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老傲骨逝世40周年,路过的都来上柱香吧!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于右任

这位老傲骨逝世40周年,路过的都来上柱香吧!

这位老傲骨逝世40周年,路过的都来上柱香吧!

西安10月4日电 题:“藏”半个世纪始露“真迹” 于右任《望大陆》日记手稿首次公开

在海内外收藏界的推动下,“于右任先生《望大陆》日记及书法精品回故乡特展”4日在西安开幕。这一天,距于右任的著名爱国诗作《望大陆》发表整整过去50年。

辛亥革命元勋、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早年系同盟会成员,曾长年在国民政府担任高级官员,由于其创立了“标准草书”,有学者将他视为一个超越书法意义的文化符号。

几张薄薄的日记册页,因撰有于右任病重时眷恋大陆家乡所写的哀歌:“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从而成为触动炎黄子孙心灵深处隐痛的绝唱。

两岸关系数十年跌宕起伏,给民众带来的悲欢离合,难以胜数。

西安交大博物馆馆长、于右任研究专家钟明善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讲述了《望大陆》的创作过程。1962年1月24日,于右任病重,他在日记中写道:“我百年之后,愿葬玉山或阿里山树木多的高处,山要高者,树要大者,可以时时望大陆。我之故乡是中国大陆。”之后,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写下了诗作《望大陆》作为遗言,并在日记本上注明“天明作此歌”。

钟明善还透露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细节:“《望大陆》并非一气呵成,最初的诗稿,于右任把‘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家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置于‘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惟有痛哭’的前面,几经斟酌,改成现在的样子。”

1964年11月,于右任先生病逝于台北,《望大陆》也同时公之于世,为人们争相传颂。

记者在现场看到,于右任日记原稿为竖版,内页有气候、温度、日月、星期、地点的标识,内容整洁,少有涂改。

82岁的日本收藏家西出义心告诉中新社记者,他是于右任先生的崇拜者,深爱于书,多年来致力于收藏于右任书法作品及遗物。20年前,他从于先生唯一的海外门生金泽子卿处获悉,《望大陆》日记手稿被一位香港人收藏,为此,他两赴台湾,辗转购得,秘不示人。

于右任的秘书刘延涛之女刘彬彬表示,西出义心所收藏上百件于右任先生墨迹都是罕见的珍品,也是研究于右任书法艺术的宝贵资料。

如今,日记手稿回到了作者的故乡,这也是《望大陆》日记手稿首次公开面世。

针对于右任书法艺术如何传承与弘扬的命题,于右任之子于中令说,他欣慰地看到父亲的爱国思想和书道精神在海内外备受推崇,海峡两岸有识之士努力弘扬父亲的爱国思想和书道精神,作为于氏传人,深感责任重大。

于中令即席吟诵了一首小令《忆江南·祝于书展成功》,词曰:“西安好!多谢宝于人!绿野青田应有憾,风霜星月更精神。愿共万年春!”

他希望通过展出这批文物,民众都可以来看老人家书法真迹,了解他的人生。于中令说,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父亲的真迹能够得到非常好的保护,草书标准化后,不断在实用方面加以改进。

临终之谜

1964年8月中旬,于右任因病住院。9月的一天,于右任的老部下杨亮功到台北荣民总医院去探望他。于右任很高兴,但由于病重及喉咙发炎,想讲的话又无法讲出来。杨亮功于是拉着他的手问道:“院长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于右任略思片刻,伸出一个指头。杨亮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于右任又向杨亮功伸出三个指头,杨亮功猜测了几个答案都被于右任摇头否定了。杨亮功只好说:“院长,等你身体好一些后,再来问你刚才表示的是什么意思,行不行?”于右任点了点头。此后,于右任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并陷于昏迷。1964年11月10日晚上8:08,于右任与世长辞,终年86岁。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人们便把他的《望大陆》一诗,当作他的遗嘱。遗体被埋葬在台北最高的大屯山上,并在海拔3997米的玉山顶峰(我国东南诸省最高峰)竖立起一座面向大陆的半身铜像。玉山山势险峻,4米高的铜像和建材全是由台湾登山协会的会员们一点一点背负上去的。于右任终于了却了登高远眺故土的心愿。一个指头、三个指头是什么意思,一直是一个谜。后来,资深报人陆铿觉得应该这样去理解于右任的“一个指头、三个指头”:将来中国统一了,将他的灵柩运回大陆,归葬于陕西三原县故里。“三间老屋一古槐,落落乾坤大布衣。”这是人们对先生的评价。位于三原的故居和那株三百多年的老槐树也在深深的感念先生。

一国两制 指日可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