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站街汉奸名单: 第一大汉奸团体:祸港四人帮一一祸港媒体:黎智英(壹传媒、苹果日报、佐丹奴老板),一一祸港宗罪:陈日君,一一祸港政犯:李柱铭,一一祸港奸人:陈方安生

第二大汉奸团体:站街三丑: 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

第三大汉奸团体:学民思潮: 黄之锋、林朗彦、周庭(己宣布暂退)、凯撒、黄莉莉

1,祸港媒体

黎智英

利用传媒维护英美势力

从回归前的1995年开始至今的近20年时间里,《苹果》的所作所为一再证明,这是一个“美国产苹果”,它维护的不是港人利益,而是美英的政治势力。如果不是网络的泄密,香港人或许还蒙在鼓里。2011年,电脑软件FOXY揭露出部分文件,显示由2006年开始的五年里,黎智英分别向民主党和公民党捐献1369万元及1456万元,也向“四人帮”的另两人陈方安生、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等个人捐献巨额金额。于短短的数年间,黎智英的政治献金至少逾三千万港币,他作为反对派主要金主的角色因而浮上水面。

事实上,媒体其后揭发,负责处理黎智英巨额捐献的是美国共和党香港支部主席Mark Simon,此人曾在美国海军做过情报工作。显而易见,美国政治势力与黎智英有着无法说清的关系,说黎智英是美英在港的“代理人”一点不为过!

黎智英还藉《苹果》及旗下媒体,不断攻击特区及中央政府、发放煽动言论、鼓动极端违法行为,更极力鼓吹“去中国化”。

回归16年来的事例,包括二十三条立法、国民教育、政改辩论、人大释法等等,每当政坛风起云涌或者到了关键时刻,更变身为强大的宣传机器,甚至成为指挥中心。反对派发动游行前夕,《苹果》势必连篇累牍地动员港人上街,不仅详列游行时间和路线图,更会明列游行口号与诉求,以及说明游行期间的各种注意事项等,完全是示威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而在一些涉及政治事件的官司上,《苹果》更是明火执仗的插手干预,例如在公民党策动的外佣居港权案、港珠澳大桥司法覆核案、“双非”子女等案件上,《苹果》都是旗帜鲜明的站在公民党的立场向法庭喊话,甚至不惜威吓法庭如果提请人大释法,就是损害香港司法独立;如果不停止港珠澳大桥工程,就是罔顾区内居民健康。而为配合“佔领中环”行动,过去一年来,更是刊出超过1000篇文章,为违法行为“正名化”。

2,祸港宗罪r>陈日君

借宗教枢机之名卖情报予美

圣经说:“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而这句话正正是陈日君的真实写照。

2011年9月,维基解密公开大量机密电文,踢爆陈日君打着天主教“枢机”的名号,实际一直担当为梵蒂冈教皇提供中国政策建议的角色,并作为“线人”向美国提供内地和香港情报,以卖港换取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赏赐”。电文还揭露陈日君曾将李柱铭、黎智英介绍给梵蒂冈教皇,实行“宗、政、媒”三者勾结,被批暗藏政治阴谋。

对于香港事务,陈日君是小事化大、扭曲事实,企图抹黑爱国爱港力量,引入反华势力。2005年,反对派一意孤行,罔顾社会整体利益,阻碍香港民主进程,否决特区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但文件引述陈日君向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表示,方案未能获通过,是北京方面的命令(The orders come from Beijing),并称“反对派”在达至普选的过程中遇上挫败,企图向美国领事馆“求救”。

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于2006年7月底的机密电文踢爆,陈日君一直担当为梵蒂冈教皇提供中国政策建议的角色,并作为“线人”般向美国相关部门提供内地与香港的情报,其卖港的丑恶行径,获领事馆“赏赐”“捍卫宗教自由敢言者”和“推动香港民主领导人物”之名。

当时的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联络人曾见证陈日君为黎智英施天主教浸礼,李柱铭则是黎智英的教父。根据被公开的维基机密文件,陈日君、李柱铭和黎智英的“宗、政、媒”三者关系紧密、相互勾结,更利用宗教干涉香港政治的丑行。文件称,教皇Pope Benedict曾指示陈日君继续留在香港并领导香港天主教教区,香港社会当时也已开始怀疑陈日君在幕后操纵香港的反对派运动,而这种怀疑很快就被证实:3月27日,陈日君和其他14名新枢机(new cardinals)趁机向教皇介绍他们的家庭和亲密朋友,其中包括李柱铭和黎智英。

机密文件记载,在仪式后,李柱铭告诉传媒,陈日君曾向教皇以“为香港民主而奋斗的立法会议员”的身份介绍李柱铭。当时教皇鼓励李柱铭说“坚持下去”;李柱铭则希望教皇为中国的宗教自由而祈祷。黎智英书面请求教皇:“来中国为我们带来爱和民主吧!”

而教皇回覆他:“我会来的。”一名联系人向领事馆评论此事时曾表示,李柱铭和黎智英在梵蒂冈与陈日君见面,实非因为个人私事,而是出于一些政治举动。

3,祸港政犯

李柱铭

高调访美助纣为虐

2000年,美国国会在讨论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国(前称“最惠国待遇”)的地位时,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就在白宫会见了“祸港四人帮”之一、时任民主党主席李柱铭。有美国官员公然称,安排有关会面目的,是要“推进”中国的民主改革,有议员更称要藉此迫使中国尊重人权和劳工权益。

2000年5月,美国众议院将表决应否支持中国加入世贸。时任美国民主党众议员佩洛西主张制裁中国,声言中国人权状况欠佳,所以不应该轻言给予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反而应当每年在国会讨论。5月3日,克林顿在白宫椭圆办公室会见了李柱铭及民主党经济事务发言人单仲偕,双方会面约35分钟;然后李柱铭陪同克林顿到白宫二楼,短暂参与另一会议。

李柱铭当时声言,美国国会议员“反应良好”,相信倘中国能够得到永久正常贸易关系的地位,又可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令中国一定要建立一个法治制度,去遵守这些国际协议。

一一祸港奸人:

陈方安生 (女)

边受献金边扮共主

“维基解密”曾公开美国驻港领事馆的大量机密文件,文件揭露陈方安生这位前政务司司长及立法会议员,表面上信誓旦旦地表示效忠基本法、拥护“一国两制”,背地里却退而不休,政治野心勃勃,到处演讲发表政见,反对派为她抬轿参加立法会补选,参与和鼓动反对派的示威游行,策划反对派的选举部署,指挥包括“五区公投”在内的各种政治行动。陈方安生更不断向美国驻港领事要求美国干预香港事务,并将有关香港政情机密源源不绝向美国输送,并在美国的支持下担当反对派“共主”。市民对陈方安生的“卖港”行为纷纷予以谴责,批评陈方安生自称为“香港良心”,事实却在“出卖良心”。

现今又有文件踢爆陈方安生在退休后,一边“吃长俸”,除一笔过已领取两千万元外,每月都领取政府公帑逾六万元,要纳税人供养她,但她不为香港做好事;一边收受传媒老闆黎智英130万元巨额“献金”,“民主阿婆”不甘寂寞,“忽然民主”,与黎智英沆瀣一气搞黑金政治,抗中乱港。陈方安生在退休前口口声声要人“廉洁无私”、“廉洁守正”,但她口不对心,讲一套做一套,收了“政治黑金”仍死口否认。陈方安生的满口诚信道德伦理,已经彻底破产。

另外,陈方安生去年4月将其于2008年成立的民间策发会改组为“香港2020”,当中包括多位港英时期官员,如前高级官员高德礼、前副宪制事务司布简琼等,声称普选方案必须坚守联合国制定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基本法普及平等原则。“香港2020”今年初牵手公民党,于特区政府推出谘询文件后,联手炮製所谓的“政改解毒文件”,抹黑港府文件是“无商无量”。

占中三丑

戴耀廷系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陈健民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朱耀明系香港柴湾浸信会主任牧师

所谓“香港民主发展网络”和“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的成员。

戴耀廷

陈健民

朱耀明

这三人作为“占中”运动的发起人,在香港媒体上频繁接受采访并公开撰写文章博取外界同情。

近期有媒体援引地缘政治研究学者Tony Cartalucci的研究报告称,“占中三子”是在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支持下策动此次“占中”运动的。Tony Cartalucci称他在翻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网页后,发现该组织与香港大学共同成立了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其中指“CCPL的成立目的是要在政改谘询的过程中,扩大公民的意见”,而“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在2006年至2007年是CCPL成员之一。2013年至2014年,戴耀廷虽然已不是成员,但就至少3次出席该组织的会议,并领导该中心的一项有关政制发展的研究计划。

另据凤凰卫视消息,一名自称老泛民、署名“民主真兄弟”的人士9月16日晚撰文称接到匿名人士爆料,指公民党英语组、“香港2020”9月5日晚举行会议,邀请外籍人士讨论政改,出席者包括两名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美情治人员和外国学者等40人,前经济司布简琼(Elizabeth Bosher)更是被陈方安生和李柱铭等人亲自送入会场。该人士上载4页会议记录及多张图片,显示会议由公民党主持,发起罢课的“学联”和“学民思潮”等均有代表出席。

同时媒体还曝光了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曾任职美国国防部和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的丹·盖瑞特的表态。丹·盖瑞特说:“这次回美国向顶头上司汇报目前香港所处境况及我在港推动的工作进展。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他还承诺,“美国会保护学生领袖,包括赴外国留学、定居”。r>学民思潮

黄之锋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于2011年中旬提出于中、小学设立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并向公衆发布此科的咨询文件。当时有意见认为国民教育管制学生思想、浪费上课时间及浪费公帑。

政府对此科的公众咨询,对象只限于部份校长和教师,学生并未包括在咨询名单内。有见及此,为了有效表达学生的意见和监察设立此科目的影响,学生组织“校园意志”、民间组织“九十后动员”和90后社运人士联手筹组“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联盟”以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

2011年5月29日,“学民思潮”正式成立,并由“校园意志”主席林朗彦、“九十后动员”负责人钟晓晴和黄之锋担任召集人,当时组织宗旨是反对香港政府设立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林、黄二人曾于母校汇基书院(东九龙)一同参选学生会。林朗彦后来辞去召集人一职并退居幕后,减少发言,负责更多文宣及构思各类型的活动,召集人余下黄、钟二人。钟于2012年6月发出声明,指学民思潮已改变了目标,不再彰显成立宗旨,因此宣布九十后动员退出学民思潮,唯两个组织的方向仍然一致。自此召集人只有黄之锋一人。

成立日期:2011年5月

成立者:黄之锋、林朗彦

发言人:周庭、黎汶洛和林朗彦

代表人物:黄之锋 林朗彦 周庭 凯撒 黄莉莉

义工人数:约600人

成员人数:约150人

黄之锋的老爸就是民运分子,黄之锋15岁就搞了他第一次街头运动。

名作家倪匡对学民思潮的黄之锋印象深刻,他说:「这位四眼仔很可爱,词锋好凌厉,只是有时准备、经验及逻辑不足,会让对手有机会攻击。奉劝他尽量多听少讲,累积经验,毋须太过急于表现。」话虽客气,但言下之意,正是暗中劝喻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稍敛锋芒,莫为政治所累。

受《苹果日报》吹捧

惟恐天下不乱的《苹果日报》,对学民思潮则是赞赏有加。反共文人在「苹论」中说:「年纪轻轻的学民思潮成员,带起了汹涌的反洗脑教育运动。朋友间谈起黄之锋等小朋友的表现,无论他们的思维、逻辑、词锋和努力坚持,都令人啧啧称奇。

------------------------------------------------------------------

中国有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些中国当代的大汉奸们早晚有一天会得到全中华人民的审判!

此次香港站街,除非完全失控,港府提出要求,否则中央绝对不会出手,并发出话来:港人治港!妙处全在这一句话上。好处如下:

第一、不插手香港政务,兑现承诺!中央是有信用的。不给西方及台湾独立人士口实!

第二、经济重创,民生不得安宁,香港人自己会去收拾这些渣渣,中央完全放手不管也有让中西方体制民主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进行碰撞,看看哪个体制更稳定、更有效率、哪个更深得人心。太多的西方民主乱局让我们更清醒的认识到,西方民主并不是灵丹妙药,动乱重创经济,民生!不得一刻安宁!同时也知道湾湾们在瞪大眼睛在看!事实是,现在香港人已经觉醒,并付诸行动了!因为民意对民意,西方及台湾只能夹紧他们的嘴!

第三、中央不担心占中还有一点,香港虽然从英国时期从未有什么普选,但香港的法治是非常健全的,而香港人对法律的认知是极度高的,无人敢挑!在法治的框架下,占街无论如何不能超出法治的范围!

由此看出,中国当前在对内对外的政治治理中,已经完全趋于成熟,必有大收获,大成长,大发展。

中国的中央集权民主制,更适合国情,发展更快,在资源运用上更具有效能!这是现在连西方和台湾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我们中国如果再能竖起法治和监督的体系,中国那将来真是了不得!

看看这些天中国对欧对俄的自信外交,对内的效能监督法治加速建设。

所以,中国当前已经看到一条路,就是在中国东方古老文明重新兴起的中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