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传奇将军

有这么一个人,正直、勇敢、飞行技术精湛,然而,因不受上层赏识,年高46岁,可肩膀上依然是扛着一个上尉军衔的牌牌,并以此军衔退出现役。

然而,历史和机会总是垂青于那些时刻准备着的人,因风云际会,其不仅再次穿上终生喜欢的军装,更是在其离世之前十多天晋升为空军中将,而为其请命的,则是二战欧洲战场盟军最高统帅、时任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

1

这个人,就是美国将军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生于1893年9月6日,卒于1958年7月27日,其在华与中国民众并肩战斗时间,恰好是中国全民抗战时间—8年。

1937年4月,陈纳德以上尉军衔郁闷退役,此时,恰好好友霍勃鲁克从中国来信,问他是否愿意来华任职,他愉快接收。此时的中国,战争的乌云已在翻滚。陈纳德一直想实现自己创造的“以战斗机制胜”制空理论,时,陈的理论不为美国军方“轰炸机群制胜”主流理论所容。

1937年5月29日,陈纳德从旧金山搭乘“加菲德尔总统号”游轮到达上海。很快,6月3日,蒋介石、宋美龄夫妇接见了他,因宋曾在美乔治亚州读书,陈与宋一见如故。当时,宋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实际上领导着中国空军,于是,宋请陈担任她的专业顾问。

同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陈纳德决定留下。多年后,陈回忆自己决定留在中国的原因时说,“我从不逃避战斗,对我的战争理论,经过多年课堂辩论和论战后,我需要一个机会,在战争中严格检验它。”其后,陈参加、指挥了“8·13淞沪会战”、“武汉保卫战”等一系列空战。之后,中国空军几乎损失殆尽,只能靠苏联援华飞机保卫城市。1938年8月,宋请陈到昆明筹办航空学校,帮助中国训练飞行员。

2

当时,美国对日侵华战争持“中立”态度,为避免卷入战争,美国务院致电美驻中国大使詹森,“美国政府不赞成在华美国人与中国政府从事任何有军事性质的合作”;时,日本知道有美国顾问在华帮助中国抗战,曾要求美国下令让所有在华美空军人员离开中国。对此,陈纳德回应,“等到最后一个日本人离开中国时,我会高高兴兴地离开中国。”

1940年之后,因苏、日关系开始缓和,原在中国作战的“苏联志愿航空队”被撤走,于是,中国的天空完全坦露在日寇空军魔爪之下。

以战时陪都重庆为例。从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寇对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狂轰滥炸;据战后不完全统计,在此时期内,日对重庆进行了218次轰炸,出动9000余架次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且大量使用燃烧弹;当时,重庆有数万人死于轰炸、有超过17600余幢房屋被毁。

在这长达5年半的轰炸中,又尤以1940年至1941年为最。据日寇防卫厅战后编著的陆军作战史统计,仅自1941年5月18日始至9月4日结束,在总计110天的“一百零一号作战”大轰炸中,比较全面的统计为,“1、对内地进攻的总计。攻击日数:陆军21日、海军50日(54次);各机攻击的架次数:九七重轰炸727、司侦177、零战20、中攻3627架次;使用炸弹:27107枚,计2957吨。2、对重庆市内军事设施的攻击 (航空基地除外)。攻击日数:陆军8日,海军29日;攻击的架次数,陆军286、海军1737架次;使用炸弹:10027枚,计1405吨。”

3

据美国陆军公开出版的战史《派遣史迪威使团赴华》记载,“1940年6月,宋子文为了要求增加武器的租借,而到美国去。”当时,宋子文为求得美国援助,在美国呆了长达近2年时间。

1941年初,日本为获得石油、橡胶等战略物资,开始推行早已制定好的“南进”战略并侵占了印度北支那(越南),触动美国在东南亚的传统利益,于是,1941年3月,美参众两院全票通过《租借法案》,同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租借法案》同样适用于中国。

在华的陈纳德听从蒋介石建议,返美后,陈纳德抓住这难得机会,从美国带回100架P-40战斗机和高薪招聘的110位美国飞行员及150名地勤人员。一位应募者后来回忆来中国的原因,“当时我背了一身债,他(陈纳德)答应每月给我600美元,我想,现在我每月挣210美元,而你要给我600美元,虽然我不是一流角色,但是可以是二流的干将,还是让我们去那儿帮助那些中国人吧!”

当时的中国,已不能为陈纳德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训练场所,于是,来到中国政府租借的缅甸东瓜机场。就在这个东瓜机场,陈穿着短裤和衬衣,头戴钢盔,爬上用随手砍下的竹子所搭成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空指挥塔,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拿着麦克风,指挥手下的勇士门展开了训练。

4

1941年12月7日,陈纳德率“美国志愿航空大队”中的第1、第2中队移驻昆明,不久的12月20日,也即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的第12天,陈纳德终于等到一次大显身手的良机。当天,日寇10架轰炸机来袭,陈一气放飞30架战斗机上天,一举击落日寇6架,击伤3架,自己无一伤亡。

这次小小的空战,也许对于当时的美国来说,不会有人为之激动,但对于屡受日寇欺凌、血泪即将流干的中国人就大不一样,空战的胜利象一个火球落在干枯的草原上,当天,昆明市长率数百市民敲锣打鼓来感谢“中国人民的大恩人”,中国民众将用来祈福的红布条纷纷系在这些队员们的脖子上,当晚,昆明各界为美航空志愿队举行庆功会。

第二天,中国几乎所有报纸头版头条报道战斗经过,称美航空志愿队的飞机是“飞行的猛虎”,从此,这项“中国专利”的特制桂冠,就这样赠送给了由陈纳德率领的美国航空志愿队。

当时美国报纸,也对这一称呼赞叹不已。于是,这个在美国人眼中“那个激进的陈纳德”,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陆军航空队退役上尉,一跃而成为世界各地的头号新闻人物,被誉为“飞虎将军”美称。

当时,日轰炸机行动笨拙,且在回航前必须拐180度大弯,此时,缺乏掩护的机腹和机翼部位,就成了飞行速度稍缓、但火力强烈的美P-40飞机的理想靶子。几次空战后,习惯以V字队形飞行的日轰炸机,再也不敢来到昆明这座“不设防的城市”。不久,美航空志愿队掌握了内地制空权后,随即对长江和北部湾的日舰进行轰炸,并接连成功袭击日寇驻汉口、香港、广州等地的机场、码头,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据中国空军司令部1945年2月16日统计,在陈纳德指挥下的飞机,打死日军33450名,摧毁494架飞机,击沉640900吨船只。当时处于日寇铁蹄之下的中国民众对这一战绩的创造者,怀着无与伦比的感激。这在送别陈纳德回国时表现得一览无余。

5

1945年7月31日,就在中国即将取得抗战胜利的前夕,陈纳德接到回国令。

消息传开后,当时,从全国的各个角落飞出的信件如雪片一样飞向昆明,离别在即,云南省政府告诉陈纳德,从昆明到机场的路被正式改名为“陈纳德路。”

现在回顾陈纳德向重庆市民告别场面,仍令人感慨不已,中国民众对于与自己共患难且将自己救于患难之中的人,其所表现出来的朴素之情,令天地为之动容。当时,蒋介石将他自己的座车和司机让给陈纳德,让他驶过这座曾被日寇轰炸又被他保护过的城市;时,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了几天山路来到这里的人们,拉长了声音喊着他的中国名字,“陈-纳-德”;成千上万的人不让司机发动那辆车子,最后,陈纳德坐车,让激动的人群推着走,沿着鹅卵石铺成的狭窄街道,人们在山城陡峭的坡路上将汽车推了好几个小时。

陈纳德走的当天,在重庆,从早晨到下午,欢送人群自发地把队伍排到一个用鲜花及飞虎队和第十四航空队的队徽装饰起来的台前,人们带来他们认为最珍贵的东西:宝石、碧玉、古董、国画和数不清的条幅、锦旗,送给这位白皮肤、蓝眼睛、与中国并肩战斗的异族英雄,当语言无法表达他们心中感激之情时,人们就列队通过陈纳德的面前,和他握手。陈纳德,这位在空中叱咤风云的英雄,面对死亡和艰难险阻毫无惧色的勇士,面对此情此景,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泪水从他那饱经战火与风霜、“皮肤粗糙得就像硝揉过的旧皮革”的脸上,流了下来。

除陈纳德外,还没有一个外国人能够如此博得中国人的心。

据传,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的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上,麦克阿瑟在受降仪式后签署文件时,曾环顾周围的每一张面孔,问副官,“陈纳德在哪里?”

陈纳德对于未被邀请参加受降仪式,当时他难过地说,“八年来,我唯一的雄心就是打败日本,我多么希望能亲眼看看日本人正式宣称他们失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