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了激战科巴尼,再说说非洲的埃博拉。消灭人的肉体从来就不止战争一种形式,疾病有时比战争来得更快和痛苦。2014,两场的战场就是中东和非洲,一个在进行的是传统的战争,一个在进行的是疾奔的阻击。

10月1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从未见过像埃博拉这样,在一个本已十分贫穷的国家,一次健康卫生事件就能威胁到社区和政府存续的情况。我也从未见过一种传染病会如此强烈地增加政府瘫痪的可能性。”

目前,在非洲西部地区,埃博拉病毒的致死人数已高达4000人。关键是,至今没有一个好的治疗方法和特效药。疾病继续着,非洲人民的痛苦继续着,是否还会不断的蔓延到蓝星其他地方,真得不知道。。。。。

关于埃博拉的出现有各种版本,这里不做猜测,省略5万字。总之来的蹊跷,而且病毒的生命力和传播力之强古今未见。2014年10月15日,世卫组织推测:埃博拉病患到12月每周或增万人。至今已有8914人遭此病毒侵害,他们当中4447人已经病亡。疫情已危害世界和平与安全

现在,就连穿着防护衣的西班牙与美国护士也感染病毒,这让专家不安。人们也担心,埃博拉病毒成为“超级病原体”,接下来甚至出现变异。

还记得中国2002年的非典吗?全国上下是打的那场战役,那时是全民高度紧张,全党全军全身心的投入战斗,隔离、消毒、防护,甚至那时我吃饭,都是在公司的办公桌上吃的。每天所有公司早晚都得量体温。时隔大半年才基本控制和消灭。

今天的非洲,哪有这样的条件,今天北京派第三批专家赴非抗击埃博拉 行前接种多种疫苗这除了对非洲无私的援助和支持。同时也是前期了解埃博拉病毒更好的机会和时间。自西班牙出现首例在欧洲境内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后,埃博拉疫情进入欧洲的风险正在提升,欧洲各国均升级了防控措施。

德国莱比锡圣乔治医院14日证实,该院收治的一名埃博拉出血热患者已于13日夜间死亡。这名56岁的患者是苏丹一名医生。法拟建更多诊疗中心普京13日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时表示,俄罗斯准备与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其他各方在抗击埃博拉病毒方面扩大合作,俄方正在研究提供医疗专机的可能性。预计埃博拉将在10月底登陆欧洲

如今美国已经出现了,美国本土第一个被传染上埃博拉病毒的患者13日被证实是26岁的亚裔女护士尼娜•范。美国正在组建埃博拉快速反应小组,随着国际博弈形势的加剧,谁知2015年,埃博拉会不会窜进我国,中国不可能不有所准备。

14世纪四五十年代,对于欧洲来说,是一个极为悲惨的时刻。从1347至1353年,席卷整个欧罗巴的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在这里提一句:发生在20世纪,堪称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因战争而死去的总人数为其人口的5%。

21世纪的今天,无论医疗水平还是科学的进步,都已经和14世纪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我们视乎对埃博拉却束手无策。希望人类能尽快成功完成此次埃博拉阻击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