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几天又把我的团长我的团卡了一遍,记不清已经的第几遍了!每一遍我都有不同的感受,这一次我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炮灰团里的一个小炮灰“不辣”身上。感觉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一种独特的生活态度。但是具体是怎样的呢,我又说不上来。总是觉得我应该像他学习,但是我不知道,他这种生活态度是否能让我不被现在的社会环境孤立。

然后我开始在网上到处找关于“不辣”这个人的性格剖析,生活态度分解等等。其中我就发现了一些写得不错的,总结编辑一下,分享给大家。

——————————————————————分——————割——————线——————————————————————

湖南兵不辣在片子中是个贯穿始终的小角色,从最开头到最结尾都是,不管是在电视剧里还是在小说里,到处都有他。然而在这部以男人为主旋律的戏中,连出场集数不是很多的张立宪,都算是比他更为主角的主角。因为从始至终,没有交代他到来历、他的故事,他从不给给人添麻烦,也从不会让自己深处麻烦之中。他平平淡淡的走过了这43集,没有什么故事发生。也就没有混成主要角色。但是他有很重要,因为每一集、每场戏、每个关键的时刻,他都在。他都表现,他都有很重要的作用。这个就是我最喜欢的不辣。

喜欢原因一:机灵

不辣个头不大,身手敏捷。没有什么突出的大本事,不能象迷龙那样扛着机枪扫射,也不能象烦啦那样,有思想有头脑。他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就是觉得他很机灵。机灵到,久经沙场却躲过了子弹。在每一场战斗中,他都不是什么突出贡献奖,但是足够机灵到躲避炮火,勇敢杀敌、解救同伴的地步。他能把自己隐蔽在合适的地方,在合适的时候,跳出来干掉对手。

对于这种机灵的仰慕是由来已久的。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太笨。从小到大,我都是那种个头很高,放在人群里很显眼,但是对任何危险和状况都是后知后觉的。就像动画片里的笨猫,别人丢了个炸弹在身边,还没看明白咋回事,炸弹爆炸了,这时候被炸黑的猫说了两个字“炸弹”!曾经去和朋友们玩皮特博,这让我认识到,如果生在战争年代,我将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几场游戏中,我都是紧张兮兮的站在一个最不合适的地方,端着枪左看右瞄。不但很容易成为了别人的目标,还妨碍了兄弟们进攻的角度,冷丁跳出来,会把自己兄弟绊个跟头的那种。如果真的到了战争年代,我这样一个傻鸟上了战场,估计是会比排头兵还死的快的那种,中弹了,还没看见鬼子在哪。如此的我,就更加不能不对不辣这样的战士心存敬仰。活下来才是硬道理,亘古不变。

无论人活在什么年代,机灵都是首要重要的。这种机灵不仅仅是身体、神经上的,更重要是精神上的。人能够审时度势,要随时能了解自己所处的境地,做出合适的反应,这才是生存之道。往小里说,是会看个眉眼高低;往大里说,是会做人做事。

不辣没读过书,不讲大道理。话不是很多。但是总是能机灵的看出眉眼高低来。龙文章冒充团长,骗取英国人的物资,找来英国大夫来给孟烦了制腿。英国医生表示不给士兵治病。龙文章立刻向孟烦了敬礼,说大家不会伺候长官。小机灵不辣第一个看明白了,第一个冲上去服侍孟烦了“团座”。

重温《我的团长我的团》人物性格剖析之“不辣”

在林子里,龙文章为了上官的事情要枪毙迷龙,大家都以为是开开玩笑,没有认真。但是龙文章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孟烦了更是极尽挑事之能事,直接挑战龙文章说“这就是猴子忒多了,就得找只鸡来杀杀”。这句话只能害死迷龙。这时候,又是机灵小不辣,第一个冲过去,对迷龙一顿狠狠的拳打脚踢。比起孟烦了,我觉得不辣的举动更容易让龙文章下个台阶,更容易把迷龙这个傻大个救下来。

不辣的这种机灵,更加表现在,他不盲从、不犹豫,他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要去做什么。

在开篇那个溃兵收容站里,不辣是个混世的。当了枪,当了衣服,能吃就吃,能占就占。一直到虞啸卿的出现,把每个人搅合的心神不宁。迷龙说要去的都是王八蛋。为了这句话,几乎每个人都和迷龙大了一架。阿译嚷嚷着一定要去,要为家父报仇什么的。孟烦了绞尽脑汁的要去,为了美国人的医院、医生,为了拯救自己濒临烂掉的腿。中产阶级的迷龙觉得这些人都是傻瓜,可是最后还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玩意”的跟着去了。

只有小不辣,没说过大话,没有利益目的,没有犹豫,没有斗争。郝兽医说,不辣一晚上到处借钱,一早上就不见了。不辣没有弄到钱,但是他回来的时候,穿着自己的军装,带着自己的枪。那说衣服比较好搞,他躺在人家柜台上,说想要回衣服去打仗,而且无赖的说,要拿人换衣服。人家立刻把他那虱子窝一样的衣服换给他了。

他说枪就没那么好搞了,给卖到黑市上去了。他自己和那些人讲道理,他和黑市的人说,他要回枪是要去打小东洋。那些人不信,他就出了个狠招。在电视里,他说把两个树枝从鼻孔插进去,从眼窝里冒出来,这让我更能接受一点。书里写的是,他把小指放在嘴是,狠狠一拗,又把嘴里的半截手指吐了半条街远。不过效果是一样的,人家把枪还他了。他笑着讲这些的时候,把整个收容站里的人都镇住了。

枪是没有用的,衣服也是没有用的。虞啸卿已经来说过了,有英国人的装备,有衣服穿,有最先进的武器可以用。事实上,他的衣服和“汉阳造”也是没有用的。他们在登上去往缅甸的飞机前,就被强制的脱掉所有的衣服、丢掉所有的枪。对于这些,不辣从来没有表示出不值。他从来不说,但是他从来心里都很清楚。不论别人怎样想,怎样闹,他要去打这场仗。他们,被当时虞啸卿的将军气度、严整的军威收服了。因为“一路败过来,谁都希望能有场胜仗”。所有的人都没有齐整的衣服,连营长林译都没有枪。他没有必要去搞衣服、搞枪,这些不辣也很清楚。他做这些,只是他自己觉得应该这样做。他不去理会别人怎样看、怎样说,会不会觉得自己傻。他要跟着虞啸卿去打小东洋,他要重新象一个军人一样,穿着自己的军装,带着自己的枪,去打小东洋。他知道自己想什么,知道自己要什么。他没有和别人商量过,没有和别人表白过,没有观望过,没有问过别人的看法。他就是这样想,他就这样做。

我喜欢他这样,自己想,自己活。

原因二:义气

团剧中众多人物里面,只有一对换帖兄弟,这就是来自湖南的不辣和来自四川的要麻。没有交代过两人是咋样认识的,如何成了兄弟。从一开场,他们就是兄弟。互相照应、互相撑腰。无论是出了好事坏事,两个人总是会念叨上一句:不辣呢?要麻呢?在前往缅甸上飞机的时候,由于飞机配重问题,两个人没有能上了同一架飞机。一路上不辣仍然在念叨,不知道要麻怎么样了。

飞机迫降下来,遇见龙文章,他们光着身子杀小鬼子,不辣和要麻相遇了。那种每人只有一件衣服的状况下,要麻要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兄弟不辣来穿。

在死守南天门之前,他们一队人遭到了日本鬼子的伏击。要麻不幸中枪,和鬼子倒在了一起。一队人马立刻投入战备,和小鬼子周旋起来。不辣大声喊“要麻死哪去了?”豆饼回答他,“要麻哥死了”。不辣继续问“我晓得他死了。死哪去了?”终于,残余的人在龙文章指挥下,杀出个空挡逃命去了。不辣在要麻的尸体前面蹲下不走了。最后,是蛇屁股过来拉着痛哭的不辣喊着,“走了,逃命去了”。

要麻是个在前十集就死掉的人物了。可是好像却在43集中处处有他的影子。那是因为不辣总是把要麻放在心里,是不是挂在嘴上。在龙文章为了上官要处决迷龙的时候,不辣给他的说,“到了那边,不要找要麻打架。他一个人,打不过你的。告诉他,我随后就到。”这是活生生的不辣,说给死了的兄弟的话。

重温《我的团长我的团》人物性格剖析之“不辣”

回到禅达之后,没有了要麻的不辣,常常与来自广东的蛇屁股混在一起。虽然没有称什么兄弟,但也互相照应。最后,在南天门一役中,蛇屁股被鬼子拖走,扯着广普大喊“辣子,救我!”已经隐蔽很好的不辣,立刻冲了出去。虽然他也知道不可能救回蛇屁股,但是他毫不犹豫的去了。

义气挂在嘴上的不少,能做的不多。和平年代,叫声兄弟还容易一些,但是真到需要两肋插刀的时候,缺又感叹自己,两类插满兄弟的刀。若是回退到战争年代,这兄弟如何个做法?炮火纷飞,不抓着兄弟给自己挡子弹,就算是好样的吧。谁来来得及不顾子弹,坐在兄弟的尸首前痛苦呢?不辣虽小,虽然没读过书,但是懂得情义二字,难得。

原因三:随和

不辣是那种放在哪里不多,丢开哪里不少的人。在无关是非的事情上,他很随和,别人说怎样就怎样;别人要求他怎样就怎样。这样也可以,那样也无所谓。整部片子中,几乎没有见过不辣发脾气、闹情绪。这种几乎没有性格的随和,陪着一句充满湘音的口头语“王八盖子的”,让他从头到尾都显得异常可爱。

中日双方对峙怒江两岸时,有一场两军阵前对骂的戏。骂到后来,日本人开始边唱边扭。孟烦了不示弱,拉过来不辣,让酷爱唱两句的不辣站到上面去唱。这可是严阵以待的两军阵前啊,不辣不去。站到上面去,敌人一颗子弹过来,就挂了。可恶的孟烦了连推带架的,还是把不辣弄上去了。不辣也知道这事不是太靠谱,临转身前特别告诉孟烦了,“记住啊,我的大名叫邓宝。”说这个是为了死后能留下个名字。这么不情愿,他也上去唱了。显示躲在桩子后头,举了团杂草晃了晃,看看对岸是不是有反应,然后又站出来晃了晃,对岸还是没有反应;接着试探性的唱了两句《刘海砍樵》,敌人还是没反应,他这才放开了又唱又扭起来。可爱极了。

在片子前面,他们死守南天门那段,康丫不行中弹了。作为生死兄弟,大家都围在他周围。康丫活着的时候,总是喜欢和别人要东西。总是在问,“有吃的没?有针线没?有扣子没?”等等等等。康丫弥留之极,他们问康丫还想要什么?康丫说想不起来了。这时候,不辣说,他知道康丫想要什么。不辣想起来,这几天行路中,康丫总是喜欢摘些漂亮的花花草草扎成一束,插在不辣的枪口上。不辣每次都不耐烦的拿掉。不辣跳出战壕,回来的时候,拿着一小束野花,递给康丫,又把自己的枪管凑到了康丫的跟前。康丫颤巍巍的把花插在不辣的枪口,康丫和不辣都会心的笑了。他就是这样一直微笑着,也给别人带来一丝温暖,一丝快乐。

重温《我的团长我的团》人物性格剖析之“不辣”

南天门树堡里,大家在死守。龙文章用竹内的广播在玩闹。他自己不荤不素的讲半天,又让孟烦了讲,让迷龙来唱二人转,让阿译里唱歌。阿译扭捏不肯,龙文章说,这个是个阿译特别的奖励。这时候,不辣笑嘻嘻的凑过来说,“能让我唱一段不?”龙文章假装板起脸,说不行。不辣还是笑嘻嘻的说了两个字,“好的”,就退到一边,等着听阿译唱。一个小细节,可是真真乐死人。让唱就唱,不让唱就不唱。没有争执,没有赌气,没有哀求。不辣简直随和的没脾气,随和的超级可爱。

随和是一种能力。是一种快乐的能力,更是一种生存的能力。人生在世,很多时候是有些身不由己的无奈。这些时候,随和是一种武器。有多少大是大非的事情,非需要去争执一下,去别扭一下,去让自己难受也下,也难受别人一下呢?

在无奈的时候随和,自己不会遭遇难堪,即使受伤,也不会很严重。何乐不为?

在无所谓的时候随和,别人不会难堪,会对你新存一分感念和喜爱。何乐不为?

随和的核心内容就是,别和无所谓的事情较劲,更不要和自己较劲。

原因四:勇气

不辣好歹是个战士。勇气是必须的。

没有勇气,这个故事中就根本不会有不辣。他可以不选择整编进川军团,他可以不再上战场。他可以不参加龙文章那个断子绝孙的敢死队,去钻日本人地道。但是他都去。去的没有挣扎,就好像一切都是他应该的,他天生的,他笑着迎接一切。

在他们前往缅甸的飞机迫降后,他们被笨蛋林译带到了英国人的仓库里面。只有一个门可以进出,他们抱着必死的心,紧张的关注一点一点的动静。日本人的枪声没有那么密了,后来停止了。这个时候,一个脚步声越来越近的响起来。所有人紧张的盯着门口,他们只有一枝步枪。很多人几经接近瘫软了,这支枪被交到不辣的手上。不辣没有胆怯,他接下枪带子,交给豆饼,说,“要是我们死了,你冲上去,用这个勒死他们”。然后举着枪,瞄着门口。门开了,不辣一枪把人打到。后来发现,进来的人是龙文章。龙文章说,不辣举枪的时候在哆嗦,否则这一枪,他已经性命不保。

重温《我的团长我的团》人物性格剖析之“不辣”

剧中多出战斗场面,不辣镜头给到不辣的时候,从来都是勇敢作战,身手敏捷。从来米有胆怯,从来没有退缩,从来都冷静、听从指挥。他,有能占就占的现实,同时也能战就战的勇敢。

这就是我最喜欢的不辣。他不会成为将军,也不会成为英雄。但是他会一直好好的,一直快乐的,做自己想做、该做的事情。

如果我将来有了孩子,不辣就是我教育孩子的理想雏形。人生的路那么长,我们无法什么都能够预料、什么都能够想好。我能教会他的,仅仅是态度、是能力。

要象不辣那样,总能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他能够保护自己,能交到朋友,走到哪里都能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他知道自己要什么,自信的选择自己要走的路,并且机灵的面对一切的困难,勇敢的走下去。

仅仅勇敢是不够的,要够机灵,才不会在挺身而出的时候被干掉。

仅仅机灵是不够的,这个世界不缺少聪明人,关键时刻要记住义二字,人活一世不仅仅为了自己,还有那些亲人、兄弟。

仅仅义气是不够的,要知道身处人群,你不仅仅有自己有兄弟。要学会走在人群中,不一定要是领袖,但一定要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仅仅随和是不够的,要知道什么是大事非,要知道自己选择自己要走的路。

有了这些,就可以放心的把他放出去。无论他在哪里,无论他做什么,我都会相信,他是快乐的,他是自信的,他不是孤独的,他会好好的。

这些,也是不辣告诉我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