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去年联合国大会期间,大谈女性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卯足了劲进行所谓的日本女性开发,抑或尊重日本女性工作权的努力,正在迎来新的挑战。英国金融时报暗喻,安倍正想累死了所有的日本女人。

据这家英国媒体报道,叫安倍的日本现任首相,在之前的三在不同的场合谈论起对女性来,总是头头是道。如其在前不久的达尔沃斯论坛上的演讲,也是滔滔不绝:“日本女性劳动力是一种最未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

安倍为达战略目的竟向世界公开推销日本女人

日本必须成为一个能让女性发光发热的地方,”演讲中安倍还说,如果日本的女性就业率像男性那样高的话,日本的产出可能会提高16%。据上述英国媒体留意,去年在伦敦,他也曾摆足推销安倍经济学的架势,发表类似的言论称:“我决心鼓励女性打破玻璃天花板。我将为此准备好架构,使之成为可能。”

但随着日本人口老龄化以及人口萎缩,管理日本的老一代开始意识到,他们对女性的需要超出他们原本的想象。从现在开始,日本女性必须把所有的事情全干了。她们必须生育更多的孩子,因为眼下日本出生率仅为1。4,远远低于补充人口所需的2。1。她们必须照顾孩子,因为保姆供应短缺,而且尽管聘用外国保姆的做法在香港等地相当普遍,日本的法律并不鼓励聘用外国保姆。她们还必须照顾老人,因为日本有11%的人口超过75岁,并且日本人认为住养老院是一种羞耻。

安倍为达战略目的竟向世界公开推销日本女人

哦对了,在她们做这些的同时,她们还必须有正式的工作,以便为提振日本的GDP做出贡献。可想而知,女性无法同时做到这一切。安倍晋三提到的玻璃天花板更像是用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他希望建立的有利于女性的“架构”却像纸糊的一般脆弱。因此,很多女性实际上在“罢工”——她们更晚结婚、少生孩子

从某些方面来说,她们肯定没在罢工。眼下有更多的女性在保有工作的同时继续履行其家庭“责任”。女性就业率一直稳步上升。去年,日本在职女性的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大多由富国组成的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2010年,在15岁至65岁的日本女性中,有63%在职,略高于经合组织62%的平均水平,不过与美国(68%)和英国(70%)等国仍有一定差距。

消除这一差距(比如通过将日本女性就业率提高4至5个百分点),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GDP。然而,这种做法不会创造奇迹。预测显示,由于人口老龄化以及日本社会对大规模引入移民感到厌恶,日本劳动力将以每年约0。5%的速度持续缩减。之所以不看好更多女性加入劳动大军能产生很大经济效应,一个理由是女性所从事的工作类型。

安倍为达战略目的竟向世界公开推销日本女人

约55%的在职女性从事的是非正规工作,平均收入为全职工作的男性同事的一半。很多女性之所以从事这些工作,不是因为她们在践行女权主义,而是因为她们需要补充丈夫的收入(可能在日益减少)。还有一些是单身妈妈,需要独自抚养子女,这类人群的数量近年来也有所增加。

要衡量增加这类就业的经济效应,我们有必要进行一场思维实验。假设所有家庭妇女都去邻居家工作,照看邻居家的孩子或老人,这只不过会为政府创造一个应纳税收入来源,她们实际提供的照顾仍将与原来一样多。只要家庭经济状况允许,女性在孩子出生后往往会离开工作岗位很长时间。大多数妈妈最终会重新出去工作,但通常从事的是薪资较低或者职责较轻的工作。

在很多发达国家,女性就业率一直保持稳定,而日本的情况则不同,日本女性就业率在她们养育子女的那些年里会下滑,不过由此形成的所谓M型曲线如今已开始变平坦。日本真的想要让“女性的能力”发挥作用,该国需要来一场更具革命性的变革。企业文化和社会态度必须转变。幸运的是,文化习惯并不像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顽固不变。

政策能够改变文化习惯。如果要让女性“把所有的事情全干了”,就得让她们“拥有一切”:薪水丰厚的职业和生孩子的机会。这意味着,弹性工作、更多女性走上“职业轨道”以及管理岗位对职场妈妈更加包容。从这些方面衡量,日本与世界其他各国相比的得分格外低。

安倍为达战略目的竟向世界公开推销日本女人

另外,如果日本想要从一个制造业主导型的“模拟”经济转变为一个适应时代的“数字化”经济,从而在这个开放的、由信息推动的数字化时代拥有竞争力,那么女性所具备的技能将变得前所未有地关键。让女性加入劳动力大军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游戏。

安倍晋三是否会促成这场革命?看上去不太可能。他个人的社会观点往好了说也只能算是传统的。他任命的一些官员(有女性也有男性)所表达的一些观点,别提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放在19世纪50年代都不会显得过时。

如果他要充实自己的观点的话,就必须把部分政治资本投入到真正的立法改革和由领导层拉动的改革当中去。如果不能做到这些,他那些激动人心的“女权主义”言论就仍将只是些空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