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声色犬马:堕落贵族躲在酒店寻欢作乐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的豪华酒店不仅成为王室贵族、达官显贵的避风港,还是骗子、间谍、妓女等各色人等的出没地。英国作家马修·斯韦特在查阅历史档案、走访当事人的基础上,出版了一本名为《西区前线:伦敦大酒店的战时秘密》的书,为读者勾画出伦敦战时的另类风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的豪华酒店不仅成为王室贵族、达官显贵的避风港,还是骗子、间谍、妓女等各色人等的出没地。英国作家马修·斯韦特在查阅历史档案、走访当事人的基础上,出版了一本名为《西区前线:伦敦大酒店的战时秘密》的书,为读者勾画出伦敦战时的另类风景。

“战火中的声色犬马”

二战期间,伦敦的上流社会用自己的特殊形式来展示抵抗精神:跳快步舞,喝苦味杜松子酒。他们想借此显示他们没有受到德国轰炸的影响。豪华酒店无疑成为展示这种精神的理想场所。1931年建成的都彻斯特酒店因为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强化水泥,被认为是伦敦最安全的建筑之一。而里兹酒店则号称伦敦第一个使用大型钢架构的建筑,安全系数也很高。在这种安全假象下,各色人等纷纷涌入。二战期间,伦敦的上流社会用自己的特殊形式来展示抵抗精神:跳快步舞,喝苦味杜松子酒。他们想借此显示他们没有受到德国轰炸的影响。豪华酒店无疑成为展示这种精神的理想场所。1931年建成的都彻斯特酒店因为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强化水泥,被认为是伦敦最安全的建筑之一。而里兹酒店则号称伦敦第一个使用大型钢架构的建筑,安全系数也很高。在这种安全假象下,各色人等纷纷涌入。

摄影师塞西尔·比顿对入住都彻斯顿酒店的房客有着忠实记录:内阁大臣和他们自以为是的妻子,趾高气扬的将军,刚刚执行完空战任务的皇家空军飞行员,妓女、演员、汽车销售员等。在酒店地下的土耳其浴室里,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经常带着妻子或情妇光顾。在酒店的后面,有“海德公园游骑兵”之称的妓女们常在一个通风口附近取暖。在酒店的舞池里,男女军官们伴着音乐翩翩起舞,他们甚至把德国人空袭的爆炸声作为变换舞曲的信号。战争期间意外怀孕增多,一些非法堕胎手术就在酒店紧闭的房门后进行。摄影师塞西尔·比顿对入住都彻斯顿酒店的房客有着忠实记录:内阁大臣和他们自以为是的妻子,趾高气扬的将军,刚刚执行完空战任务的皇家空军飞行员,妓女、演员、汽车销售员等。在酒店地下的土耳其浴室里,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经常带着妻子或情妇光顾。在酒店的后面,有“海德公园游骑兵”之称的妓女们常在一个通风口附近取暖。在酒店的舞池里,男女军官们伴着音乐翩翩起舞,他们甚至把德国人空袭的爆炸声作为变换舞曲的信号。战争期间意外怀孕增多,一些非法堕胎手术就在酒店紧闭的房门后进行。

里兹酒店的地下室则是另一道风景。这里被称为“粉槽儿”,是同性恋集中的地方。诗人路易斯·麦克尼斯1940年来这里时注意到:“酒吧里闹哄哄的,到处是军官。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走起路来扭动着腰肢,嗓音要么尖锐要么柔软,一张嘴就是‘我亲爱的’!”战争部的一位高官特别喜欢英俊的副官,因此得到了“宝贝儿上校”的绰号。保守党议员保罗·兰瑟姆爵士也是常客。1941年,他因为对自己手下的3名炮手“行为不轨”而受到12项指控。里兹酒店的地下室则是另一道风景。这里被称为“粉槽儿”,是同性恋集中的地方。诗人路易斯·麦克尼斯1940年来这里时注意到:“酒吧里闹哄哄的,到处是军官。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走起路来扭动着腰肢,嗓音要么尖锐要么柔软,一张嘴就是‘我亲爱的’!”战争部的一位高官特别喜欢英俊的副官,因此得到了“宝贝儿上校”的绰号。保守党议员保罗·兰瑟姆爵士也是常客。1941年,他因为对自己手下的3名炮手“行为不轨”而受到12项指控。

虽然没有受到炮弹威胁,这些豪华酒店却不时遭到“仇富者”骚扰。1940年9月,来自伦敦东区的一群人占领了萨弗伊酒店的防空洞。他们宣称,“我们的社区被战火烧毁时,酒店的寄生虫却在这里睡安稳觉!”几个月后又有一批女性抗议者伪装成前来就餐的客人,她们突然解开毛皮大衣,露出里面的标语———“也要给富人规定食品限额!”虽然没有受到炮弹威胁,这些豪华酒店却不时遭到“仇富者”骚扰。1940年9月,来自伦敦东区的一群人占领了萨弗伊酒店的防空洞。他们宣称,“我们的社区被战火烧毁时,酒店的寄生虫却在这里睡安稳觉!”几个月后又有一批女性抗议者伪装成前来就餐的客人,她们突然解开毛皮大衣,露出里面的标语———“也要给富人规定食品限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