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margin:0px,padding:0px,overflow:hidden" name="keywords" /> 转载,看看普京究竟哪里值得崇拜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波兰前总统语出惊人称:要租借核武器与俄一同“核毁灭”[华沙消息]据媒体报道,波兰前总统莱赫·瓦文萨语出惊人,称要租借核武器防止俄罗斯入侵,乃至同归于尽。据法新社报道,瓦文萨接受波兰《共和国报》采访时称俄总统普京对波兰实行“核恫吓”。这名70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称:“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拥有自己的(核)武库?我们应该租借核武器,向普京显示,如果哪怕一名俄罗斯士兵未经允许踏上波兰土地,我们将发起攻击……我们不会让你们(俄方)前进一步。如果你们想试试,将会毁灭,我们也一样。”瓦文萨在任期间推动前华约成员波兰加入北约。今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波兰对俄态度强硬,坚决支持欧盟对俄制裁和北约在东部地区成员国加强军事存在。[时事解读]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据法新社报道,瓦文萨接受波兰《共和国报》采访时称俄总统普京对波兰实行“核恫吓”。这名70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称:“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拥有自己的(核)武库?我们应该租借核武器,向普京显示,如果哪怕一名俄罗斯士兵未经允许踏上波兰土地,我们将发起攻击……我们不会让你们(俄方)前进一步。如果你们想试试,将会毁灭,我们也一样。”这位波兰前总统的这番租核互毁论虽然语惊世人,却也从侧面验证了之前的两组看似分散、但内在逻辑关连却极强的观点。第一个观点北约不仅没有将俄罗斯远超1000人规模介入乌克兰称为侵略,甚至只表示这些俄军的介入。显然是为了阻止乌克兰军队打败民间武装,而不是为了对乌克兰进行更大范围的攻击。对这一明确说法想强调这样几点: 其一、到目前为止,北约将这种俄罗斯远超1000人规模介入只贴上介入、并不肯贴上侵入的标签,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以这种介入模式介入乌克兰的不止俄罗斯一家!如果仅以北约组织为单位计,北约也算一家。这样,由于乌克兰不是北约成员国,目前介入而不是侵入乌克兰的至少有两家;如果以欧盟、美国为单位计,至少有三家。如果以北约成员国为单位计,那么以种种方式介入乌克兰的就更多了。恐怕十个指头已经数不过来。 因此,这里想强调的是:类似于俄罗斯这种介入方式,西方或者北约名下的介入乌克兰,在介入方式(人员、器材、特别是资金)、特别是介入渠道(以波兰等与乌克兰接壤的北约成员国或格鲁吉亚等与乌克兰接壤的非北约成员国为介入跳板)上,经汇总并权重之后,其介入规模较俄罗斯而言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之当前乌克兰政策的角度,这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显然,由于乌克兰非北约、甚至欧盟成员国。在这个层面上,在北约(或欧盟与美国,更或者北约成员国)军事力量并不能名正言顺(注:有法律层面的原因,更多则是顾忌俄罗斯的绝地反击,从而确保乌克兰局势可控)地公开进入乌克兰的情况下,你可以(俄罗斯)介入,我也可以(西方)介入。从而乌克兰必然长期混乱。但大家又都不侵入,如果站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角度,单纯在如何解决俄罗斯问题的层面,这无疑正是西方最为期望的一种乌克兰游戏模式。 第二个问题,事实上,第一个问题的本质(足够混乱的基础上、同时确保乌克兰局势可控)恰恰精确地反应了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之当前乌克兰政策的本质,也就是两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在手段上尽一切可能地用乌克兰长期混乱死死套住并大量消耗俄罗斯;第二个要点,在目标上通过上述手段以期达到两个目的:一方面首先将战略着眼点聚集在中东(伊拉克之乱的后续发展,也就是顺序解决黎巴嫩、阿曼、叙利亚等问题),但却将战略着手点架在乌克兰之乱,从而着手发力死套俄罗斯的中东全面妥协;另一方面,用足够混乱、但却可控的乌克兰局势精密匹配西方眼中的中东局势,也就是精密匹配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旨在获取西方微调中东战略之关键性推进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之重要推进的具体进度。 而值得强调的是,在伊拉克之乱已成事实、且俄罗斯因种种原因至今仍在错误地主要从乌克兰方向去寻求解决乌克兰困局的情况下,ISIL这块砖头被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相对顺利地重新扔回叙利亚、并溅起一杯腐土落在亨廷顿死魂灵(《文明的冲突》)的衣衫上。因此,在目前阶段,西方眼中的中东局势,其实就是围绕ISIL这块既高效且高能的板砖,通过快速推进伊拉克之乱的后续发展,以最终切实把控埃及之乱的后续发展。而快速推进的关键又在于用乌克兰之乱试图继续死死地套住(请注意这里的用词)俄罗斯,以死套(请注意用词)俄罗斯的中东全面妥协。 第二个观点 尽管乌克兰亲西方政府高呼俄罗斯已经入侵乌克兰,但通过北约组织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一致地强调: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只是介入而不是侵入的事实,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所有这些均不过是之前俄罗斯庞大人道救援车队强行进出乌克兰(注:该事件的背后是俄罗斯与西方背着乌克兰利益——而不是乌克兰傀儡政府达成的默契。这再次证明,乌克兰(利益)在西方眼里就是拿来毁的。详细内容请参阅之前解说)的升级版本。 第三个观点 在北约(欧美)均公开定性俄罗斯的严重升级行为(北约官员的说法)只是介入(乌克兰)而不是侵入的基础上去观察“俄罗斯庞大人道救援车队强行进出乌克兰”的背后,人们也就不难看出这是西方准备进一步死死地套住俄罗斯的一部分。在这里有必要补充、并值得高度警惕的一点是,到今天为止,俄罗斯庞大人道救援车队强行进出乌克兰早已经不是第一、二次了。 而就在苏格兰公投独立失败、而循资本复杂转进原理受到反向挤压的欧盟(欧洲国家利益)终于向美军、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据报道,沙特国王的王子亲自驾机上阵)联合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ISIL武装的军事行动提供军事配合。从而整个北约组织(欧美)终于已经在俄罗斯的实质沉默中公开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ISIL的最新发展下,一条绝不令人感觉意外、但却令人有些忧心的最新消息就是:俄罗斯政府宣布又一批庞大人道救援车队已经准备好了。而之所以对这条消息有些忧心,在于之前给出的第四个观点。 第四个观点 在第三个观点的的基础上这里进一步认为:在俄罗斯庞大人道救援车队强行进出乌克兰的背后,更加不难地看出这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准备背着乌克兰利益(注:不是乌克兰傀儡政权)拿俄罗斯-东乌克兰-克里米亚的陆上走廊——由俄罗斯(亲俄武装)沿乌克兰东南海岸地区所开辟出的一条新战线被强行打通这根胡萝卜,进一步利诱俄罗斯、继而试图死死地套住俄罗斯的一部分。而一旦俄罗斯最终入局,就可进一步死套俄罗斯的中东全面妥协。 显然,对比这些观点,人们也就不难看出:在俄罗斯的实质沉默中公开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ISIL的最新背景下,这条绝不令我们感觉意外、但却令我们有些忧心的最新消息,非但不能说明俄罗斯的处境好转,反面进一步意味着战略资源已经受到乌克兰之乱的极大消耗的俄罗斯在隆冬来临之前,就已经处于一种极其困难的战略困境。俄罗斯的战略困境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 俄罗斯战略困境的第一个方面是俄罗斯的全球战略意图所必需的战略资源原本就不足。一方面又经错误的叙利亚政策的长期消耗就更加捉襟见肘;另一方面还在所谓时间陷阱效应外溢至乌克兰方向后,又被错误的乌克兰政策进一步消耗。不仅如此,最关键的是俄罗斯基于种种原因至今也不肯实质性调整其早已没有相应战略资源作战略支撑的战略意图(注:核心是以种种形式尽可能恢复前苏联的政治、经济、军事版图,并充当欧亚大陆经济的唯一资源与物流运营商)。从而让俄罗斯的全球战略意图与真实的战略实力之间的剪刀差日益彰显。 正因如此,这则最新消息更是令人不得不回顾另一个重要观点,也就是第五个观点。 第五个观点 西方资本在借助欧洲国家利益的密切配合,及借助中俄针对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策划的乌克兰之乱、伊拉克之乱等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分别做出、且必然做出、但绝对基于各自自身核心利益的战略反应,最终成功迫使美国国家利益无力阻止美国军事力量开始有效重返中东的情况下。西方资本又开始反手用苏格兰独立公投所提前放出的分裂幽灵(德国的巴伐利亚,意大利的撒丁岛,法国的科西嘉岛,到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初步却相对成功地反手挤压了欧洲国家利益之后,一个“邪恶的ISIL”的话题、特别是“如何从各个层面最有效围剿邪恶的ISIL”的话题,这两个或精心制造出来的话题、或精心制造再自然衍生出来的话题,将在西方资本试图以文明的冲突为动员令以全力动员欧美社会,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以不是我的盟友就是我的敌人为粗暴标准去全力整合其盟友资源。从而一方面尽快完成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内嵌之金融防火墙的全力构建进程;另一方面在正式展开水淹南方的综合层面上,将发挥中心支点的作用。 而基于之前的大量解说,在一方面尽快完成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内嵌之金融防火墙的全力构建进程,而一方面正式展开水淹南方的层面上,围绕伊拉克之乱的后续发展(ISIL从天而降),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拿乌克兰之乱套死俄罗斯、并用乌克兰之乱的后续发展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将是关键。 这样,在上述内容的基础上,对上述重要观点的再总结就是:俄罗斯战略困境的第二个方面却赫然表现在: 在伊拉克之乱的后续发展(ISIL从天而降)已经发展至“ISIL总部被美军精确空袭至叙利亚境内、ISIL并继续公开斩杀、或威胁斩杀美国、法国等北约核心成员国媒体记者”、以及美军继续向中东增兵,苏格兰公投之后,法国等欧洲盟友、沙特阿拉伯等已经开始公开表示或暗中承诺配合美军的越境(叙利亚)打击行动的情况下,一旦以美军为首的新的世界反恐联盟(注:所谓新是相对于针对911基地所形成的,包括中俄在内的全世界反恐联盟而言)不经合法授权就悍然越境军事打击ISIL。那么,在叙利亚有重大显性利益,但却深受乌克兰之乱压制,从而已然处于战略困境中的俄罗斯,最终是否有实质性的强烈反应,将成为方方面面最终评判俄罗斯中东政策是否全面妥协主要标准。 然而,在(俄罗斯战略困境)第一个方面的基础上,人们不难看出:在西方促使乌克兰现政权在乌克兰东部打了一场俄罗斯与西方均全面介入,但对俄罗斯消耗极大的有限战争之后,俄罗斯不得不面对并受制于一个残酷事实,即乌克兰战争是一场俄根本不可能取得最终胜利。因为,面对乌克兰之乱的大量消耗、外加西方调动一切资源(日本、澳大利亚等均加入)进行缓慢升级制裁(温水煮青蛙)的策略下,俄罗斯明显陷入一个悖象中,即俄罗斯在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投入越大、处境越主动,其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损失就越大、处境反越被动。而这一悖象恰是俄罗斯战略困境的第三个方面。在第一个方面的错误下,在第二个方面的无奈中,俄罗斯也就很容易被西方精心悬挂的那根胡萝卜所持续诱惑着。 通过上面的解说,人们也就不难看出,在这则最新消息的背后,其实意味着俄罗斯仍在进一步极其危险地、也较之前任何时候都要靠近所谓最终入局。同时也意味着仍然在用乌克兰死死套住俄罗斯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仍在进一步地死套俄罗斯的中东全面妥协。事实上,强化这一危险的还有另一条新闻,即美军高调动用F22隐形机参与了对叙利亚境内ISIL的袭击。 而通过观察与评估,在美军高调动用F22隐形机的背后,首先一个原因就是:俄罗斯基于战略困局,而与欲死套俄中东全面妥协的西方之间形成的这样一种默契:俄罗斯之前部署或提供给叙利亚政府军的防空系统因F22隐形机参战,从而在技术上暂时无法有效覆盖被方方面面默认的、由ISIL极端武装实际控制的叙利亚地区。 毫无疑问,F22隐形机参战一方面体现了西方资本为达目的、定要在中东动用其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的决心。不论俄罗斯中东战略是否立刻全面妥协;另一方面,起码在防空技术上,让处于战略困境之中、从而为那根胡萝卜所持续诱惑着俄罗斯及受俄罗斯军事保护的叙利亚,在(俄罗斯目前暂未全面妥协)无法同意(美军越境空袭)但又(俄因陷入战略困境)无法阻止、结果俄罗斯(叙利亚)最终并没做出实质性强烈反应等诸多尴尬之间找到了一个技术出口。 显然,这个默认的方方面面这一大名单中,参与默认的绝对不包括始终在等待俄罗斯最终战略选择且伺机半渡而击的中国及中国全球战略的核心战略节点——伊朗。而这又是中国海军编队适时历史性访问伊朗,从而中国不得不向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哈马斯强硬派链条因伊拉克之乱而突然严重受损、继而开始承受巨大安全压力的伊朗公开发出战略支撑信息的应时考虑。因此,在美军高调动用F22隐形机的背后,还要注意其另一个原因。 而在此之前,也恰恰给出了一组与美军高调动用F22隐形机这一动向息息相关的观点。由于这组观点对掌握当今形势的最新发展、尤其是进一步评估形势的下一步可能发展极其重要,特原文援引如下: …… 第一、一旦以美军为首的新的世界反恐联盟(注:所谓新是相对于针对911基地所形成的,包括中俄在内的全世界反恐联盟而言)不经合法授权就悍然越境军事打击ISIL。那么,在叙利亚有重大显性利益的俄罗斯最终是否有实质性的强烈反应,将成为方方面面最终评判俄罗斯中东政策是否全面妥协主要标准。 第二、俄罗斯所谓的是否做出实质性的强烈反应,主要有如下所列内容的一种或数种: 其一、在中东方向,俄罗斯是否向叙利亚提供极具针对性的实质性军事援助,并引导叙利亚之乱与伊拉克之乱越境导向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西方资本之中东安全框架的政治与军事支点、经济与金融支点,更或者是否彻底放手伊核进程。 其二、在东亚方向是否配合中国,在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层面、也就是在国际社会必要时提前崩塌西太平洋安全框架这一西方全球安全框架之一(另一个,是北约组织)的层面上进一步落到实处。 其三,在南亚方向,倾向性加快巴基斯坦(注:这是倾向性对象)、印度(注:所谓倾向性,是指必要时,印度是否加入不应成为巴基斯坦快速加入上合的前提)正式加入上合进程。 其四、在东欧方向,俄罗斯是否针对波兰等北约组织政治、特别是军事介入乌克兰问题的所谓跳板成员国直接进行战争动员。从而将乌克兰之乱的后续发展问题直接切换成俄罗斯与北约之间是否直接军事冲突的问题。从而直接转化成西方资本是否有能力承受北约这块西方全球安全基石之一(另一个,是西太平洋安全框架)提前崩塌的问题。 第三、在第二的基础上,这里进一步认为: 其一、事实上,也正因俄罗斯一旦决心调整其错误的乌克兰政策就会有如此多的选择项,在之前解说中才那么肯定:除非迫使俄罗斯中东政策全面妥协。否则,奥巴马所谓将毫不犹豫越境(叙利亚边境)打击ISIL是句空话。 显然,在北约的架构内(注:西方资本需要欧美在俄罗斯问题上一个声音说话),于犹豫性打击中一步步测试、挤压俄罗斯叙利亚政策,直到用乌克兰之乱最终套取俄罗斯中东政策,是用苏格兰公投独立反手挤压欧洲利益、迫使欧洲向美军有效重返中东提供军事配合后的西方资本必然要立刻做的一件事情。 其二、在其一的基础上想进一步强调的两种局面是: 第一种局面、尽管中国本质上必须继续等待第五个问题中之种种可选性的进一步明了。但人们也必须明白:一旦美国带领所谓新反恐联盟非法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的ISIL,即便俄罗斯最终因种种原因(注:最可能的原因恐怕是乌克兰之乱对俄罗斯的战略消耗在进一步逼近俄罗斯经济、特别是社会稳定所能承受的极致)、最终在乌克兰问题上接受西方精心制作并按计划悬挂在俄罗斯眼巴跟前的那根胡萝卜(注:用一个亲俄的乌克兰政权上台以保持东乌克兰的基本稳定,从而最终套取俄罗斯中东政策的全面妥协)。从而在乌克兰局势的迅速缓和中,最终放弃第五个问题中所罗列的种种可选性。从而最终未做出实质性的强烈反应,从而最终在中东方向向西方全面妥协。至今未表现出哪怕是些许松懈两种战略准备的中国(代表性事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访美时,公开、严正警告:只要美军对中国的抵近侦察不停止、中国的拦截就绝不停止),对内只要坚定地依靠人民群众,对外只要果断动用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集聚的巨大爆发力,就仍将立于不败之地。 第二种局面、而不论是为了打破第一种局面(在两个“只要”的前提下,中国将立于不败之地)的静态稳定性、也为了做到关键中的关键(注:在迫使俄罗斯中东政策尽快全面妥协的层面上,最关键的还是实质性打断或有效干扰、事实上也被俄罗斯乌克兰政策极大借重的中国的两种战略准备。详细内容请参阅之前解说),还为了进一步合欧美两个平台之力直到北约组织最终成功在叙利亚拷贝一份利比亚模式。在伊拉克之乱的后续发展中,可以想像的是,经苏格兰公投独立的进一步催化(在苏格兰公投独立失败的问题上,从法国等迅速向美国越境军事打击ISIL提供军事配合的情况来看,完全可以套用一句话:有一种失败就是成功!),从而进一步合流的欧美利益在西方资本的主导下,则必然进一步试图实质性打断或有效干扰中国的两种战略准备。 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美国总统安全顾问事赖斯访华失败,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访美时公开、严正地发出“只要美军对中国的抵近侦察不停止、中国的拦截就绝不停止”的警告之后,美军宣布在西太平洋进行以两个航母战斗群为核心的大规模、假想敌直指中国的大型军事演习,其意图是如此的明了,即: 首先,准备以西方在全球的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资源为支撑,必要时准备动用三独(如果包括港独,则是四独)手段,即便不能实质性打断、也要有效干扰中国的两种战略准备。 其次,在首先的基础上,企图动员台独势力、越南、日本、菲律宾、新加坡等所谓盟友或临时盟友,一起在中国南海对中国的两种战略准备施加强烈干扰。 最后,不论是首先还是其次,为的都是一个即时意图,即:有效松懈中国进行两种战略准备的决心或努力。从而借越境军事打击ISIL高强度、无回旋余地(一旦俄罗斯对北约越境打击ISIL长时间未做出实质性强烈反应,则叙利亚政府距离彻底倒向西方或垮台就将随时间慢慢进入一种不可逆转的状态)的测试,并伺机迅速搞掂俄罗斯中东政策,继而迅速拿到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最后再折回乌克兰方向,在水淹南方的正式展开之中,针对俄罗斯顺势启动旨在彻底收编俄罗斯的马歇尔计划2.0版。 值得注意的,一旦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这次借金融围剿ISIL进一步完成金融防火樯。那么,这道最终指向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的金融防火樯,将在马歇尔计划2.0版的展开阶段,首先就用在俄罗斯身上。 综上,由于俄罗斯中东政策因乌克兰之乱而全面妥协的危险性在进一步升高,而新一轮伊核问题谈判也到了最后关头。因此,为了进一步拉高西方套取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的套取成本,在两个只要的前提下立于不败之地的中国有必要围绕两种战略准备适时采取极具针对性、从而极具威慑性、但又不缺实用性的动作。 首先,比如在中国南海方向,第一步,如果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仍然不肯面对中国国防部发言曾经给出的“既不要看轻(中国一只)航母的意义、也不要看重(美国多只)航母的意义”的深刻内涵的话。那么,是时候安排针对大量航母战斗群在谈笑间、就可令樯橹灰飞烟灭层面的、具实战意义的军事演习的时候了。 第二步,如果第一步成为事实,西方资本仍然试图让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仍然调集北约组织试图将叙利亚之乱彻底拷贝成利比亚模式(北约领导)的话。那么,相信从能力与决心层面均在于正式宣示中国开始绝对控制中国南海、及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且在中国综合军事体系的支撑下,在西太平洋方向、南亚方向无人可与其争锋的歼-20也就到了横空出世(正式入役)的时候了。歼-20横空出世(正式入役)的时间,自美国前防长盖茨在北京被首次公开试飞打脸之后,就迅速成了中美战略对话中双方心照不宣、但随形势的慢慢演化、不宣余地越来越小的的核心话题。 第三步,就是正式出台人民币石油期货合约,并宣布中国黄金储备以支撑中国人民币计价的黄金期货、现货合约。从而从传统货币本位(黄金)及非传统货币本位(中国经济的强大吞吐能力,引导东亚经济、决定欧美经济运行成本)两个层面,同时着手准备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全方位地另起炉灶(新的全球金融秩序)。在这个问题上,可谓从来就是不破不立。政治、军事秩序是如此,经济、金融秩序还是如此。一旦局面走向如此,则对包括日本、俄罗斯在内、特别是欧美利益-西方资本的方方面面而言,最终结局恐怕既很难测。但也很简单,就三句话: 第一句话就是:形势的下一步发展不就是走向全面摊牌吗? 第二句话就是:形势的下一步发展不就是走向中国伺机而行的、既瞄着西方资本的防空洞(美国平台)也瞄着其避难所(欧洲平台)的半渡而击吗? 第三句话就是:在形势的下一步发展之前,方方面面恐怕都要三思而行。特别是俄罗斯对外政策决策倾向与欧洲利益(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当然也包括极可能被目前仍然代言西方资本、却基于种种意图、比如资本复杂转进、从而已经公开游离于欧美之间的美国资本牺牲掉的美国国家利益、以及可能被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当作金融断尾抛掉的日本、还有或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必然纷纷落水、却根本指望不了欧美的所谓南海国家。 …… 而对比上述一组观点,人们也就不难看出这样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稍早,俄罗斯总统普京倒是发出“可以在两天内占领五个北约成员国的首都”。显然,五个北约成员国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上述观点中明确点出的波兰首都——华沙。因此,人们不难看出,在波兰前总统语出惊人称要租借核武器与俄一同核毁灭的背后,是波兰(北约)也看到了俄罗斯可以挣脱战略困境的这一选择项。 然而,尽管如此,在美军高调动用F22隐形机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ISIL、而俄罗斯本质沉默的背后,是俄罗斯在北约这一连串涵盖东欧-乌克兰-波兰、中东-叙利亚-伊拉克-伊朗之胡萝卜加大棒的威逼利诱之下,至今并未做出上面罗列之中的任何一种所谓实质性强烈反应。也就是说,至少在目前为止,在美国于犹豫中尝试性越境打击俄罗斯军事保护下的叙利亚之境内目标,从而以一种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的测试手段进一步测试俄罗斯的最终对处决策倾向的关键时刻,在方方面面(特别是伊朗、土耳其、埃及、尤其是沙特阿拉伯等)面前,狠话说尽(一会儿随时可拿下基辅、一会儿随时可拿下北约五国首都)的俄罗斯,却最终并未将“在东欧方向,俄罗斯是否针对波兰等北约组织政治、特别是军事介入乌克兰问题的所谓跳板成员国直接进行战争动员,从而将乌克兰之乱的后续发展问题直接切换成俄罗斯与北约之间是否直接军事冲突的问题。从而直接转化成西方资本是否有能力承受北约这块西方全球安全基石之一(另一个,是西太平洋安全框架)提前崩塌的问题”的战略选择正式提上日程。 这样,这里想强调的第二个问题就是: 第二个问题,在第一个问题的事实下,也就意味着形势已经发展到了俄罗斯中东政策因乌克兰之乱而全面妥协的危险性在进一步升高,而新一轮伊核问题谈判也到了最后关头。因此,为了进一步拉高西方套取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的套取成本,在两个只要的前提下立于不败之地的中国有必要围绕两种战略准备适时采取极具针对性、从而极具威慑性、但又不缺实用性的动作的时候了。 第三个问题,在第二个问题的情况下,这里想强调的就是: 其一、在歼-20横空出世(正式入役)的时间,自美国前防长盖茨在北京被首次公开试飞打脸之后,就迅速成了中美战略对话中双方心照不宣、但随形势的慢慢演化,不宣余地越来越小的核心话题的层面上,在美军高调动用F22隐形机的背后,值得注意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作为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在越境打击ISIL的问题上动用F22,从而杀机用牛刀。除去上述默契的原因之外,也是早已经被反卫星技术、中段反导、歼20隐形机、高超音速载具、高能武器(战略激光)等多次褪下美国军事技术绝对优势神话之底裤的美国军事力量,想用还未实战就已经落后的F22系首个实战隐形机的光环去掩饰或减消歼20一旦横空出世对美军事装备绝对优势的光环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其二、在其一的层面上,且结合由海军、空军、第二炮兵(以打击美国航母为演习科目)联合举行的代号为“联合行动—2014A”的实兵演习,于9月23日在南海某海域成功举行这一事实。这里进一步认为,如果以哈马斯强硬派已经势微、亲伊朗的伊拉克正在分解、俄罗斯有重大显性利益的叙利亚随时可能彻底倒向西方、西方之砖的ISIL准备适时进入黎巴嫩、阿曼、甚至巴基斯坦、印度等问题为当前标志,及下一趋势的中东最新局势继续恶化(站在国际社会的角度)。那么,中国就有必要围绕两种战略准备适时采取极具针对性、从而极具威慑性、但又不缺实用性的动作了。 第四个问题,在上述一组观点中给出了三步。而随着由海军、空军、第二炮兵(以打击美国航母为演习科目)联合举行的代号为“联合行动—2014A”的实兵演习,于9月23日在南海某海域成功举行,这第一步已经成为事实。而在解说及回顾中刻意反复强调的第二步是这样描述的: 第二步、如果第一步成为事实,西方资本仍然试图让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仍然调集北约组织试图将叙利亚之乱彻底拷贝成利比亚模式(北约领导)的话。那么,相信从能力与决心层面均在于正式宣示中国开始绝对控制中国南海的、及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且在中国综合军事体系的支撑下,在西太平洋方向、南亚方向无人可与其争锋的歼-20也就到了横空出世(正式入役)的时候了。 因此,在第一步已经是事实的情况下,如果一段时间内俄罗斯针对中东局势仍然未做出实质性强烈反应。那么,为了向西方及俄罗斯、包括日本、东盟所谓南海国家同时宣示半渡而击的倒计时进程的慢慢到来,特别是中国为了进一步完善两种战略准备,歼-20也就到了横空出世(正式入役)的时候了。 另外,这里也注意到,香港亲西方势力在西方支持下正在策划所谓占领中环。而在香港稳定问题上,早在多年前结合南亚破局的解说就明确给出这样一个观点:一旦欧洲向美国提供实质性南亚配合,则要警惕欧美联手之下的三独框架问题,就要警惕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基本稳定被破坏。而一旦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基本稳定被破坏,则要警惕这或是南亚-印度之乱-或巴基斯坦之乱的倒数第二步、且是声东击西(结合台独等、牵扯并全面消耗中国的战略资源、分散中国对重中之重的南亚方向的战略注意力)的一步。 在此基础上,结合之前有关必要时可动用人民币汇率、利率政策,通过人民币或只针对美元或只针对欧元突然的大幅贬值等方式,以引导东亚经济(货币汇率、利率、商品价格)的具体走向,最终重置欧美经济运行成本,强行撕裂欧美经济政策协调,直到政治政策协调、继而重置欧美社会稳定成本的大量解说,以及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具锦州效应的大量解说,并结合上海金(直接与伦敦金等西方贵金属交易平台进行竞争)这一新交易品种的突然出现,再去体味第三步,也就是: 第三步,就是正式出台人民币石油期货合约,并宣布中国黄金储备以支撑中国人民币计价的黄金期货、现货合约。从而从传统货币本位(黄金)及非传统货币本位(中国经济的强大吞吐能力,引导东亚经济、决定欧美经济运行成本)两个层面,同时着手准备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全方位地另起炉灶(新的全球金融秩序)。 那么人们也就不难看出,在第一、第二步的基础上,循第三步的原理,作为一种(经济、金融)战场建设的前提准备,在人民币直接交易品种蓝子中一旦正式补上传说已久、但始终在中欧友好合作之人鬼对话中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人民币兑欧元直接交易这一品种,就会成为一种极具威慑的重要标志且极其实用的一步。 如果这一步在短期内就成为事实,那么与两种战略准备其它最后准备一道,本质是在做两种宣示: 第一种是中国在宣示在倒数第二步的层面上已做好“必要时可动用人民币汇率、利率政策,通过人民币或只针对美元或只针对欧元突然的大幅贬值等方式,以引导东亚经济(货币汇率、利率、商品价格)的具体走向,最终重置欧美经济运行成本,强行撕裂欧美经济政策协调、直到政治政策协调,继而重置欧美社会稳定成本”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准备。 第二种是在第一种的基础上,是中国在宣示:准备随时完成两种战略准备的最后准备。也就是正式出台人民币石油期货合约,并宣布中国黄金储备以支撑中国人民币计价的黄金期货、现货合约。从而从传统货币本位(黄金)及非传统货币本位(中国经济的强大吞吐能力,引导东亚经济、决定欧美经济运行成本)两个层面同时着手,准备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全方位地另起炉灶(新的全球金融秩序)。 第三种,在第一、二种的基础上,一旦香港出现动乱,一旦正式补上人民币兑欧元直接交易这一品种,将是香港港币随时可以脱钩美元、挂钩人民币、甚至香港直接使用人民币的前期准备。而一旦如此,能说且想说的仍然是回顾中的最后一段,即: 在这个问题上,可谓从来就是不破不立。政治、军事秩序是如此。经济、金融秩序还是如此。一旦局面走向如此,则对包括日本、俄罗斯在内、特别是欧美利益-西方资本的方方面面而言,最终结局恐怕既很难测。但也很简单,就三句话: 第一句话就是:形势的下一步发展不就是走向全面摊牌吗? 第二句话就是:形势的下一步发展不就是走向中国伺机而行的、既瞄着西方资本的防空洞(美国平台)也瞄着其避难所(欧洲平台)的半渡而击吗? 第三句话就是:在形势的下一步发展之前,方方面面恐怕都要三思而行:特别是俄罗斯对外政策决策倾向与欧洲利益(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当然也包括极可能被目前仍然代言西方资本、却基于种种意图、比如资本复杂转进、从而已经公开游离于欧美之间的美国资本牺牲掉的美国国家利益、以及可能被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当作金融断尾抛掉的日本、还有或于天下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之中必然纷纷落水、却根本指望不了欧美的所谓南海国家。 最后,由于这是十一长假前最后一期《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在时值新中国建国65周年纪念日之际,难忘65年前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的那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难忘50多年前毛泽东主席“再经过50、60年的建设、中华民族应该有能力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的精确预言。而时值世界格局即将嬗变的前夜,对比当今时局的错综复杂,对比欧美利益在西方资本的主导下初步合流且不加果断狙击势必进一步合流,已经先后全部进入无限量化宽松的欧、美、日(元)或正式一起水淹南方的危险,特别是目睹西方邪恶势力的极端反人类性,身处伺机半渡而击的中国,人们更容易想起毛泽东主席的一首冥冥之中似乎提前映射了当今局势的词作《念奴娇.昆仑》。不妨援引作为今天解说的结尾,请大家欣赏并仔细体会。 念奴娇·昆仑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