认为这是立法会的责任和义务,相信这也得到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支持;李扬还认为,对相关人员的司法调查工作,也应该启动,并传唤相关人员进行刑事讯问。象香港未成年女生周庭,,前学民思潮发言人,于2014年10月10日,决定辞去学民思潮发言人一职,停止参与发言人的工作。在法律上讲,她这叫“中止犯罪”,并不意味着她可以逃脱法律责任,因为她这类人已经造成事实犯罪,而且造成巨大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只不过在法律上判刑时,可以考虑对她的从轻处罚。

对那些继续罢课非法聚集的学生们,不管是大学生还是中学生,可以要求各学校根据校规,对通过教育不能停止违法活动的学生,要依校规合情、合理、合法地处置,包括开除学籍。象那个“占中”运动学生头目黄子峰,虽然是未成年人,但他造成的社会危害巨大,根据香港法律,应该可以判处监禁了;他不是背后有美国政府支持吗,那就看看美国政府在世界面前,如何为黄子峰的违法犯罪开脱,如何施压中国释放他。2011年9月17日开始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有个示威者仅仅是在银行门口,喷涂了谴责华尔街贪婪的一句话,就被美国法院判刑十几年,相信黄子峰这类人,对香港造成的故意损害,比在银行门口喷涂一句话要严重的得多。

面对以美国政府和共济会为首,通过世界最自由的香港大搞政治运动,来达到负面影响中国大陆的行动,李扬建议香港特区政府和立法会、以及中央政府,应该出台具体法律条文,对那些接受外国组织捐款的人和机构,进行明确的法律要求和限制,并规定相应的处罚措施。不然香港光有最充分的自由,而少数香港人却没有因享受这自由而承担起责任,那么香港的自由最终会被这少数人破坏。在地球上,由于人类科技的发展程度,导致人们享受的自由是相对的,超出科技管理服务范围的自由,往往会损害其他人的自由和权益,应该让香港人明白这点。“占中”运动的出现,应该变成香港对自由与责任相辅相成的法律规范,应该开始这个工作了,否则香港的骚乱,会一波接一波。

读者们不要以为,中央政府答应少数香港人的全面普选,允许一人一票选香港特首,那么香港就会风平浪静了。中国有句古话:

树欲静而风不止。

中央政府希望香港充分自由,希望香港经济蓬勃兴旺,但美国政府和共济会,却不希望中国人拥有繁华的世界大都市香港,而是千方百计通过香港骚乱,造成大陆的不太平。中央政府不断忍让、退让、让步,那么少数香港人就会在西方政权的鼓励下,得寸进尺、没完没了地索要无度,稍不满足,他们就会大闹特闹,就算中国允许香港独立了,少数香港人在西方政权鼓动下,仍然会想尽办法破坏中国的政治稳定、经济稳定。西方政权和共济会,只想着通过香港搞垮中国,而从没真正希望香港自由、繁华、稳定,因为这不符合美国利益,也不符合共济会的利益。

想想美国大兵,给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人民,带去了民主、自由、人权,而这些国家长期的内乱和内战后,那儿的人民发现,他们更需要食物和生命。如果中国大陆人、中国香港人、中国澳门人、中国台湾人,到了战火纷飞的时刻,才发现上了西方政权的当,已经晚了。上述几个国家的人民,为了食物和生命而苦苦挣扎时,他们想回到过去的太平年代,可惜回不去了。所以,中国人要是认为西方政权和共济会,希望中国繁荣富强、希望中国人自信和富裕,那也太白痴了。中国的问题,还是要由中国人自己解决,指望西方政权象天使一样,无条件地带来福音和财富,那无异于与虎谋皮。

自从1997年,大英帝国撤离香港后,香港的自由过于泛滥,而小学、中学、大学的教材中,却基本不提及西方政权的阴谋和狡诈,象西方媒体在解体南斯拉夫上的作用,象西方政权把内战和内乱,带到世界各地,象共济会统治世界的阴谋,象美国政府在二战后许多次侵略它国,这类政治阴暗讲得太少,很不透彻。香港的青少年们,是在政治空白和政治天真中长大的,对政治阴暗和狡诈,领悟得太少,参与政治的热情却过高,完全不知道政治不是凭一腔热血,就可以搞好的。香港的青少年,把西方政权想象成天使,把中国大陆的政治想象得太愚蠢,在这种错误的政治理念下,部分香港青年人,在思想上逐渐远离中国了,甚至不把自己当成中国人。李扬认为这不是爱国教育,更不是爱执政党教育,只是教会香港青年人思想成熟,为什么不大规模宣传讲解呢?这就是香港教育的失误。

西方有句谚语:

年轻人犯错误,上帝也会原谅的。

但年轻人故意作恶,就不属于原谅的范围了,而是法律管辖的范围。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由于人生阅历少,所以说话办事不成熟,往往一句情绪性的口号,一个小小的事件,就让年轻人情绪大爆发,甚至做出格的事情、违法的事情。对那些冲动的“占中”学生们,应该让他们得到深刻教训,不一定送他们进监狱,但让他们在此事上,经历人生挫折,对他们、对香港人、对香港,是件好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这样的社会才会有秩序,自由的香港也需要秩序,只有在秩序的保证下,香港人才能得到充分的自由。李扬估计,香港“占中”运动,没有一年半载,恐怕平静不了,有的时候,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少数香港人对普选的错误认识和极端热情。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2014年10月16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