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井底望天:文明与人心

问:龙应台说:缺乏文明力量,北京得不到港人、台人心。

答:龙应台这个说法,就是我说的文明冲突。香港这次的事件标志了这个浪潮的结束,大家不信的话,过5年就知道了。

之前我说过虎妈在出大名之前写过本书,就是对美国模式的普世性的质疑,因为美国模式的两大要素就是:经济自由化和政治选举化。她的观点从其母国菲律宾的情况来看,经济自由化带来的是贫富两极化中富人越来越有钱,而菲律宾就是华人这个少数族裔;但是政治选举化的结果就是民粹政治家上台。所以她看到这个潜在的内在矛盾,就是种族灭绝大屠杀,发生在之前的德国、印尼,还有其他的国家。

那么如果你要有真正的经济自由化,就必须防止真正的政治选举民主,像美国这样牢牢控制两党的提名权,不能让第三股势力出现。这个做不到的话,你会看到泰国这样的选举。美国假民主这段的看法是我的,不是虎妈的。

种族灭绝那个,虎妈家里是东南亚华人,老公是犹太人,所以刻骨铭心。美国犹太人的经济实力在1900-1930的美国就起来了,但是当时是不许进哈佛大学读书的,他们真正受到法律保护到今天可以控制美国国会是黑人民权法案起的作用。当然其他种族比如意大利人、爱尔兰人、华人都受益了,但黑人就受益不大。

但是在这个民主推进之后的7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大众收入水平一直下降,一直到2007年,基本上生活水平在一直降低,所以这个一直没有得到美国主流社会的回答;而同时威权下的中国,基本民众生活水平一直在提高。因为威权社会解决了一个社会稳定的问题,这样很多长期发展的战略才得以实施,所以就出现一个“北京共识”和“华盛顿共识”的争论。

当然这个争论的框架是在发展中国家如何现代化的这个议题之下的。之前的结论是只有美国模式才行,所以大家记得德国人搞了一个多米诺骨牌的东东,骨牌一路倒到了中国这张,就没戏了。而且俄罗斯在普京之后有一个小的中兴,那么可以看到美国模式在未民主国家里面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尤其是中东民主化和阿拉伯之春的失败。但是随着中国进入了中等发达国家之列,你政治制度的如何创新就变成了下一个重要议题,就是你如何搞出一套发达国家框架下的“北京共识”。

这里就把我和香港一个朋友的聊天的看法也加进来。这位朋友同意,就是中国严格意义上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文明、一个大陆,实现了一个国家的模式。

那么人家严格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是有很强的雷同性。国家之间的差异,或者说民族之间的差异,靠的是泛文明的普遍宗教原则等派生出来的核心价值观念,来实现文明之间的协调。

当然不是说,这些同文明的国家,就不发生战争。你看欧洲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基本上是同一文明/相似文明之间的战争。

那么中国很历史偶然的在N多年前实现了大陆境内的政治大一统,其各民族(其实就是各地区人民,按照春秋和战国分法)之间的地区差异性,就通过文化上,对大一统的肯定和坚持,从制度上,一个文官统治阶层的出现,从运作上,异地为官和科举制度等等,就协调了各地区的不同利益的诉求,并形成了自己的核心价值。

所以我一直说过,外面喊结束一党专政、搞多党政治的人,其实是不了解,中国现在的政党,和西方的政党,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中国现在的政党,其实就是传统意义的文官阶层,披上了一个西方政党政治的马甲。

你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是看到所谓多党的。唐朝有牛党和李党,宋朝有新党和旧党,明朝有阉党和东林党,等等。今天你看海外政治刊物,分析中国政治,也有这个派和那个派之称。

其实一个统一的文官阶层,任何社会成员都可以加入,任何成员都没有宗教信仰(入世为儒),这个现在和历史,不是非常相似吗?

所以任何想把西方价值观,通过普世化的包装,来摧毁和取代中国的核心价值观的努力,是不会有结果的。

中国之所以为中国,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中国文明之所以为中国文明,就是因为这套核心价值观。任何对其他外面文明的学习,都会最终走上“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你要摧毁中国的核心价值观,就必须摧毁中国人心目中的大一统的内涵,把中国从国土上分裂成不同的民族国家(享有同样的文明),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费。

因为只要这个文明,变成一个统一的国家,就是一等一的世界强国,就是要做世界这一块地方的老大的国家。而如果你是其他的小喽啰的话,选择也不难,就是所谓事大主义。

新来老大比你狠,我就跟新老大。

可是对旧老大来说,你是没有资格跟新老大的。你的结局,要么打赢别人,要么就是死掉。苏联当初就以为我投降了,就可以跟你们混了,你看看结果。

所以你是不可能获得港人和台人,或者日人、澳人的人心的,等你变成老大再说吧,呵呵。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v3j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